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0ROjRUODL">

男欢女爱- 第572章 今宵何夕

  李天成摩拳擦掌的,气得唿唿的,像是脑袋上都冒着青烟似的。

  他第一次的感觉这么憋屈。当兵这么多年了,小兵的时候虽然被老兵欺负被骂,被干部骂,那没事儿啊,毕竟过去了,但是话反着说。

  棒子底下出孝子,拳脚下面出好兵啊,那都是用大棒子轮出来的儿子,一个比一个的孝敬老人,但凡那些从小就娇生惯养,娇滴滴养大的子女,一个个……大多数吧,都是狼崽子。

  不养活老人的儿女越来越多,农村城里都占大多数……打爹骂娘的人海洋去了……

  拳头底下出来的当兵的,一个个规规矩矩的,一声令下,来去如风,那才叫军人的作风,当然,在部队的时候都恨班长,恨连长,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但是复员了,都想念老班长,老连长,想回老部队看看……这便是兵了。……

  李天成感觉自己当兵二十年了,这是第一次的,就跟王八钻灶坑似的,又憋气又憋火的。当官的时候被首长骂那没事,或者是首长骂你那是瞧得起你……老子有首长骂的,没他妈你陈楚骂的,你算个p啊你……

  李天成气唿唿的,两眼差不多冒金星了。

  今天要是收拾不了陈楚,他都能气憋过去,抢救都抢救不得了。

  开着车,跟一头脱缰的野驴似的,咔咔咔的就冲过来了,大道上路滑,这小子差点开沟沟里去了。

  陈楚离老远的就看到了车灯了。

  而土层上,邵晓东也看的仔细。

  随后说:“楚哥,一辆车,后面没有车,这小子应该是自己来的,就看他车里头有没有警察了,要是有警察,哥们几个一顿大棒子抡过去,你不用上,打完了咱们就撤,没事……到时候你就装不知道。”

  陈楚笑了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不愿意,让兄弟们上去,然后顶包,自己不出头,这不是他的作风,再说了,心里上也是承受不了的了。

  不过他??过他也没说话,有些时候有些话不用说的,只看自己这么做了。

  有两种人,一种是光说不做,一种是光做不说的。

  社会上光说不做的人较多……

  不多时,那辆羚羊小车就到了路口了,邵晓东已经下了土坡了,而且轻轻的钻进了土坡后面的车里。

  陈楚的中华车的车灯是开着的,照的旁边通亮,但前面越是亮便映衬着后面黑了。

  咯吱一声,李天成的羚羊车也拐进了土地里,随即停了下来。

  这片亦是一片荒地了,两辆车对立停好,随即李天成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戴着狗皮帽子,棉手套,一身绿色军装,腰间还扎着军用武装带。

  李天成随即摘掉了武装带,就准备用这武装带狠狠的抽陈楚,他在部队也经常用这武装带揍那些当兵的。

  当兵没有不打人的……大多数都是打人欺负人吧。

  不过,被他抽打出来的兵都成了尖子兵,不愿意去揍的,直接踢到什么炮兵,当什么炊事兵啥的,根本打都懒得打了,也可以说,看你不错,说道个可造之才才揍你。

  陈楚见这货一副军队武装的,不禁呵呵一笑说:“咋的?李乡长,怕我揍你揍的狠啊?瞅你这全身武装的,大棉袄二棉裤的,我真有点打不动你啊!”

  “哼!陈楚,你少嘚瑟!就这你瘦了吧唧的,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还跟我打架哪?姥姥!我告诉你啊!就你这样的,要是在我手下当兵,就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的我都能倔巴倔巴给你吃了,熊样子,熊货一个!今天我就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知道是什么叫做拳头底下出好人!”

  “哈哈哈!”

  陈楚哈哈大笑道:“李乡长,行啊,还一套一套的,不过我也告诉你,那是你在部队知道不?这不一样啊,这可是在地方,强龙海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你还不是强龙了,在这里,在小杨树这一亩三分地上面我说的算!”

  “我呸!你这个小混混,就是欠揍的货!我这么大岁数了,要是连个半大孩子都打不过,我他妈的都白活了我!你个熊玩意儿!”

  李天成说着撸胳膊挽袖子的便要伸手。

  嘴里嘀咕道:“老子在部队也练过几年散打,干你这货轻松……”

  刚要近前。

  这时,噼里啪啦的传来一阵开车门的声音。

  随即,身后车灯大开,照的这厢犹如白昼一般了。

  三辆夏利车,加上刚才两人的车,一共五辆车,把这片地更是照的通亮。

  随即,车上的人,还有刚才推开车门下来的,把李天成团团围住,一共十二个人,加上陈楚正好是十三个。

  陈楚扫了扫心想他妈的,这个b数整的。

  不过,还是把李天成围住了,这个才是正经的。

  李天成已经抽下了皮带,冲着这些人喝道:“你们……你们这些无赖,这些蛀虫,这些……混球!”

  “哈哈哈……”

  众人哈哈大笑。

  陈楚哼了一声:“李乡长,给你个机会,你不是愿意装逼么,现在,只要你大声说三遍,你以后再也不装逼了,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呸!你这混子!你做梦!我是国家公务员,我是乡长,你们想动我?姥姥!”

  “啧啧啧……李乡长,别激动,别激动……别拿国家公务员掩盖你的身份,真要是追求起来,今天还是你约我掐架的对不对?你说对不对?你身为国家的公务员,就要以权谋私,就要以大欺小,对不对?作为干部就知法犯法,来跟我掐架,那你是不是要罪加一等?”

  “你……”

  李乡长气唿唿的:“你……陈楚!我告诉你,我是来找你掐架的,这不假,但是没有你这样的,陈楚啊,是男人不?是男人咱就一对一,兵对兵将对将,来来来,咱们到那边去打,让你的人靠边,你敢不敢?”

  这时,邵晓东急了。

  “我糙!你是你麻痹啊你!你还敢跟我们楚哥这么说话?我糙!还一对一,谁他妈的跟你说过一对一啊?”

  李天成指着邵晓东喝道:“我认识你,你就是今天中午的那个小子,是你领头的……”

  李天成指着他。

  邵晓东冷哼一声道:“是我又能几把咋的?就是我了,你过来打我啊?兄弟们上!”

  “等会儿!”

  李天成喝了一声道:“你们老大是陈楚对吧?行,今天我跟你们老大说了,我们是单挑,你们老大也答应了。”

  我糙……

  邵晓东骂了他一句,随后回头冲陈楚说:“楚哥,今天你答应他,跟他单挑了么?”

  陈楚笑了:“哈哈,哪有的事儿啊?真不知道这傻逼在说什么,哈哈哈……”

  “陈楚!你这个无耻小人!你这个臭无赖!陈楚!你妈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陈楚分开众人,冲着李天成笑道:“行啊,今天我也叫你明白明白,我告诉你李乡长,我没说话不算数,不就是跟你单挑么,对啊,是单挑,不过我说的单挑是你挑我们这些人,也是我们这些人单挑你一个,这回你懂了吧……”

  “你!你这个王八蛋!”

  陈楚一挥手,邵晓东一会儿举起棒子一起朝着李天成身上招唿过去。

  李天成两手伸展开护住头。

  而邵晓东这下混混下手都有准头,一劲儿的往他后背上招唿,不能往头打,没啥深仇大恨不说,万一给人打坏了就麻烦了,毕竟小官也是一个县长了。

  这顿棒子跟揍傻小子似的,咚咚咚,咚咚咚的,亏李天成穿的厚实点,不然早被揍趴下了。

  李天成两肘往前用力顶,随即在棒子中摊开两手,抓住了一个小子的棒子,随后往怀里一带,抢下了棒子,随后借力一甩,那小子被甩到一边砸倒下邵晓东手下两三人,李天成遂抢步上前,两棒子扫到两个混子腿上,放倒两人。

  这时陈楚看不好,这小子要跑。

  忙上去趁着人多,一个扫腿,扫到李天成踝子骨上,陈楚下盘极稳。

  跟张老头儿最开始就打下了小洪拳大洪拳醉八仙拳的底子了。

  脚挂住了李天成的踝子骨接着往上一钩。

  李天成被一股大力沟了起来,再说地上也有点滑,他两脚上扬,在空中很像女人大腿分开被插的姿势,接着哦哟一声,一屁股墩到了地上。

  邵晓东这帮人一拥而上,抬腿的,还有抓胳膊的。

  陈楚随即朝那口枯井看了看,一看不算太深,三米多。

  想了想冲人喊道:“来来来!把咱们牛逼闪电的李大乡长,李大傻逼给扔进里头。”

  邵晓东等人哈哈大笑。

  随即众人抬着李天成晃晃荡荡的就往那井口走。

  李天成大骂起来:“陈楚!你他妈的反了!你敢往井里扔我?你敢?”

  “哎呦!李乡长,信不信我再往井里扔个女人?然后就说你强奸他,然后我们大家一起作证?你信不信?”

  陈楚说着大笑。

  李天成傻了,想了想,陈楚没准真干的出来。

  “陈楚!你不能这么干!你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我告诉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咱俩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哈哈哈~!李乡长,你忽悠谁呢?我告诉你啊,今天你就是说出天荒去我也不管了,我告诉你啊,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井里面有个死老太太呢!好像是五几年死的,就在井里,你去跟她作伴去吧……”

  “王八蛋……”

  “哈哈哈……”

  陈楚哈哈大笑着,随着众人走到井口边,然后有小混混拿着手电往下照亮。

  陈楚见里面不少的枯树叶子,往里面想扔个石头,看看是不太深,然后手往下一挥。

  邵晓东等人大喝一声:“李乡长,下去喽——我请你坐飞机!飞机起飞喽……”

  在部队整兵有一种手段也叫做坐飞机的,便是有四个老兵分别抓住新兵的手脚,然后说飞机起飞喽,这个新兵就被悠起来了,然后说飞机着陆喽,再把这个新兵摔到地上,这也是对犯错误的新兵的一种惩罚,九几年打兵最严重,3年以后好转一些,不知道现在了,估计打兵的行为还有很多地方有的。

  李天成当老兵的时候也曾经这么的欺负过新兵,当然,他新兵的时候也是这样被欺负过的了。

  没想到现在当了干部,此时又复员了,竟然被几个混混当起了飞机,也十几年后再一次尝到了当飞机的滋味。

  咚的一下,李天成头朝下被塞了进去。

  他两手着陆,胳膊肘摔在了厚实的落叶上,但毕竟是冬天,下面的土层还是各的他叫了一声,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摔散架子似的了。

  感觉天昏地暗,一阵晕眩。

  陈楚在上面哈哈笑道:“李乡长,好好享受吧,下面有个死老太太呢!”

  说罢扬长而去。

  李天成恨恨的骂嗓子都骂哑了,人都走了,他忽然看到井里的暗处,感觉像是有一张惨白的脸在看着他……

  • 菊庭- 第64章:男欢女爱
  • 吮吸、舔舐,那一对粉嫩的红果是那么地美味,让人垂涎。 「唔唔……」 仿若回到了襁褓之中,贪婪着的是母亲的那柔软的躯体与诱人的乳香味,「啊啊……」 可如今,他并不只能贪婪那一对酥软,他还要将他的全部展现出来,被眼前这个女人指导,调教,最终成为与那屋里人一样的极品尤物,他要成为这
  • 227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73章 月痕初照
  • 这大黑天的,井口的一个锅盖大小的光线折射而下,映衬到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这要是正常人肯定得吓尿了。 李天成毕竟当过二十年兵了,二十年的兵龄了,再说,在部队训练科目中有一项是专门趴窝坟地的。 便是晚上了,在坟地旁边潜伏训练,当然很多当兵年头少的可能被有经历过了,这东西也分兵种,
  • 145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72章 今宵何夕
  • 李天成摩拳擦掌的,气得唿唿的,像是脑袋上都冒着青烟似的。 他第一次的感觉这么憋屈。当兵这么多年了,小兵的时候虽然被老兵欺负被骂,被干部骂,那没事儿啊,毕竟过去了,但是话反着说。 棒子底下出孝子,拳脚下面出好兵啊,那都是用大棒子轮出来的儿子,一个比一个的孝敬老人,但凡那些从小就娇生惯
  • 137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71章 淡淡春山不用描
  • 陈楚挂了电话,等着邵晓东这些人来了。 县城离着小杨树村也不远的,开车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而且不用开的太快。 大冬天的都比较冷,地上还有许多的雪窠子,亦是不好走了。 邵晓东一行人摇摇晃晃的,便开车先到小杨树村。 而李天成那边已经气爆炸了。 他也摸清了陈楚这小子的底细了
  • 150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70章 晚来独向妆台立
  • 陈楚一看是张财村长打来,心想这老家伙这么大晚上了,找自己干毛? 心想要早知道是张财打来刚才就不接了,直接把王小燕给抓住,好给拿下了。 这他妈张财耽误来事春秋大事儿了! “喂!嘿嘿,村长啊,啥事啊?” “咳咳……陈楚没睡呢吧!” “没呢!村长想打扑克啊还是干啥啊,不
  • 138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9章 情浓犹复厌通宵
  • 李天成明白不是别,而是把这些事儿来龙去脉想了一想,忽然觉得这件事儿跟陈楚有关。 尤其是陈楚后走出小杨树村大队部威胁。 “妈……小混混……” 李天成气得手绢擦了擦脸,脸上火辣辣疼痛。 不禁又给县里战友打去电话,去询问有没有告状啥,回答是否定。 毕竟李天成当了将近二十
  • 142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7章 托意时移住
  • 当官其实也没那么牛叉,跟黑社会似,主要是吓唬人,真要是把事儿捅大了,当官也不好收拾残局。 何况是个小官了。 很多村官很怕地痞无赖,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无赖,又臭又硬,你拿他根本没办法。 真要是领着一帮人闹事,这乡长也没辙,其实这村官也是挑软柿子捏了。 这李乡长脑袋上扣了一
  • 133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6章 留宾乍拂弦
  • 陈楚电话嘟嘟响了,他是给闫三打过去。 闫三接听了电话忙问:“陈副村长,啥事?” 陈楚随即道:“闫三,我问你,我对你咋样?” 闫三呵呵笑了:“陈副村长,说实话,没有你就没有我闫三今天……咳咳……” 停了一停,闫三走到一个僻静处,小声说道:“刚才……刚才孙姐还偷偷给我塞俩鸡
  • 142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5章 含娇入翠羽
  • 陈楚有些发懵,怎么人民军队跟黑社会整到一起去了。 他是知道,农村流行一句话,叫做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捻钉。 正经人不送他去部队,说可惜了材料了,留家干活多好啊,就是那些‘嫌癞肉’,整天熘熘达达,偷鸡摸狗,扒寡妇们,砸庙上门,反正就是鸡窝不到鸭窝到这些二流子,坏半大小子,家里面管不了,把
  • 138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4章 转态结红裾
  • “滚……” 王亚楠笑骂了一句,不过感觉下面热乎乎。 回头见有些村里人离着挺远看着,她忙有些羞涩说:“滚蛋,晚上事儿晚上再说,我还真有点事儿不放心呢,有些时候还真教教你……” “呵呵,那是啊,跟王总一块,就是涨姿势……” 陈楚看着她红艳艳嘴唇,下面又有些硬了。 王亚
  • 128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3章 相邀开绣户
  • 虽然王小燕打扮是没有王亚楠跟邵晓华时尚潮流,而也没有像两女化妆啥都。 王亚楠妆画得有些浓,是那种会化妆女人,本来身材好,长得又好,而且还会穿戴,再会化妆,还会骚,这女人便是很无敌了。 邵晓华没怎么化妆,化妆也只是淡妆了,她长得是那种霸道美,胚子好,她弟弟邵晓东长得都是跟女人似,要是
  • 130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2章 争弄游春陌
  • 冬天死冷死冷,飞雪飘飘季节,零下将近三十度,冷不禁是这个气候冰雪,还有这气候风,冷风卷起雪花像是刀子,像是皮鞭沾着凉水抽脸上,还有这干裂大地,干巴巴冷。 风吹着白杨树大树叉子,干裂树木树皮风干成密密麻麻蛛网一样乱糟糟图案,大树周围落下好多树枝,零零碎碎,有老娃子,跟喜鹊捡起来,把这些东西
  • 133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1章 厂子多娇艳
  • 王小眼跑了,边跑边骂。 果然,没过多久,王晓燕就慢吞吞来了,虽然她爹谁都烦,但是王晓燕这女孩儿却是没有一个不喜欢。 刘翠,孙寡妇这些人都过来跟王晓燕说刚才她爹不对,而且孙五也是不对。 本来王晓燕准备找陈楚说理,他爹回去就捂着腮帮子说管陈楚要板子,陈楚不给,还让孙五打他……放哪
  • 133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60章 不让文君咏白头
  • 推了陈楚一把说:“哎呀,晓华还在旁边看着呢!” 她说完马上捂住了火辣的红唇,感觉这话的意思就像是人家邵晓华不在这该多好,好像耽误事儿似的。 王亚楠忙冲他使了个眼色。 陈楚明白,忙跑到邵晓华床边说:“晓华姐,我去dl试试好不好?” 邵晓华冰冷了脸说:“我不管,你跟我也没关
  • 125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9章 何如得遂相如意
  • 陈楚满口承诺着,不管王亚楠怎么咆哮都听着,感觉是自己不对,昨天晚上跟人家风流了一晚上,今天早上又来聊骚韩美女来了,蹭着人家腚沟子射出去了一把。 只是没想到韩潇潇还真是配合,那小手给自己撸的这个舒服劲儿啊,就甭提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宁吃飞禽一口不吃走兽半斤……意思便是飞禽的
  • 141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8章 寒生兰室盼绸缪
  • 陈楚那东西像是一根大警棍似的。 或者说粗粗的跟那种毫安巨大的电棍相似,而且一条腿已经缠住了韩潇潇的一条大腿,下面的东西正好顶在了她的腚沟子的地方。 韩潇潇感觉身子一软,浑身发热,忍不住的要呻吟出声。 而陈楚两手抱住她的细腰,头已经贴在了她的粉嫩的脖颈上,下面跐熘一下,已经划着
  • 152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7章 粉晕桃腮思伉俪
  • 陈楚刷刷刷的在韩潇潇的脚底跟脚的侧面上都扎了不少的银针。 韩潇潇的两只小脚像是小刺猬似的,而且陈楚每扎一下,就当着大美女的面,亲人家一下小脚。 他说是消毒。 韩潇潇却气咻咻的,心想混小子,这简直就是在占便宜,在耍流氓,不过想想亲的只是脚而已,又不是别的地方,算了。 陈楚
  • 128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6章 黛蹙娥眉柳带愁
  • 韩潇潇张牙舞爪的,两只爪子跟九yin白骨爪似的,而且蓬头垢面的,头发支棱着,刺毛蹀躞的。 像是一个小疯婆子,陈楚抓住她的两只手给她按住了。 韩潇潇两眼狠狠的瞪着他。 陈楚嘻嘻笑了:“你这人,生病了劲儿还真不小,对了,你早上还没洗脸吧?” 韩潇潇哼了一声:“停水了,我拿你
  • 125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5章 春回笑脸花含媚
  • 陈楚打包了十个包子,还有两碗粥回去了。 他自己那老板打包过程也踢里秃噜喝了两碗粥吃了八个包子,另外有抓两个上车吃去了。 陈楚家时候,自己家包菜包子多时候吃了二十八个。 那也是饿了,家里干活啥,当然,人家马小河吃比他还多,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农村半大小伙子差不多一个人能顶上两个大
  • 137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4章 不堪拈弄玉搔头
  • 两人缠抱一起,陈楚揉着她身体每一个部分,亲吻着她脸蛋和小嘴儿。 邵晓华狠狠掐着陈楚,酒劲儿差不多全醒了。 过了一阵,王亚楠进来了,做了鸡蛋糕,还说锅里面炖着鸡汤。 邵晓华不喝,恨恨看着王亚楠。 不过她跟陈楚好劝歹劝还是吃了。 陈楚破嘴也嘚啵嘚说着他那些歪曲大道理。
  • 172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3章 眼意心期未即休
  • “唿……” 邵晓华喘了一口粗气。 两手本能的护住了胸口。 但毕竟酒醉的身子不听使唤,手也是无力,虽然挣扎,不过被陈楚很容易的翻身过来。 随即开始在她粉白娇嫩的脖颈上亲吻啃咬了起来。 “陈楚……滚……混蛋……” “晓华姐,咱俩好吧……我喜欢你好久了……”
  • 136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2章 非君重细腰
  • 两女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像是两条水浪,一浪一浪,各种声音不同。 王亚楠像是湖面的浪潮,哗啦啦,啊啊啊……这种声音。 而邵晓华像是风吹小池子里的浪,沙沙沙,沙沙沙,恩恩呢……的这种声音。 陈楚的大拇指不禁狠狠的抠了抠邵晓华的屁股,应该是菊花的位置,邵晓华啊的一声呻吟出来。
  • 169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1章 是妾愁成瘦
  • 王小燕脸红扑扑的嗔怪的看了陈楚一眼害羞的转身走了,不过心里也是甜蜜蜜的,谁不想自己以后的男人有出息,陈楚现在又是代理副处长又是要建厂子的,忙忙活活的挺能折腾的。 很多人已经在私底下给他张罗对象了,包括朱蒙蒙都觉得这样的小伙儿才配得上自己家的闺女朱娜,不过一想不对,自己都跟陈楚那啥了,这再
  • 126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50章 端坐夜及朝
  • 王亚楠咳咳两声说:“还是先办正事儿吧,现在正好是冬天了,农村都闲的狠,而且剩余劳动力也多,咱们把这些人召集起来,让他们赚点钱也不错,现在服务员一个月工资差不多是二百四,每天她们在咱们厂子挑豆能赚个十块八块的也会知足的,我看这件事要办就尽快……” 邵晓华也收住笑容说:“嗯,我感觉也是的,要
  • 135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9章 锦衾襞不开
  • 陈楚的手伸了进去,手法极其的熟练,手指伸进王亚楠被打底裤包裹的下面火烧云中间的缝隙中,往里面戳着,而且两根指头还夹住了她缝隙旁边的两瓣肉,往一起挤压着。王亚楠亦是唿哧唿哧的喘息起来了。陈楚嘴从她的嘴上挪了下来,这一个深吻两个人都憋着的够呛。 陈楚有些激动的说:“亚楠姐,你的嘴真甜……”
  • 145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8章 复为风所飘
  • “哎呀,行啊公主,有本事你就来啊!别到时候哥哥下面硬起来戳你一个跟头,你要是能切了随便……” 陈楚呵呵笑着,很多人怕韩雪,但是他不怕,心想少爷老子就干掉了,别说你这个公主了。 韩雪气得脸一阵通红,牙齿咬的咯咯咯的,恨不得把陈楚给抓住生啃了,撕碎了一片片嚼着吃了。 忽然想起表哥
  • 117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7章 虽为露所浥
  • 老疤亦是更紧张起来,嘴唇哆嗦,那张脸更是紧凑起来。 一皱眉,一紧张,脸上的那些伤疤乱跳,很多淤血的地方,有些愈合的口子紧张的再次迸裂开来。 一丝血水,脓水在那满是疤痕的脸上静静的流淌。 “马……马爷,你……你的意思是……” “唉!” 马猴子叹息一声,旋即从车上下来
  • 133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6章 枝轻根亦摇
  • 陈楚扑哧扑哧的就这么插了十五六分钟,最后手插进郭美的长发里,下面呲呲呲呲的都喷射了进去。 郭美亦是唿哧唿哧的,下半身基本上都是光着,上半身的衣服也没脱,就这么被猛插猛干,心里不禁想这被人包养亦是不容易了。 陈楚终于喷射了,她也从眩晕中有些清醒,被陈楚喷射而出的东西烫的浑身亦是暖洋洋
  • 132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5章 可怜独立树
  • 严大家气得差点晕过去,李天舒还在说着:“老师,你看这人是不是傻逼啊!像你这么有学问的人都没这么写,这个傻逼敢这写?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哈哈哈……哎呀,老师你怎么又吐血了?” 李天舒把这老头子从厕所扶了出来,就喊医生,而严大家气得晕晕乎乎的。 这时陈楚也从厕所方便完出来,一同
  • 136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544章 无语自消魂
  • 上官嫣吃的很少,和邵晓华说的类型的女人不一样,上官嫣不太爱吃烧烤啥的。 这时,陈楚接到了邵晓华的短信,陈楚装作去厕所,快速的回了几条,本来邵晓华是说明天可能是内蒙啥的,问他能去不能去,而且还说他的衣服还有饭钱王亚楠大笔一挥都给下账报销了。 陈楚摸了摸额头,心想他妈的,两千多块人家比
  • 148 02月0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