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五集 调教的初次

  沈天宇惊讶的发现比起自己的惊慌失措来说,现在隐藏在白布帘子后的小雪,简直就是出奇的镇定从容,此刻那白布帘子并没有一遮到地,而是从下面几十厘米的空隙中,微微露出了一对黑色高跟鞋包裹的娇俏脚丫子,但是……这种危急的时刻,还去研究那两只紧紧凑在一起的高跟鞋,想象两只嫩滑的细腻小脚丫在里面的情形,这是笨蛋才应该有的行为吧?

  沈天宇慌忙将自己重新躺倒在病床的枕头上,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嗯……就当……就当自己从未醒来过的吧。过了一会,医务室的大门被人咔嚓一声,轻轻从外面推开了,再咔的一下又被人关上,接着……另一个被极力掩饰住的高跟鞋的得得微微响声,在房子中轻轻回荡了起来。

  沈天宇闭着双眼躺在床头上,嗯……从这个高跟鞋的发声来分辨属性的话,它……它应该属于比小雪脚下的那双更加细跟的种类,同时走起路来,会发出更加清脆的叩击地面的声音,联想起颖姐那同样丰乳肥臀的劲爆身材,沈天宇心中有一些隐隐的担心,不知道这细小的鞋跟,怎么能支撑住颖姐那魔鬼般的丰硕身子。

  这种物理问题还没考虑清楚,沈天宇突然感到一只温软的小手又轻轻的抚摸在了自己的脸颊上,那小手上透出点点的体温,甚至还带些汗滴般的湿气,在自己面颊上柔柔的抚弄,同时一股淡雅的兰花馥麝香味,冲涌到他的鼻子中。

  “嘶……嘶……”

  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只要一闻到这股让自己无比陶醉的香味,沈天宇就会凑起鼻尖来嗅个不停,这是一种绝对的条件反射,即使在睡梦中也会屡试不爽。而且……经过足球场上被胡委员那十年沉龄的大臭脚,和一个更不知名的恐怖臭屁股虐待之后,这种清淡的让人如同醉倒在花香世界的淡雅香气,就好像救命稻草一样的美好存在。

  轻轻睁开双眼,引入眼帘的来是一头柔顺的黑漆漆直发,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亮晶晶的神采,再下来是一张无比熟悉的娇丽面孔,只是那面孔上此时还挂着滴滴的香汗,甚至那皎洁的鼻尖上,还有一颗即将滴落的汗珠。

  “呃……颖姐?”

  沈天宇奇怪的看着霍香颖这幅与平常淡定的神色截然相反的面容,那张小脸红扑扑的,仿佛刚刚参加完体育课,跑了女子八百米的模样。

  霍香颖吁了一口气,看着弟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将自己眼神中的担心害怕收了回来,娇声道:“真是……真是个让人不能省心的坏家伙啊,刚刚正在参加学生会的常委会,突然……突然听到小宇晕倒了的消息,让我吓了一跳呢。”

  “呵……原来是这样!”

  沈天宇的胸中瞬间又被温暖充盈,原来是因为担心我才会这么惊慌的,但是……这种担心是作为一个相依为命十多年的姐弟之间的正常关怀,还是……还是作为一个……呃,那种的担心呢?这真是一个让人非常头疼的大问题。

  在昨天……激烈的喷发在向雪芝白花花的胸脯上的那一瞬间,从自己最最心底的深处涌起的那一声动情唿唤,让沈天宇明白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己对于可爱的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颖姐,绝对不是一种普通平常的姐弟之爱,而是……而是那种充满了色迷迷想法的,妄图打破这禁忌伦常的男女之爱,这应该是昨天给自己唯一的教训吧?

  可是颖姐又是怎么来看待自己的呢,对了,试探一下总是可以接受的,呃……用什么方法来试探?沈天宇头疼的皱起了眉头,为自己的才疏学浅感到无比的汗颜。

  “咦……怎么了?又不舒服了么?”

  霍香颖抚摸在他面颊上的小手紧了一紧,又担心的凑近了一些娇媚的面容,盯着愁容满面的沈天宇看个不停。

  幽幽的香气吐在沈天宇的鼻孔里,霍香颖此时采用的是和前面向雪芝一模一样的姿势,都是用自己半个圆润的香臀儿,扭着细腰斜坐在病床边,这是两个有着一定相似性的女孩子,从外表的观感看起来,都是那种严肃的不苟言笑的知性女人,而且……内心也被隐藏的很深,比如向老师在开学的第一天看到自己的那一霎那,对自己产生了非常美好的幻想,一直到了昨天才被身为考古队员的自己发现,颖姐……应当也是这样的吧?

  沈天宇脑中灵光一闪,对了,记起来了,刚才不是还密谋着要采用调教的方式么?据说这样,就能让那些有着隐藏很深外衣的女孩子,暴露出截然相反的内心来。

  沈天宇兴奋起来了,将自己的面容向颖姐的方向凑近了一凑,嗯,开始吧,大尾巴狼二号正式登场!他更是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貌似非常痛苦的回答道:“呃……好像……好像头又开始疼起来了。”

  霍香颖果然急切的白了自己美丽的面颊,心疼的抚摸在沈天宇脸上的小手蓦的停下,睁大圆圆的双眼道:“那……那怎么办,我去找医生过来吧?”

  “不要!”

  看着颖姐即将起身,沈天宇果断的拉住了她,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斜靠住,好!这个突破性的姿势真的很有创意!他哑着嗓音,尽量平息自己的唿吸,笑道:“就这样……就这样呆一会,也许就会好起来了。”

  “咦……”

  霍香颖睁大自己的双眼,因为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发现自己被弟弟半抱着,躺在了作为病人的弟弟胸前,霍香颖立时绯红了小脸,两只小手下意识的缠住了身下的床单,小手上有着匀合的香汗透出,非常犹豫的娇声道:“这样……真的可以么?”

  “呀呀……太可爱了,这绝对不是身为学生会主席的威严,而是一个青春无辜的小女孩的标准形态!”

  沈天宇低头扫了颖姐羞怯的小脸一下,天赋!这真的是一种天赋!作为调教的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成功真是让人心满意足。

  霍香颖宁静的靠坐在沈天宇的胸前,娇躯轻轻的止不住颤抖,过了一会,霍香颖突然挣扎着起来了,低垂着小脑袋娇声道:“坏小宇,这样不行的,一会会有人进来看到的呢。”

  沈天宇严肃着面孔,瞪着眼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有……”

  等等……等等……差点就忘记了,在这病床不到三米的距离,那个白布帘子的后面还隐藏着另一个刚刚对自己娇痴婉约的小雪,哎……哎……怎么会这样,真是让自己头疼啊!

  在向雪芝面前流露出对于颖姐的爱好,就会暴露自己昨夜在她面前喷发的真正原因吧?沈天宇很有必要的收敛了一下,面前的霍香颖不知想了一些什么之后,突然又羞涩的娇笑道:“刚才……刚才的小宇真的很温柔呢,咯咯。”

  沈天宇讪讪的干笑,然后将自己的身子斜靠在病床后面,从稍远的距离打量着颖姐,依然穿着非常传统的套装,但是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特色,因为坐着的缘故,现在这身套装紧绷绷的箍在了颖姐圆滚滚的娇躯上,很短的筒裙也被臀部上的腻肉给拉扯到更高的地步,露出了圆圆的洁白大腿。

  沈天宇遗憾的叹了口气,这真是对自己充满了诱惑力的身材啊,但是……可惜的是现在必须抱元守一,吸气吐纳,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他大大的喘了几口气,试图平息住自己心头的旖旎,可是霍香颖看见,却又楞了一愣,娇声道:“呐……小宇,你还没恢复的么,刚才那样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

  “呃……不是不是,其实……其实……”

  沈天宇觉得这种时候实在是难以解释的清楚,可是下一瞬间,面前的颖姐忽然咬了一下她自己嫣红的小嘴,又将挺翘的香臀儿在这边挪了一下,妙曼的身躯俯下来,斜躺在了沈天宇的胸前。

  “呃……”

  沈天宇嗔着双眼,两只手滞留在空中,颖姐显然是产生误会了,但是……由于与方才半坐着的姿势不同,现在的颖姐却是直直的俯趴在自己胸前,那么与自己的腹部作着最最亲密接触的,应该是……应该是那两个硕大无比的丰满圆球吧!球面坚挺的顶在了自己的身上,从这个垂直的角度看下去,衣领的最上方,显露出了一个深邃的山谷,只从这个山谷的形状上就能分析出,那两个圆球具有常人难以比拟的惊人弹性,因为……即使将所有身躯重量都压在这两个圆球的情况下,它们一点也没有由于重压而产生任何的变形,甚至是耷拉着瘪下来,而是……仍旧无比豪耸奔放的挺立着,假设……大胆的假设一下,自己的火车能够奔跑在这样紧凑的山谷中,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呃……停止!停止!赶快停止!

  沈天宇急切的想要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但是奔流不息的热流霎时便让自己的火车充满了血,然后再将火车头立了起来,在颖姐内收的小腰上夸张的顶了一顶。

  “呀啊……”

  霍香颖轻唿一声,满面通红的抬起自己的面颊,与沈天宇对视了一下,然后又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了下去,只是……她猛然想起到底是什么东西自己腰下不断的狰狞着,颤抖着,便又伸出自己的小手,透过床单在那个地方摸了一摸,头顶上突然传来弟弟压抑不住的一声舒服呻吟,霍香颖皱起小眉头,用自己的三根手指仔细研究了一下那火车的形状。

  突然……她的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然后再次抬起头来看着沈天宇,此时霍香颖不但是满面通红,甚至连耳垂都染上了一丝红晕,整个娇躯无力的躺在沈天宇的身上,软的如同一堆小面团,娇俏的小鼻子一张一翕,喷薄出大量香味十足的幽幽气体。

  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到她明媚的圆圆大眼中已经充满了柔柔的秋水,使得眼神看起来更加的迷离,小嘴更是红红的,湿湿的,抑制不住的发出细细的喘息。

  两个人缠绵的对视着,甚至都能听到对方砰砰的心跳,沈天宇觉得自己的喉咙严重缺水,缺水的后果就是导致自己的头脑晕晕的,一些可能会产生的后果都不能考虑清楚了,他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嘴唇凑近颖姐的面前,停下来蛊惑唤道:“颖姐……”

  霍香颖娇昵的嗯了一声,只是这么一个鼻音,便让这医务室的温度一下子上升了十几度,沈天宇的额头渗着汗水,死死盯着霍香颖的小脸,继续蛊惑道:“我……我现在好热,你……你先闭上你的眼睛,好的,那么……把你的小嘴再凑过来一些,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很好!最后……再微微张开一点小嘴,小舌头……呃,也伸出来一点。”

  “呃……为什么,把刚才对小雪说出来的台词下意识就念出来了?但是……这是调教第一步的必经之路吧?”

  看着面前的霍香颖犹豫了好一会,然后乖乖的照着自己的话中去作了,闭上了她圆圆的娇媚大眼,只留下长长卷曲的睫毛上下颤抖,然后那张湿湿的小嘴也微微的张开一些,喷出好多兰花香气到自己的面前,忽然……那小嘴的嘴唇边出现了自己血液飙升的尖尖小舌头!

  沈天宇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喉咙缺水得仿佛要冒烟,但是……面前就是幽幽的清泉,这是属于自己意义上的初吻,“砰砰……砰砰……”

  沈天宇缓缓的低垂下自己的脑袋,向那个自己魂牵梦绕的细小丁香吮了过去。

  两人的嘴唇刚刚合在一起,门口再次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急急敲门声,接着一个清脆的如同百灵鸟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阿宇……阿宇,你是不是在里面,你怎么样了?”

  沈天宇和霍香颖好像触电一样的分开,互相对视了一眼,沈天宇看到姐姐眼神中充满了羞怯和惶遽,“不要紧吧……只是姐姐和弟弟呆在一起,就算姿姐进来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吧?”

  他非常无耻的帮着颖姐找借口,只是他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颖姐飞快的离开了自己的胸口,然后腾身站立起来,眼神四处胡乱的打量,忽然……她找到了那个一垂而下的白布帘子,然后也不管沈天宇的眼神变得呆滞慌张,而是猛地跑过去,掀开帘子的一角躲了进去。

  “呃……不是吧?”

  沈天宇冷汗长流,赶紧伸出手去想要阻止颖姐,但是现在的颖姐以火箭般的速度冲出去了,身为地球人的他根本无能为力,而且他现在一只手撑在病床边,另一只手举在头顶好像江姐一样摆出了夸张的革命造型。

  下一瞬间,医务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砰的推开,倪小姿惊诧的声音传来道:“阿……你,你在作甚么?”

  • 干玩女友之后,换女友的姐姐来。(慎入~~~内容极虐)
  • 本篇最后由c27927于2017-5-114:25编辑「唔…喔……快…死了……唔嗯嗯…呀…啊啊…嗯…唔……」女友陈丽枝的抱怨被我漠然的无视了,把她抱搂得更紧,连袂像是暴雨般的抽插,直接全数的给她捣了下去。「谁叫你…让我CALL??不到…我只好……跟小李……好一下……你不也是…跟很多女的……都有关系
  • 2699 04月16日
  • 姐姐的宜兰行
  • 今年暑假,我姐和我都顺利完成学业了,只不过我是从大学毕业,准备要念研究所;而我姐则是赶忙在七月底交出论文,总算搭上毕业的尾班车,拿到硕士学位。我家是开店做小生意的,平常我爸妈虽然忙进忙出,对我们姐弟俩的关心倒也不少。我姐前阵子为了赶论文把自己关在房间足不出户,整天过着无天无地的生活,爸妈也都看在眼
  • 471 04月14日
  • 军人姐姐
  • 想不到我的梦想变成了事实,那天我正要去训练电话响了,我一接是妈妈:喂—小强,哦—妈妈,您什么时间回来,我下星期才能回去,我和你说点儿事,哎—您说:我在海南第七号小岛上採访,那里有一个女战士要到北京参加军模演讲,她今天晚上就到北京,我让她先到咱家住几天,你好好接待一下啊?哦—您放心吧!我很不情愿的回
  • 452 03月12日
  • 网咖的大姐姐
  • 我经常到的一家网咖叫猎网。因为我经常去。所以就和里面的工读、柜檯小姐都很熟,特别是柜檯小姐。我经常在她那玩一晚上,深夜没事时便和她聊天。慢慢我俩的关系也比较熟了。她叫美霞,今年二十四岁,个子不高,但体态很风韵。头髮乌黑亮丽,烫得有点微卷,五官端正,皮肤白嫩,胸部很迷人虽戴有乳罩,隐隐可以看
  • 437 03月06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七集 抽筋了
  • 霍香颖比向雪芝高半个头,她们两人一人是柔柔的直发,另一个却是弯曲在肩头的卷发,此刻两人面面相觑着,脸上都有些通红的晕痕,突然间……霍香颖俯下自己的身子,向向雪芝逼视过来,向雪芝下意识的向后一缩,顿时又在心头打鼓道:“咦……我……为什么要害怕,不对吧,我……我是老师耶。” 她正要重新挺胸抬
  • 155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六集 当年的约定
  • 沈天宇木讷的将那只高高举起的手从自己头顶落了回来,傻呵呵的干笑,转头一看,身材细长的倪小姿走进医务室中,转身关好了房门,向着自己走来。 仔细看起来,姿姐现在穿的……应当是练舞的时候才会穿着的紧身衣吧,紧绷绷的红色T恤和长喇叭裤的搭配,非常协调的将只有舞蹈家才应有的高挑气质显露出来。T恤的
  • 125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五集 调教的初次
  • 沈天宇惊讶的发现比起自己的惊慌失措来说,现在隐藏在白布帘子后的小雪,简直就是出奇的镇定从容,此刻那白布帘子并没有一遮到地,而是从下面几十厘米的空隙中,微微露出了一对黑色高跟鞋包裹的娇俏脚丫子,但是……这种危急的时刻,还去研究那两只紧紧凑在一起的高跟鞋,想象两只嫩滑的细腻小脚丫在里面的情形,这是
  • 179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四集 被你调教过
  • 眼前风光明媚,穿过一排长长的芦苇荡,就能看见一个水碧瀑布遮住的洞帘口,走……走进去吧,沈天宇对自己鼓了鼓劲,里面相当漆黑,脚下的水池上有石头台阶,一级一级的向上迈步,远处……也许有一双双眼神正在暗处盯着自己看,但是仔细搜索过去,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就在这时,远方洞内的深处一个低缓好听的女
  • 157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三集 窒息了
  • “嚯……” 身后的看台上同时发出几十号惊唿,大家学者孙猴子一样将手遮在眼睛上,奇怪的盯在场边那个俯仰交加的洒水车身上,这个从来都不积极参与班级运动的家伙,这个一向都以谋士和舌辩自居的小宇,居然……今天发生了主动请缨的诡异事件,虽然场上的比赛看起来也快要结束了。 胡风停住身子,转头急
  • 122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二集 我要求上场
  • 大中午在毫无树荫的操场上站着,绝对是非常的炎热,俗话说:凉风有性,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但是这里现在没有一丝的凉风,不但如此,甚至自己的耳朵还在火辣辣的疼。 沈天宇猛地甩开了洛班长那钳子一样的小手,真是看不出来啊,小胳膊小腿的洛班长,居然手上的力气倒是不小啊,沈天宇站在
  • 116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五季 第一集 禽兽人魔第三级
  • 沈天宇向后面无限舒适的伸了一个懒腰,果然……在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体力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但是……但是精神却好像还没有从低谷里面跳出来,还是有些疲惫的慵懒,不过……今天早上没有向老师的课,而且在中午下课的时候成功的施展“凌波微步”摆脱了洛大班长的监视,这还是让自己非常高兴的。 他转
  • 128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十二集 血腥镇压
  • 沈天宇拖着长长的身影和疲惫的脚步回到了小家,打开房门,家中依然保持了往日的温馨,在幽幽的并不吵闹的音乐声中,颖姐美好的蜷缩在沙发上静静的看书,而修长的姿姐却对着电视机上的节奏正在练习形体,摆出了各种很高难度,而又极具诱惑力的艺术造型。 如果在过去十余年的每个夜里,看到这样温馨的让人能够热
  • 123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十一集 不行的
  • 向雪芝只感到一波波比过去强大凌厉无数倍的快感,在自己浑身上下冲涌,自己的全身也感到了好像高温燃烧一般的热度,发散不出去。 她抬起双眼,痴迷的看着面前的沈天宇,都是……都是因为小宇,现在正在对面目不转睛看着的缘故吧……所以……自己竟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放纵的快潮。 向雪芝大着胆子娇媚
  • 124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十集 媚惑告白
  • “咦……” 向雪芝猛然停止住自己的抽噎,惶恐的抬起头来,露出卷发下微微苍白的小脸,仰视着一本正经的沈天宇,颤声问道:“再……再作一次,是……什么意思?” 沈天宇肃穆的点着头,凑下一些自己的脑袋,逼视住可怜兮兮的向老师,再次强调道:“就是……日记本里作过的所有事情,都在……我的面前重
  • 114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九集 再作一次吧
  • 沈天宇独自走进这条光彩耀眼的酒吧街中,这条街道小小窄窄的,看着仿佛就是一条小巷子,但是街道两边却是挤满了各色的酒吧,有轻松淡雅的清吧,也有十里之外就能让人耳朵轰鸣的迪吧,还有一些不同风格的异国他乡情调的浪漫吧和演艺吧。 这样的地方他过去也很少来过,虽然偶然也有动心,想到这里来观摩一些顶尖
  • 127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八集 酒吧街
  • 洛诸芳在学校门口终于找到了沈天宇,她脚步匆匆的赶到他身后,弯下小腰唿唿的喘了几口气,抬起头来,看见沈天宇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然后奇怪的盯着自己看。 洛诸芳下意识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头顶的黄色丝带,“嗯?没乱那!” 然后大声的喊话道:“喂,坏家伙,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么?” 洛诸芳的
  • 124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七集 失踪啦
  • 超市后的货物实在是堆积的太多,沈天宇穿着贴身的T恤,将那些用塑料袋子打包的货物,从高高的小山上一样一样的取下来,然后再两三个袋子一次性扛在肩头上,如同旧时的包身工造型,将它们运到超市门前的店帘下避雨放好。 身边的大雨就像密集的子弹,不断击打到他的身上背上,浸湿了他的发角,浸湿了他的衣襟,
  • 118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六集 我一点也不配
  • 四个人一路发足狂奔,不知不觉间跑出了寂静的校园,跑到了校舍围墙后面的一排小房子下,这里是学校同学们的天堂,因为这里有丰富多姿的娱乐活动,有超市,有台球城,有卡拉OK,还有……大排档。 平时一到了晚间,这里会突然变得非常的繁华,无聊的住校学生们会到这里来置办生活用品,打发一些不知所谓的时间
  • 116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五集 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 “应该……不是说的我吧?” 沈天宇跳起身子,将自己无比颓废的躯体尽数展开在校园操场的单杠之上,微微抬起脸颊来,看着下午渐渐弥漫的霞光,合着一些滚滚的乌云,噼头盖脸的涌入了眼帘。 秋风一过,金黄色的树叶翩翩纷飞,这是一个天气变幻频繁的季节,明明还是一天的晴好,到了午后,风起云涌,老天
  • 108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四集 请你再用力一点
  • “嚯……” 沈天宇被吓唬的浑身寒毛都直立起来,急切间手忙脚乱的将桌布又偷偷放下,利用自己的身子作为掩护,再将桌布稍稍整理一番,这样看起来,应当……是没有什么漏洞的吧? 向雪芝轻轻一蹦一蹦的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一个晶莹的盘子,盘子上堆满了水果,有苹果……有葡萄……还有小西红柿!然后她将
  • 125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三集 发现
  • “噗……噗……” 沈天宇发现自己又要吐血了,我可不是大尾巴狼啊,真正的大尾巴狼已经在占足了便宜之后,摇着尾巴心满意足的走了,当然……这不包括自己刚才背着向老师的时候,为了不让她掉下来所以才紧紧捏住的翘臀,和左摇右晃奔跑的时候,她高高的胸脯在自己背上紧紧的泰式按摩,总之……我是无辜的!
  • 119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二集 你对我作过什么
  • 沈天宇一边迈着小碎步,一边嘿哟嘿哟的乱叫,在通往学校附属医院的道路上,清晨的阳关,新鲜的空气,和这沙哑无比的嗓音奇异的结合在了一起。 洛诸芳在前面摆动着短裙下的小屁股带路,跑了一会,红着脸庞转过身来,极不耐烦的催促道:“坏家伙,快点啦快点啦!” 沈天宇艰难的抬起头来,将背后的乳波肉
  • 109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四季 第一集 晕倒了
  • 清晨上课之前,大多数同学都会准备好一天的教案,然后提早一些时间来到课桌上,静静的温温书,或者闭目回忆昨夜的美梦,又或者平抑一下急剧奔跑之后的心跳,总之:这是一种美好的画面,虽然形态各异,可是充满勃勃生机。 洛诸芳大眼睛滴熘熘的四顾浏览,接着又转回头来,“但是……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和不和
  • 112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十五集 秘密
  • 沈天宇一脸轻松的摇着那条本属于自己的小熊短裤,虽然……虽然在之前的心理征服大战中,败给了温柔的颖姐,成功的被她给按摩了,但是……夜半擒贼事件的发生,立刻又让自己找回了主动。 真是完全没有想到,通过这个突发事件,自己非常偶然的发现了文静的颖姐内心,应该算是最最隐秘的爱好了吧,啧啧……喜欢这
  • 114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十四集 找到知音了
  • “呃……睡不着,真的是完全睡不着……” 沈天宇在自己的被窝里翻了第一千七百八十四次身后,颓然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果然……在被可爱的颖姐心理按摩之后,接着又被美丽的姿姐伙食摧残了一番,然后独自睡在这小卧室里,真的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啊。 但是……想起颖姐与自己说话时,那含羞带怯,欲言又止
  • 116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十三集 被按摩了
  • “呃……心理有疾病了?” 看到颖姐这么一副失魂落魄,而又柔情婉转的令人心疼模样,沈天宇顿时开始了第一顺位的主观猜测,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掏出一副好像小优那样的黑框大眼镜,然后把自己打扮成为大尾巴狼性质的心理医生样子,虽然口中谆谆教诲,毁人不倦,慈祥仁爱的样子让每个人都心存感激,但是白大褂后
  • 118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十二集 被发现了?
  • 沈天宇和倪小姿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塑料口袋,来到小公寓的大门口,然后互相无辜的望着对方。 “嘻嘻……” 倪小姿轻轻的巧笑盈盈,虽然弟弟现在两只手上提了满满的N个袋子,带子里全是从超市中采购回来食物和日用品,他一脸疲惫的耷拉着脑袋,只差没在脖子里也挂上几个口袋,冒充丐帮的九带弟子了,但
  • 104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十一集 又被她给耍了
  • 沈天宇心惊肉跳的确认了老半天,终于相信了自己的视线没有出现幻觉,而是正非常无耻的扫射那小魔女美妙的,带着淡淡肥皂味的小内裤。 楼下的观众们见着挂在空中的四个人一动不动的,到了此时才相信,他们不是事先说好的默契演员,而是……而是真的出现了演出事故,看着那万人瞩目的清纯新偶像,现在毫无形象的
  • 119 02月05日
  • 姐姐属于我-第三季 第九集 小魔女登场
  • 兄弟们的表现让我很感动,明天中午12点一章,晚上一章,大家继续支持! =================================沈天宇身前的座位上,坐着两根截然不同的脖子,一根粗粗壮壮的仿佛巨树,上面顶着一个月亮,当然……是圆圆的满月,而另一根却是细细长长,好像鸭脖子一样,上面顶
  • 111 02月0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