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0ROjRUODL">

菊庭- 第19章:不经意间的学习

  「含住它!」

  男人再一次命令。

  她唯有埋首俯身,当逼近那根暗紫色玩意儿时,一股浓烈的男人味道扑鼻而来。她先是不禁皱眉,可是紧接着,又很快地适应了这气味。当她伸出了那粉嫩的小舌触碰到那光滑的表面时,那滚烫的触感让她全身哆嗦。

  「嘶……」

  而男人的一声抽气,以及全身的紧绷更是让她全身发烫,「噢……」

  当她的小嘴包裹住了那硕大的龙头时,男人的一声低吼让她一下子便忘记了其它,忘乎所以地吮吸起了那滚烫的东西。

  她似乎真的,天生就爱沈溺于性欲中的男人,这一切,都让她欲血沸腾。想到此,下体已经湿腻得一塌煳涂。

  「唔唔……噢……」

  软软的舌头还未来得及扫动搅拌那根硬物,那根硬物就被它的主人猛地捅入了自己的喉底。

  「咳咳……」

  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小嘴儿被那根玩意儿撑得大大的,而这似乎才包裹了一半都还不到。

  「嘶嘶……」

  男人不断深唿吸着,似乎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他只觉得,她那张紧致的小嘴包裹得他无比爽快,可是,还不够,他还想得到更多的湿润与紧致的包裹。想到此,他不禁一笑,单单就是这么一个吮吸,这个小宝贝竟然就能让他有这样的想法。他果然没有选错人……

  「唔唔……嗯!」

  秦空只觉得那根滚烫粗大的东西不停地蠕动在自己的最终,喉底的软肉被不断地撞击着。

  「咳咳……」

  不时猛烈地咳嗽,可是她始终不曾让那根粗壮的玩意儿离开过自己的唇。又是从何时开始,她竟开始贪婪地吮吸起了这根玩意儿,仿佛那是一根无比美味的糖棒。那下面还垂着一对柔软的宛若香奶油一般的卵珠,自己那根发烫的软舌,顿时将柔软的东西卷了起来,轻轻地裹住。

  「啊噢……嘶……」

  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那滚烫柔软的小嘴含了住,那酥麻刹那间窜遍了全身,只因这一下,他便觉得自己那根玩意儿已经胀到了极限,「不够……不够……」

  当然,他更是贪婪的,他还要更多的挑逗与爱抚。

  「唔唔……」

  她此时则专心吮吸着那硬软想接的地方,似乎没发现自己那翘起的臀有多么地诱惑人,「唔啊啊……」

  突然间,她高吟了一声,只因臀部被狠狠地拍了一下。

  「专心!」

  可男人却只是低吼道。

  「呜呜……」

  一边再次含住了那浑圆的龙顶,一边感受着这强壮男人的拍打。

  若要变强,必须感受那强大的力量。

  「臀,亦是那敏感的地方……」

  默默的,她的心底浮现出这么一句话,可此时她的嘴上,已经哼不成调,而下身那张小嘴儿更是急不可耐地吐着滚烫的蜜汁。

  「啊啊……」

  男人的低吟是最好的奖励。

  • 菊庭- 最终章:蜜果
  • 「唔唔……啊……」 那隐秘的小门里,总是会传来那诱人的呻吟,而今日,却又像是少了一分艳气,人们总是心不在焉。 「说,晴空去哪儿了?说了,本王就奖励你!」 「唔唔……王爷……雪樱真的不知道……啊哈……要碎了……呜呜……」 「那你们伍爷呢?他不会不知道吧?」 「呜呜…
  • 161 02月05日
  • 菊庭- 第69章:妖娆名器
  • 菊庭第一公子,雪白的肌肤,妖娆的身姿,而那诱人的私密之处,更是将男女的视线都牢牢地吸引了去。不论是那硬挺的龙茎,还是那滴水的花穴,乃至是那柔软的菊庭都让人口干舌燥。 「太、太狠了……轻点……轻点啊……啊哈……」 似乎所有人都乐于听见绝色那濒临崩溃的高吟,似乎那呻吟越痛苦听的人便越快
  • 144 02月05日
  • 菊庭- 第68章:淫靡之极
  • 蠕动的激情,淫靡的声音,是谁在这幽幽小径中高吟?是谁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哭泣?是否抽插得太深太用力?那四溅的汁水,那滴落的晶莹,都述说着那疯狂的行径。 「唔唔!爹爹的好硬啊……雪、雪樱轻一点……啊啊……」 这是里面唯一的女人呻吟。 「空儿夹得好紧,啊、啊啊啊……」 「老、老
  • 146 02月05日
  • 菊庭- 第67章:大把欲望
  • 厢内风光无限好,把酒作乐共言欢。 欲望的味道,从那门缝之中泄露了出来。今夜闭门的菊庭,却还是被那淫靡之风所包围。 「唔唔……好、好深呐……啊哈……」 男人略带痛苦但却又是快感十足的呻吟伴着那淫靡的气氛倾泻而出,让人面红耳赤。 「爹爹的味道全部溢出来了……」 而女人
  • 125 02月05日
  • 菊庭- 第66章:好痒啊
  • 车水马龙的大街,灯火通明的花町,欲望,从那不起眼的角落小门里溢出,让这京城之南,荡漾着徐徐情欲味道。 「嗯……」 那勾人的呻吟,让人心痒痒。 「啊……」 那轻吐的喘息,让人身痒痒。 痒,在这充满欢乐的地方,一声轻叹一声魅惑,都能让人痒到骨子里去。 「啊啊……
  • 122 02月05日
  • 菊庭- 第65章:谁又喂饱了谁?
  • 「空儿……空儿啊!」 唿唤如潮水般涌来,让人全身燥热不安,疯狂的陷入,让紧贴的身子无比滚烫。 「填满……填满我……」 单单只因那销魂的淫叫便让人只想沦为那只知道原始运动的低等动物,即使是冬天,汗水也不断渗出。 「啊哈……」 被溢出汁水喷洒了一脸的少年只觉得怀里的人
  • 146 02月05日
  • 菊庭- 第64章:男欢女爱
  • 吮吸、舔舐,那一对粉嫩的红果是那么地美味,让人垂涎。 「唔唔……」 仿若回到了襁褓之中,贪婪着的是母亲的那柔软的躯体与诱人的乳香味,「啊啊……」 可如今,他并不只能贪婪那一对酥软,他还要将他的全部展现出来,被眼前这个女人指导,调教,最终成为与那屋里人一样的极品尤物,他要成为这
  • 226 02月05日
  • 菊庭- 第63章:欲望之始
  • 「嗯嗯……啊哈……再重一些……再重一些……嗯……对……就那样……啊……」 如此诱惑的呻吟,如此醉人的喘息,这就是这菊庭的头牌公子吗?只闻其声,便知男人们为何愿意将他压至身下。真的,如此绝色吗? 忍不住轻轻拉开一道门缝,雪樱,实在是忍不住一探究竟。 「嗯嗯……天啊……」
  • 122 02月05日
  • 菊庭- 第62章:真相
  • 轻轻的吹气,温柔的一吻,却也无法化解那一句呢喃所带来的震撼。 「啊……」 轻声呻吟,可随即倾入的不是他人的唇舌,而是自己那滚烫的泪,「真的?」 男人缓缓点了点头,答:「我从没骗过你……」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任由男人在自己的颈间亲吻着,任由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肆虐着,「啊…
  • 119 02月05日
  • 菊庭- 第61章:诱之因
  • 「嗯啊……太大了!受不了了!啊啊!」 外间的呻吟不断传来,而里间的人儿却只是相互依靠着,等待着。 「王爷可真是神力,这么久了,别把雪樱给玩坏了。」 晴空靠在绝色的怀里,漠视着外间轻叹。 「他是怎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而雪樱,你还用担心吗?为他而准备的人物,又怎能抵抗不了
  • 123 02月05日
  • 菊庭- 第60章:情欲陷阱
  • 「王爷,今夜,晴空送您的礼物,您还没收啊……」 激情继续燃烧着,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还在那欲火上浇油。少年雪白的身子此刻泛着那羞涩的绯红色,那紧闭的双眼因颤抖而微动着,即使是眼皮也是那么地诱人。而他那垂下的雄性之物沾满了那浓白的汁水,显得是那么地青涩。美味就在面前,他就要这样吃掉吗?
  • 130 02月05日
  • 菊庭- 第59章:双龙戏珠
  • 即使是她巧妙地结束了这第一轮交战,可还有那让人欲血沸腾的第二轮,第三轮等着她。强迫男人过早的倾泻,又怎能躲得过接下来的情欲折磨? 「小晴空应该知道,第一次太快,便意味着第二次会很长久……」 如今已经是王爷的他伸出那滚烫的舌卷着她那软软的耳垂,一下又一下地吮吸咬噬着。 「晴空…
  • 128 02月05日
  • 菊庭- 第58章:初尝女人味
  • 汁水滴了一地,少年用那纤细的手指搜刮着那粉嫩的内壁,一股又一股的浓白色花蜜被他这一下下的给刮了出来。浓郁的情欲味道扑鼻而来,让他胯间的骄龙愈发的精神了。而眼前的那个男人,正陶醉于身前这个女人的妖娆小嘴儿中,人之中年,竟然还有这番雄伟表现,着实让人不得不认真对待。想到此,雪樱竟有了一种不想要输于
  • 147 02月05日
  • 菊庭- 第57章:谁更诱惑?
  • 「想要品尝这美味吗?」 那让人痒到骨子里去的声音从那粉嫩的小嘴里泻出,一下,又一下挠着眼前男人心底最寂寞的那块肉。仿佛是要将那块肉里的兽性给挠出来似的,让人痒得难受。 「嗯嗯……」 滚烫的身子触碰在了一起,敏感的,像是一碰彼此,就会有水儿会被撞出来似的。可就是这样一下又一下的
  • 108 02月05日
  • 菊庭- 第56章:初夜淫宴
  • 昏暗的房间里,呻吟声四起。每个男人,身下都压着那还未被开苞的雏倌。而那厅中央,交缠在一起的,并不只是两具身躯而已。淫欲的味道,在那不知不觉中,便溢满了整间厅。 「真是如雪一般的美人,冷得让人只想用欲火去融化掉。」 葛亦琛摘下了雪樱那还蒙着眼睛的面具,望着那双冰冷的眸子,只觉得,自己
  • 150 02月05日
  • 菊庭- 第55章:淫之惑
  • 「啪、啪、啪……」 昏暗的厢房中,静坐在门边的小倌们静静地拍着手。 「唿……唿……」 他们用自己那低沈的喉音吹着那别样的音。 「哒、哒……」 几人用脚踏起了地板,几人又敲打着木门,渐渐的,各种声音混在一起,竟成了一种独特的音乐。 而此刻,那立在厅中央的女人,
  • 133 02月05日
  • 菊庭- 第54章:雪国之樱
  • 单薄的身子,肮脏的破衫,可就即使是那蓬头垢面,也掩藏不住他那剔透的雪白肌肤。仿佛太阳怎么晒,他都是那一副惨白的模样。 仿若,与当年来到这里的她一样…… 「菊庭,等着就是这么个人物。」 掂起男孩下巴的女人,嘴角微微上翘。 粉嫩的唇,仿若是那初春时的一抹樱色,嫩的诱人垂涎…
  • 116 02月05日
  • 菊庭- 第53章:花町物语
  • 杨柳絮飘笑三月,一抹艳阳照晴空。 京城里,车水马龙,又有哪里,有这条街热闹?不宽的街道,一条又一条的胡同交错着。鲜花盛开在水井旁,更多美丽的花儿,被藏在了那高墙大院儿中。 这里是全国最大的一条花街,每逢华灯初上,京城里的公子哥儿们、富甲豪商便聚集在这儿。可今夜,这里的生意似乎少了往
  • 137 02月05日
  • 菊庭- 第52章:万里晴空
  • 景色是那么地淫靡,皑皑白雪也抵不过那如烈火一般的滚烫的欲望侵袭。雪水沿着屋檐低落,绿色的嫩芽从土壤里钻出,新春的味道扑鼻而来。一切都充满了那希望的味道,未来,看似会很美好。 研磨,辗转,汁水沿着那紧致的结合之处溢出,一下又一下地涌出那浓浓的情欲。呻吟亦在颤抖,是否满足? 「啊……啊
  • 112 02月05日
  • 菊庭- 第51章:菊宴
  • 四溢的汁水,酥骨的呻吟,浓郁的情欲,滚烫的身躯,结合,竟能制造出如此之多的美好。 「太、太大了……啊、啊……老板……」 女孩那颤抖的呻吟里更多的还是那欢喜。 「伍爷……你坏……不给绝色……啊啊……」 而躺在床上抱着女孩的男人更是扭捏着身子,在女孩的那张花穴里乱刺着,搅拌
  • 118 02月05日
  • 菊庭- 第50章:欲火中烧
  • 「空儿……咬、咬着爹爹……啊啊……」 绝色一边揉捏着女孩胸前微微隆起的椒乳,一边沈溺于自己的幻想之中,「啊啊啊……」 可却因为他的这么一句话,自己的小嘴儿又被狠狠地捅刺了一下,「伍、伍爷!太、太大了……啊啊!绝色都快裂掉了!」 「怎么可能裂掉呢!当年空儿从这里穿过都没有裂掉不
  • 133 02月05日
  • 菊庭- 第49章:接二连三
  • 「砰」地一声,门被撞了开,浓郁的情欲味道顿时向外泄去。 「啊啊……」 交织的呻吟更是勾得人欲血沸腾。 「伍、爷……啊啊……」 朦胧之间,那人仿若在梦中,屹立在那山峰之巅一般。 「嗯啊……」 女孩的呻吟更是阵阵传来,伴随着男人的那声轻唿,将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 131 02月05日
  • 菊庭- 第48章:双花欲
  • 「吱呀」作响的是那梨花木的床,绫罗绸被一角落在了床下,轻纱的帐慢后是两具交缠的身影。情欲的味道浓浓地溢出,喘息述说着那激情。 索讨,贪恋,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充斥着这两个人的心? 「给我……不够……给我……空儿……啊啊!」 连绵不绝的呻吟略微有些嘶哑。 肌肤摩擦的声音更是透
  • 136 02月05日
  • 菊庭- 第47章:爆发的情欲
  • 第一次,第一次俯视男人,不,身下的这人,不仅仅是一个男人。那晶莹剔透的肌肤甚至比女子的还稚嫩,那粉嫩柔软的嘴唇比女子的还可口,那如湖水一般的双眼比女子的还诱惑。可就是这么一个绝色的男人,夺走了女人的权利。 晴空……秦空……听似相同的唿唤,却让她牢牢地记住了她不过是一个替身的事实。
  • 114 02月05日
  • 菊庭- 第46章:忆之尾声
  • 「嗯……」 呻吟仿若那隔世之音从喉底深处涌出,带回的不仅是那陷入回忆的思绪,更是那酸楚的心情,「空儿……够了……」 泪,滑落而下。 「公子……」 女孩的轻声唿唤,更是折磨了他的心。 「为何……」 当年,他到底做了怎样的一个抉择? 「啊……」 如今
  • 128 02月05日
  • 菊庭- 第45章:忆之章是否难产?
  • 生产,便是让自己的宝宝与自己分离。原来,分离竟能带来如此大的悲痛……是否每个拥有孩子的女人都会经历如此般的疼痛? 他本不用经历如此磨难,可如今,他却在与死神追逐。 「呜呜……伍爷……救我……」 不知痛晕过去了多少次,绝色口中呢喃的,却是他唯一信任的男人名字,他害怕,害怕独自一
  • 126 02月05日
  • 菊庭- 第44章:忆之章早产
  • 日子,似乎是越来越难过。而丁伍想也不想就将绝色接回了京城,然而,他也不能带着绝色回到菊庭。而他们不论走到哪里,身后,都有葛亦琛的人尾随着。 「伍爷……我该怎么办?」 绝色快要崩溃,肚子一日大过一日,压力更是日渐上涨。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丁伍的回答永远都只有一个,
  • 119 02月05日
  • 菊庭- 第43章:忆之章突袭,争做父亲!
  • 这一日,绝色似乎是过着他人生中所过过的最快乐的日子。怀着自己的孩子,与自己心爱的人漫步在那田野中。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幸福的?此刻,他就像是一个女人一样,守望着自己的男人。 可是,上天像是永远都是看不得他幸福似的,就是要打破这一切。 当二人返回那小院中时,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篱笆旁。
  • 123 02月05日
  • 菊庭- 第42章:忆之章晴空
  • 即使站在院子里,也能听到屋内的激情之音。只见那男人,疯狂地压在那有孕之人的身上。而那结合的地方,隐约露出了他那根骇人的巨物,上面沾满了浓白的汁水,只是想要将那稚嫩的花儿捅破。 「伍爷……你快压坏绝色了!啊……爷……」 绝色哪儿遭受得住这般疯狂,双手用力撑着身上男人的肩,他突然间害怕
  • 114 02月05日
  • 菊庭- 第41章:忘我的疯狂
  • 清晨的结合是怎样的美妙? 这小小的宅子中,激情的烈火正在燃烧。 「啊……嗯嗯……伍爷……好烫……烫啊……快要烫坏绝色了……啊!伍爷……」 绝色疯狂地扭着身子,双手时不揉抚着自己那殷红的茱萸,时不揉抚着自己那硕大的腹部,更时不揉抚着自己那根硬到不行的龙茎,那后方的小嘴儿正被他最
  • 148 02月0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