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错误的暴露

 “经理!麻烦你六号桌埋单!”我笑着接过服务生手中的钞票,迅速找过零钱

给他。

  作为这餐厅的经理,看着客如潮水般当然会很高兴,但手下的服务人员给自己

争气,那就更令人高兴了。眼前这幅热火朝天的工作干劲我想是从半年前才开始形

成的,那时我刚好三十岁。

  我当时只是这餐厅的领班,经理当然是另有其人,可餐厅的生意总不冷不热的

,总裁对此事很恼火,认为经理不称职将他扫地出门,而意外地选我接任经理一职

  我对突然地荣升不太理解,总裁安慰我说:“小芬,你不用有什么顾虑,我观

察过你好久了,你肯定可以做好。相信你也瞭解以前的情况,不能说那人没能力,

只是他始终处理不好与服务生之间的沟通,所以大家都没有工作热情,而你是从服

务生干起的,这方面一定没问题!”他笑着拍了我两下。

  我想他也说得对,以前那经理确实有些不通人情,好比调酒的老周老婆要生了

,想请假他不批;又有一个叫阿虹的领班新婚,他却只给人家两天假等等,总之闹

的大家看到他就反感,还有谁愿意听他的?现在既然我做经理,当然要想办法让大

家心情都好起来。

  话虽如此说,但办起来却着实不易,自己脱掉讨厌的红色衣裙换上黑色的套裙

后,大家看我时的眼神都似乎变了,说话间也好像变了强调,应该如何改变这种状

况呢?

  那阵子很时兴一种游戏,就是休息时,闲极无聊的男生突然跑到个女服务生旁

,声称今天实在压制不住欲火,一定要如何如何,然后抱起那女服务生沖入休息间

把门反锁上,实际上就是开个玩笑,不久后大家一笑作罢。

  这种游戏在饭店中几乎天天都可见,相信干过此行当的朋友一定不会对它陌生

。我以前也被人作弄过几次,开始还不太习惯,后来也就无所谓了,现在自然也没

人敢和我开这类玩笑了。看着大家依旧高兴地胡闹着,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孤独,这

就是升迁后的喜悦吗?

  干了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仍很难和大家沟通,虽然我经常和他们聊天、对他

们的私事关心备至,但他们似乎对此并不领情,工作的热情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看来我很失败。每天我都坐在帐台旁无所事事地翻弄着帐本,思索着应该做些什么

,但总没有进展。

  也许就是那一天,我正经过餐桌旁,有位中年戴眼镜的客人叫我解释一下当天

的特别菜式,我职业式的笑着弯腰,用手指点着功能表上的菜式向他说明着。当说

完时,我礼貌地向他一点头准备离开时,却见他眼镜片后的双眼根本没看功能表而

是盯在我的身上,我低头一看,才发现我西服外套里面的衬衫竟少扣了一粒纽扣,

平常看不出来,可这会儿我正弯着腰,自然衬衫会翘起来,里面的胸罩的样子和乳

房的轮廓都露了出来,说不定从这傢伙的角度连乳头的形状和颜色都能看到,本来

这种白色蕾丝的纹胸就关不了多大事。

  我很快站直,狠狠瞪了他一眼,但自己的脸也红了,毕竟是陌生男人嘛。那客

人知道我发现了,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向我道了声谢。我离开后还在想:他是在谢我

给他讲解还是谢我什么?

  从那以后,这个客人经常来光顾,而且每次来都坐离帐台最近的桌子,眼睛始

终在我的身上打转,看来吃一次豆腐还嫌不够。我知道他在注意我,就经常到处走

动着以躲避他的目光,毕竟他是顾客而我是服务的。再说,有个男人这么关注自己

,我心里也暗暗有些高兴,看来虽然结婚四年多,对异性的吸引力却还未减,难怪

老公总吵着要孩子,大概是希望那样就更能拴得住我。

  耐心等待总是有价值的,那客人想必很懂得这点。一天,在他身旁的客人碰倒

了桌上的一碟糖块,偏巧我经过,只好蹲下来一粒粒地拾起,忽然也不知想到什么

,我回过头向上次那客人望去,那傢伙简直是过份,竟然假装也在拾东西,眼睛却

紧盯在我因蹲下而暴露出的大腿上。虽然因裙摆的开气不高,应该不会看到什么,

但裹在薄肉色丝袜里至少大半以上的大腿他都可以清楚的看见,再加上两腿分开的

程度,连滑腻得吹弹可破的内侧肌肤也都完全显露无疑,可能只差少许就被他看光

了。

  我慌忙收拾好,急急地走回帐台坐下后,脸上的灼热感依然未退。不知为什么

,我并没有生气,相反我却有点性欲的冲动,也许和最近工作的不太顺心有关吧,

多日以来的压力倒是被此君的几眼弄得一扫而空。

  接下来的几日我甚至是盼望他的到来,说真的,我希望让他看,看一个餐厅女

经理的身体,看我女性身体隐秘部位的构造,这种想法让我的全身燥热不断,我急

于找到这种发洩的办法,那绝不是和老公做几次爱可以解决的。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他终于出现了,本来每日在这个时段客人不会太多的,但

今天却是全部坐满,很少见的热闹情景到来了。他依旧是坐在常坐的那个座位上,

我假装不经意地向那边扫了几眼,发现他的视线还是围绕在我身上,仍然是一副色

眯眯的表情。

  我装做忙碌状拿起几份单子,低下头胡乱地算着,本来交叠的双腿先慢慢放下

保持并拢的样子,挪动了几下后将两腿对正他的方向,缓慢的分开了一部分,眼睛

的余光告诉我,他正紧盯在我暴露出的两腿间,我故意扭身和旁边的收银员核对帐

单,这样就将双腿大开在他眼前。

  我这几天一直是穿着很薄的白色镂空T字内裤,那中间的一小条布带根本就不

能遮盖住我的阴部,和内裤颜色成正比的黑色体毛向两边密密地探出,而且内裤又

是镂空的,虽然隔着连裤丝袜,但肉色的一小薄层又怎能掩挡得住呢?相信他的视

力足以看出我内裤里阴唇的形状,我的下体都能感受到从他目光中带来的热力。

  这种感觉好刺激,被陌生男人看到自己的隐秘部位,连我的身体都开始发烫了

,简直可以用坐立不安来形容我的处境。从阴道中分泌的爱液已经湿润了我的内裤

,那小条布带随着也慢慢卡入了阴道口,两片柔嫩的肉唇挤出内裤的阻挡,从两边

突了出来,等于我下身是完全赤裸的暴露出来。

  平时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今天竟然做了出来,我的心理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并拢好双腿,可从下体的紧迫感和内裤摩擦阴部的快感猛

地涌入大脑,我的身体不禁战抖了几下,红潮迅速不满在我的脸上。

  这,这是高潮的前兆!我好想用手触摸下面,但现在是不可能的。那就索性让

他看个够吧!我稍微地转动了一下身体,藉前面桌子的阻挡伸手在裙子週边一拨,

然后像刚才一样慢慢向他张开了双腿,这次想必他会大吃一惊,因为我那一拨,已

将紧勒在股沟上的内裤挪到了一边,除了丝袜,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住他射向我

阴部的火般视线。

  他大概也想不到一个餐厅女经理竟会在他面前暴露出身体最隐秘的部位,我想

他肯定可以看出我的爱液慢慢渗透丝袜,将那小块地方变得更加透明,更清晰地观

察到我阴部的形状。如果不是在餐厅,我简直想脱光身上的衣服,坐在他旁边让他

仔细的观看,至于再深一步,似乎我倒是并不期盼,总归要对老公有些责任的。

  “经理,总裁找你,他说在二楼会议室等,叫你快去呢!”终于有人来打搅了

,我点点头,双手在脸上擦了几下,似乎那红潮是可擦掉的,然后赶紧坐好站起来

走去二楼。

  总裁没有什么大事情,大约十分钟后我又回到了餐厅,意外发现所有的客人都

已不在,服务生们已经收拾好坐在那里瞎聊着,我心中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也许他明天还会出现的,这样想我心里塌实了些,凑过去和大家聊聊天,千万

不能放弃这沟通的机会。

  “芬姐,总裁又夸你了吧?”阿虹试探地问我,我含煳地应答着,找了个比较

靠边的座位坐下。才一坐稳,老周又开始拿我打趣了:“小芬我总觉得你穿这身衣

服好看,看!多显身材呀!”

  “哪有啦!”我低头看看身上,生怕他说得是反话。

  “是真的!你看,”他说着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将我拉起,又转了个圈:“

大家看,多迷人!”男生都跟着开始起哄。

  我笑着想推开他,却被他猛的抱起来:“小芬,你今天非得把身体交给我不可

,要不我肯定欲火焚身而死!”说着就抱着我向休息间走去,身后的男生甚至鼓起

掌来。

  没想到居然还要和我开这玩笑,大家都那么高兴,弄得我急不得恼不得,偏偏

又挣脱不开他。

  到了门口,他先放松了我一下,然后又抱得更高了些,身后的声音忽然停止了

下来,我这才觉到下身一凉,他竟然趁我不注意时将我的裙摆撩了起来!那种内裤

从后面看不是等于没穿一样吗?太过份了,我的臀部都叫后面的人看光了。

  没等我说话,眼前一黑,接着身后“砰”的一响已进了休息间。

  “你开什么玩笑?”我生气地推开他。

  他“嘿嘿”一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要得到你的身体!”

  “好了,别闹了!我要出去了。”说着我伸手就去拉门把手。

  “你中午已发骚得够了,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这事吧?”

  听到这话,我楞住了,难道他也看到了?

  “你说什么发骚?”

  “别假装了,我当时就在你侧边,整个欣赏了个遍。”

  就算他说出来,有谁会相信?我没理会他,仍旧去开门。这傢伙居然想要用强

,他从身后抱住我向下压倒,为了平衡住身体,我只好用双手撑住门。他的动作简

直是飞快,用一手控制住我的腰部后,另一手将我的裙摆完全掀起,跟着就向下一

起脱我的内裤和丝袜。

  下身的逐渐发凉让我清醒的知道这不是玩笑,我尽量地摆动着两腿,而他却像

高手般利用着我的动作,很快让内裤和连裤袜拉下到膝盖附近。我知道,如果从背

后插入我是无法阻挡的,但还是用力夹紧双腿,希望他不要得逞。

  他在我两腿间探了探,又“嘿嘿”笑了起来:“果然还没干!”

  这下坏了,刚才从阴道内分泌出的爱液还没有清理,无形中帮了他个大忙。

  我扭过头看他,见他仅解开裤子拉链,大概早就硬挺的肉棒马上就露了出来,

我再挣扎也已来不急了,“噗”的一声,肉棒顺滑地找到源泉,挤开阴唇就沖了进

来,猛烈的肉体撞击,让我不由“呀”地叫了出来。

  看来终究让他玩了,我洩气地放松身体,承受着由身后而来的抽插,中午没完

成的发洩倒是这样完成了。

  不属于老公的肉棒在我体内高速而且深入地一下下抽动着,我忽然感觉到更加

刺激,那种从未体验过的红杏出墙,确实不是正常的性生活可以替代的。我慢慢收

紧阴道内的空间,仔细体会着肉棒前端环形稜角在里面的摩擦。

  “再快一点儿,我就要……来了!呜……哦,噢噢……噢噢噢……”在高潮的

那一刻,我抑制不住地发出了叫声。

  他先停顿着充分享受过我的高潮后,然后抽出肉棒,我不解地一楞,却被他抱

起放倒在地上,胡乱地甩开套在腿上的内裤及丝袜后分开我柔嫩健康的双腿,再次

插入已充满淫液的阴道。

  “砰”的一响,我猛地从肉欲中惊醒,那声音是从大门传来的,我挣扎着想站

起来,却被老周牢牢地按住。不亮的屋里多出了好多身影,是小陈、阿才、阿力、

小新……他们,一共有七个人,大家向我“嘿嘿”地笑着,这就是店里所有的男服

务生,我呆住了。

  我记得我身上所有能被插入的地方都塞满了肉棒,嘴里和阴道甚至是同时插着

两根,还有肛门中也插着一根,小陈用我的乳峰挤压抽插达到了高潮,精液射在我

的脖颈上。等大家轮番爽够离去后,我几乎像虚脱般躺了半个多钟头才能爬起来。

  从那以后,大家的工作热情都高涨了起来,而我也只好顺其发展下去。

  “经理,八号桌结帐。”阿才笑着看着我,左眼向我眨了两下,当然那意思我

明白,就是一会儿休息室见,谁知道会有几个人在那里等我呢?

  • 错误的暴露
  • “经理!麻烦你六号桌埋单!”我笑着接过服务生手中的钞票,迅速找过零钱给他。作为这餐厅的经理,看着客如潮水般当然会很高兴,但手下的服务人员给自己争气,那就更令人高兴了。眼前这幅热火朝天的工作干劲我想是从半年前才开始形成的,那时我刚好三十岁。我当时只是这餐厅的领班,经理当然是另有其人,可餐厅
  • 302 04月20日
  • 穿过你的肚兜我的手-第二部 花香四溢 第61章 低级错误
  • 一股热浪涌进了方珊珊的体内,而后顺着她的大腿慢慢渗出,和着温热的水钻入下水道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次钟实是彻底尽兴了,也彻底疲软了。当他搂着方珊珊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有些酸了。 “钟局长,你觉得小妹怎么样,还满意吗?”方珊珊躺在钟实的怀里,幽幽地说。 钟实觉
  • 98 02月05日
  • 与姐姐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束13
  • Ps:感谢ansonliu1987兄给我写下去的动力。另33590209兄提到的年龄问题不是我不想写,而是受限于版规。至于丝袜那个时候确实是少但并不是没有,但为什么姐姐会穿之后文中会提到的***********************************「叮咚!叮咚!有客人来了,请开门!」「叮咚
  • 70 02月03日
  • 天使的错误-高小艾(1-5)
  • 一三辆豪华轿车停在xx饭店门前,中间是一辆白色的超长版凯迪拉克老爷车,饭店的服务生连忙上前恭敬地打开车门。一双棕红色羊猄皮的长筒高跟女靴从车内移出踏在大理石地面上,柔软的质地配上复古样式显得格外地华贵优雅。在黑色紧身裤包裹下,那纤细修长的大腿姿态被完美的展现出来。一袭米黄色圆领中袖风衣从车内探出身来
  • 61 02月03日
  • 错误的婚姻(我跟儿子做爱了
  • 就叫我思芬吧! 在我20岁的那一年, 与大多数的女人一样, 我怀着美丽的憧憬与我的先生步入了礼堂。 那一年, 我的先生21岁, 样貌俊俏迷人, 我们在不小心中怀了小孩, 于是, 经由双方家长的同意, 我们结婚了, 没想到, 这竟是一段错误的婚姻开始。 婚后, 没有多久我就生产了, 是一个小男婴,
  • 126 02月03日
  • 那年夏天,与你犯下的错误─初夏的相遇(潮)(后宫)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PS:本文取材自隔壁棚藤崎光老师的401系列一个夏天的夜晚,微凉的南风拂过大地,使路边柔嫩的小草随风摇曳,树上的枝叶也跟着发
  • 90 02月03日
  • 与姐姐错误的开始,错误的结束(1-3)
  • 我实在是找不到前两章了,所以只能又全部发了(我真的记得我转了前两章的)(一)「哗啦啦!」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浇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溅起半米高的水花,简陋的排水道根本疏通不了如此湍急的水流,积水越漫越高,让本是一路狂奔的我不得不减速慢行,右手不停地抹着遮住眼
  • 79 02月02日
  • 乡镇男人的一生错误
  • 憋了20多年的事情了。终于忍不住想要说一下我出生在一个四世单传的乡镇的家庭,小的时候,由于家庭条件问题,从小父母就不怎么管我,跟着爷爷奶奶在一起,晚上就爷爷一个人睡一个床。我和奶奶睡一个床,当时90年代。不比现在。现在到处都是空调,夏天不怎么感觉到热。那时的夏天真的很热。特别是晚上睡觉。农村的老
  • 73 02月01日
  • 巨大的错误?
  • 第一章我沉迷于网络色情多年了,虽然和我那性感的46岁娇妻共同渡过了28年的幸福岁月,可我心里还是默默期待着某些禁忌的发生。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地希望能实现内心的幻想。这些幻想都关乎我老婆杰姬,我一点都不想和别的女人上床,我仅仅是无比期待我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最好是我也在场。慢慢地我开始爱上致力于描
  • 65 02月01日
  • 海外绿帽系列001-巨大的错误?
  • 第一章我沉迷于网络色情多年了,虽然和我那性感的46岁娇妻共同渡过了28年的幸福岁月,可我心里还是默默期待着某些禁忌的发生。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地希望能实现内心的幻想。这些幻想都关乎我老婆杰姬,我一点都不想和别的女人上床,我仅仅是无比期待我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最好是我也在场。慢慢地我开始爱上
  • 79 01月31日
  • 愿望错误实现后的生活
  • 「求求你,绫音……轻点,外面……啊……还有人……」我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讨饶的话,可身后的少女却是充耳未闻,在我小穴中来回抽动的肉棒还加重了力道,带来了更为强烈的快感,这令我不敢继续开口,生怕一个没忍住会叫出声。见到我强忍喘息的样子,将我顶在墙边用背入式干我的绫音不怀好意的一笑,「莉酱,忍着可
  • 63 01月29日
  • 美丽的错误
  • 小丽是我的小姨子,今年25岁,长了一副魔鬼身材,特别是那胸前高耸的双峰和那丰满的肥臀,加上黑黑的长髮下那张娇美的脸庞总是让人想入非非。小丽是属于性格比较文静而思想又比较开放的那类女人,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和我平时话也不多,直到有一次我们在我家独处了一个上午之后。我们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关系。那是7月初
  • 57 01月29日
  • 无言的错误
  • 我老公是个职业军人,三天二头不在家,长在基地,大概半个月才会回来一次,有时候有任务时更离谱,像是基地移防啦,或是重大演习之类的,几乎都要二~三个月才回来一趟,而我这做太太的只能把握这珍贵又短促的时间,疯狂地与老公做爱,以舒发这些日子的苦闷及难受………..当老公不在家时,只剩我和儿子,要说我儿不乖嘛
  • 64 01月29日
  • 天使的错误
  • 随着人们尖叫声的逐渐远去,我的意识也渐渐的离开了我.??什么……这是哪里呀,是传说中的天堂吗?当我看着到处背着翅膀飞着的人们的时候,我的意识终于回到了我的身体."你醒了呀,跟我走一下,好吗?""啊!~"我旁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是背着翅膀的那种."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我怎么会到
  • 65 01月28日
  • 前戏错误三重奏:A片、酒精、鸳鸯浴!
  • 人们休闲的时间多了,夫妻与情侣亲密的机会也多了。在假期里,也许你想制造些浪漫,比如点上蜡烛,来杯高级红酒或洗个鸳鸯浴,只要充分发挥创造性的想像力,在全身的敏感部位「多加关照」,都能让对方得到「性趣」。但是很多时候这种浪漫前奏不是不能用,而是用错了方法,适得其反,非但没有使两个人的做爱过程达到一种新
  • 67 01月28日
  • 防性病的14大错误观念
  • 防性病的14大错误观念观念1错误-只要使用保险套就一定不会感感染性病!正确-保险套虽然是预防性病最好的方法,但并是万无一失,因为保险套使用不当(如未完全套入,性交一半才使用,射精后持续还有性交的动作等)或保险套品质不佳在性交中途破裂,还是有感染性病的机会。观念2错误-性行为前服用维生素
  • 69 01月28日
  • 警惕!你不知的错误性观念
  • 误观念之一:通过了妇科常规检查就万事OK每年体检,柴娟都会很贴心地为女同事们安排妇科常规检查,她和大家一样,以为通过了这样的检查就万事OK了,但是,一次无意中和医生聊天,柴娟才知道,例行公事的常规检查往往对性病无能为力。美国一家卫生机构调查:大部分女性对性病一无所知;仅仅1/4的女性略微了
  • 76 01月28日
  • 了解性生活的七种错误观念
  • 我们面对性,有许多貌似正确、合理的观点,其实,与性爱规律相距甚远……错误观念之一:爱抚时对方是否能满足你应负全部责任。爱抚是两个人的事,对方能否满足不可能全是你的责任。不过如果你能顾及对方的需求,的确能提高对方的乐趣.错误观念之二:亲热时你越注意性表现,性表现就越好。这是大措特错,
  • 65 01月28日
  • 错误
  • 错误发言人:鸟人提供者:DaisyatT2我蛮喜欢看一些有关乱伦的文章或影片,或许在这个虚伪且处处讲伦常道德的现实社会中,那似乎是一种无形的解放。当然,我也让它在我的生活中发生。那个男人——我的父亲,正赤裸地侧躺在我的大腿上熟睡着。我一手抚摸着微凸肚子,一手拨弄他略白的头髮,我
  • 81 01月2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