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0ROjRUODL">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三章 情愫暗生

  秦朝的四楼是盛世夜总会,光是最低消费就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因此这群学生刚才还大步走进包厢,不过等坐下后,环顾周围那金碧辉煌的装潢,想起这里的高消费,顿时都冒出一身冷汗,因为即使大家分摊,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何况大家几乎都阮囊羞涩,甚至连买一瓶啤酒的钱都没有。

  这间包厢能容纳三十多人,装潢和一般的夜总会略微不同,极端富丽堂皇,甚至还有酒吧等设施。

  柳清月脸上浮现醉酒后的红晕,和那女班长聊了一会儿后,就来到张俊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说:“老公,我同学他们都没有钱了。燕环说她的户头也就只剩下两、三千块,胖子他们也没多少钱,估计待会凑一凑还不够还,因为燕环说这里太贵,让你一个人出钱他们过意不去,我看我们还是换地方吧!”

  “他们在担心这件事?”

  张俊顿时皱起眉头,但看着其他人略显忐忑的模样,倒是清楚他们心中的想法,心想:看来我说要请客,似乎让他们觉得过意不去。

  “嗯,环姐还要寄钱回去给孩子用,所以她也不敢花太多。”

  柳清月满脸为难地说道。

  “孩子?她有孩子了?”

  张俊感到诧异至极,回头打量着那位女班长,现在他才知道她叫燕环。

  只见那女班长穿着白色齐膝短裤、休闲衬衫,有张标准的瓜子脸蛋,五官也清秀,并戴着一副眼镜,虽然看起来不如柳清月惊艳动人,但气质文静。

  张俊不由得心想:她看起来顶多二十多岁,怎么还有孩子了?

  “嗯,环姐有个三岁的女儿了。”

  柳清月见张俊很惊讶,解释道:“环姐现在在读研究所,我们会喊她班长,是因为她在大学阶段时,每一年都是担任班长,虽然她跟我们不同届,但我们的关系很好。而且别看她外表年轻,她都已经二十五岁了。”

  “真是看不出来啊!”

  张俊仔细地打量着那女班长,见她身材娇小玲珑,但身体比例好,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没想到竟然已经生过孩子了。

  “是啊,环姐她……”

  柳清月刚想说话,张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哟,冤大头来了。”

  张俊拿起手机一看,先对柳清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清了清嗓子,这才接起电话,语气有点生硬的说:“王哥。”

  “小俊,在哪里玩呢?”

  王东来完全忽视张俊语气中的不快,仍语气亲热地说道。

  “盛世夜总会。”

  “嗯,那你们年轻人玩,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王东来沉吟一会儿,笑呵呵的说:“刚才那不长眼的东西被我骂了一顿,本来想请你喝一杯道歉的,不过还是等改天我再找你。而那人也跟我说了,今晚你们在那里消费多少,就都算他的,你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他计较了。”

  “我哪会啊?”

  张俊笑道:“我倒不介意陪人玩玩,就怕挡了你的财路。王哥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搞点小买卖,还不太敢得罪人,就怕随时会关门大吉。”

  “好了,咱们明话明说。”

  王东来笑道:“这次来省城,我确实是要做点小买卖,若你要看得上眼,咱们就一起。我先不跟你多说了,怕打扰到你的兴致,但你可不许付一毛钱,明天我会将钱汇到你三和的户头上。”

  “行!之后我们再找个机会喝一杯。”

  张俊见王东来都把话说到这分上,当然不好再多说什么。

  电话一挂掉,张俊见其他人还是很拘谨,也明白他们在担心什么,但现在他也不用花钱,当然不介意做顺水人情,立刻将服务生叫来,并拿着酒单,毫不客气地说:“你替我们安排小吃,酒要人头马诚印,最好是兑苏打水,嗯,先来五瓶,还有皇家礼炮也要……”

  “喂,你老公在想什么啊?”

  女班长林燕环手上也有酒单,在看到上面的价格后,脸顿时就白了。

  “你就放心吧,今晚的帐单我们会付。”

  柳清月呵呵笑道,并且感觉很有面子,尤其看着其他人惊讶又羡慕的眼神,更是满足她一直没满足过的虚荣心,所以看着张俊的时候,眼神柔得都要能掐出水。

  大家闻言顿时欢唿雀跃,气氛变得热络,甚至当酒水端上来的时候,众人立刻喝了起来。

  林燕环见有那么多的洋酒和小吃,粉眉微皱地说:“喂,你的钱是用印的啊?”

  “姐姐,你就喝吧……”

  柳清月知道林燕环的性子,她虽然不小气但很节俭,但觉得没必要和她解释王东来的事情,便拿着骰子,喊着要和她赌。

  林燕环见张俊笑着没有说话,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张俊花钱要让大家助兴,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再给张俊一个充满歉意的微笑后,就和柳清月玩起来了。

  原本张俊想坐着就好,但拗不过郭胖子的热情,过一会儿,他也脱下西装外套,加入他们的战团。

  一群人喝着酒、玩着骰子,偶尔五音不全的唱着歌,无拘无束的嬉闹、肆无忌惮的叫喊。张俊还真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这是他第一次跟着同龄人一起疯,逐渐就融入他们的团体中,彼此开着黄色玩笑、大口喝酒,不禁有些乐晕晕的。

  众人闹了大半夜后,除了张俊之外,其他人都有些醉了,甚至有两、三个不会喝酒的女生都趴在沙发上睡死了,不过她们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嘴边都挂着笑入眠,而柳清月和林燕环等几个女孩子则说话有点结巴,但仍是欢声笑语不断。

  直到凌晨,几乎不少人都喝挂,连脚步都不禁脔得飘浮,而包厢内唯一的厕所门外则是排满人,而张俊左等右等也没有上厕所的机会,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四眼田鸡和婷婷进去。

  张俊想到四眼田鸡和婷婷可能在里面做坏事时,在邪笑之余,只能向服务生打听外面的厕所在哪里,然后走出包厢。

  在走廊尽头有两间独立厕所,但张俊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喧嚣声,有男人的轻蔑笑声,还有女孩子愤愤不平的叫喊声,并可以看到夜总会经理在门口劝说着,声音有些慌张及无奈,仔细一看他甚至连额头都出汗了。

  “他妈的,连外面的厕所都有人占。”

  张俊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毫不客气地将夜总会经理推到一旁。

  只见在厕所内,林燕环正憋红着脸骂着一名西装革履的胖子:而那名胖子明显喝醉了,此时色迷迷地打量着林燕环,并对那经理骂道:“妈的!什么时候来这么漂亮的小妞,也不跟我说一声!早知道的话,我就点她的台了,妈的……”

  “你们先给我滚出去。”

  这时,张俊感觉膀胱都要胀疼了,也没有多想,就连推带拽的把林燕环和那胖子都推出去,砰的一声就将门关上,然后上厕所。

  当张俊解决完生理需求后,走出厕所后,却发现闹剧还没结束,那胖子还拉着林燕环的手,嚣张地大喊着,经理则在一旁劝告着,林燕环则眼眶微红,似乎受到很大的委屈。

  张俊见状,立刻上前抓住那胖子的手,并狠狠一掰,皱着眉头喝道:“干嘛?”

  “你撒你的尿,管什么闲事?”

  那胖子手一疼,火气也上来了,但一看张俊的穿着和健壮的身材,不禁愣了一下,说话分贝也开始降低。

  “先生,她确实是客人,不是我们的小姐。”

  经理在一旁都快要哭了,因为刚才他都说了那么多遍,但这胖子就是不知趣,尽管酒店的后台硬,不怕人来闹事,但他也不想得罪熟客,而且如果闹起事,最后损失都会算在他头上。

  “滚蛋,老子明明看她从包厢走出来。”

  那胖子不满地喊道:“不就要钱吗?老子又不是不给,而且老子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的价钱。刚才我和她说,在厕所干一下就给她两千,但这小姐是镶金的啊?竟然还给老子脸色看。”

  “你嘴巴放干净点。”

  林燕环气得全身颤抖,并躲在张俊的身后狠狠瞪着那胖子,任眼泪流过脸庞,却没有哭出声。

  “干净个屁!不过是拿钱躺下的货色,还要我夸你啊?”

  说着,那胖子的脚步不禁晃了几下,明显是喝多了。

  “你们先回去吧,抱歉……”

  经理想让张俊带着林燕环先走,奈何那胖子就是不识趣,并且眼看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聚集,他急得浑身都是冷汗。“放心,处理这件事我有经验。”

  张俊能感觉到有一双小手抓着衣服,回头看到林燕环那倔强却又委屈的模样、看着她泪痕斑斑的小脸,再一听到那胖子说的话,他的心里顿时火了。

  “算了,我们走吧。”

  林燕环见张俊的脸色变得狰狞,心里顿时有些不安,尽管受到委屈,但她也害怕会惹来麻烦。

  犹豫了一阵子,林燕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毕竟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恐怕她得罪不起对方,虽然对方的侮辱让她很愤怒,但好在也没吃到亏,便心想:既然如此,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急着开房间呀?”

  那胖子见林燕环想走,便上前一步挡在林燕环的身前,明显想要继续纠缠她。

  “先生,你这样为难人,我们实在很难办事。”

  经理劝说了半天,现在明显也有火气,虽然语气仍带着客气,但却多了一些生硬。

  张俊见那胖子如此嚣张,血气顿时上涌,连青筋都控制不住的暴起,伸手阻止经理继续劝告,并把名片递到他的面前,沉着脸说:“把这个给你们老总,他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

  经理犹豫了一会儿,但他吃这行饭,心思自然八面玲珑,一看张俊穿的是名牌货,再看这张名片品质极好,顿时有谱,再看了看那嚣张的胖子,最后点了点头,拿着名片离开了。

  “美女班长,见过男人打架吗?”

  张俊见经理走了,冷笑一声,就扯开领带,然后脱下衬衫,在喝了酒后,浑身躁热,穿着这套衣服实在难受。

  “看过啊,但还是算了吧。”

  林燕环哪会不明白张俊的意思?顿时紧张地说道。

  林燕环接过张俊递来的衣服,再看到他那白色背心下的健壮身体,散发出属于男人的阳刚气息,顿时脑子一僵,唿吸隐约变得急促。

  “拿好我的衣服,别弄皱了,这很贵。”

  说完,张俊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并在那胖子微露怯色时抓住他的衣领,就打了他一巴掌。

  那胖子没预料到张俊会先动手,让他几乎是傻了眼,完全没有反应。

  以前张俊做的是搬运工之类的粗活,现在则是经常游泳、健身,又喜欢打篮球,张俊的力气何其大?加上他这一巴掌积蓄力道,并狠狠打向那胖子,会有多疼也就可想而知。

  只听啪的一声,声音极为响亮,就连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仿佛都感觉到脸上挨了一巴掌,而且还能看到张俊的手掌都青筋暴起,甚至连林燕环都觉得脸上一疼,腿都有点发软。

  “你这个龟儿子……”

  张俊还想继续动手,却发现那胖子居然翻着白眼晕过去,而且脸颊一片红肿,甚至还有血水从嘴角往下流,还有一颗牙齿也掉落在地,这模样可谓惨不忍睹。

  “没事吧?”

  林燕环怕张俊这一巴掌将那胖子打出问题,连忙上前紧张地问道。不过当她看着张俊这强壮的身体挡在身前时,心跳不由得加速,就连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棒动。

  “妈的!真不禁打,这种体格也敢出来惹事?”

  张俊手一放,那胖子立刻瘫软在地上。

  张俊冷笑一声,才想说什么时,就突然感觉头被敲了一下。

  “妈的!陈哥,你没事吧……”

  原来是张俊等人的动静太大,那胖子的朋友也出来了,而那群人就趁着张俊没注意时,拿着一只酒瓶砸到他的后脑杓上,而他身后也陆续冲来十多个人。

  “妈的……”

  张俊感觉脑袋一疼,哼了一声,就把林燕环推到一旁,然后连看都没看就猛地往后踢。

  这时,打张俊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张俊狠狠踹倒在地,并在地上难受得打滚。

  “妈的,你这小子找死……”

  这时,有八个人冲到张俊的面前,先把倒在地上的两人扶起来,其他人则虎视耽耽地瞪着张俊,仿佛恨不得直接把张俊撕了。

  “美女班长,有人为你单挑那么多人吗?”

  张俊见对方人那么多,心里也暗生警戒,但他从小就逞强好胜,因此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却脚步轻浮,而且他对自己有着无比信心,因此毫无怯色。

  “报警吧……”

  林燕环见对方那么多人,本想要报警,却发现手机在包厢内,顿时急得流出眼泪。

  “嗯,等会儿再报警,你先进去。”

  张俊将林燕环推到厕所内,也不管她的叫喊声,就直接把门反锁,然后回过头狠狠瞪着那些人,眼里丝毫没有怯意。

  “妈的,打他……”

  胖子被人弄醒后,随即手指向张俊,愤怒地叫喊道。其他人闻言,就二话不说地冲向张俊,只见一个光头冲在最前面,一拳就朝张俊的面门打来。

  “来啊。”

  张俊怒吼一声,一拳把那光头打到一旁,但肋上挨了一脚。

  眼看好几个人都冲上来,张俊采取左右开弓的攻势,也不管身上挨了多少下,就对着那群人拳打脚踢,尽管身体很疼,但他却凶猛异常,一时间打得人仰马翻。

  虽然有十几个人围着张俊,但张俊模样凶猛、毫不示怯,甚至在那群人的夹击下,打得他们都倒在地上捣着肚子哀号。

  而那胖子最倒霉,张俊猛地一脚踹在他的脸上,他随即又晕了过去。

  最后,走廊的吵闹声惊动到整层楼的人,当柳清月和众人出来看时,一看到张俊一个人打那么多人时,顿时感到担忧不已。

  不过喝得脸色发红的郭胖子,则二话不说地抄起一只酒瓶,然后往其中一个人的头砸下去,而四眼田鸡虽然瘦小却也有股狠劲,猛地一拐也把其中一个男子打倒在地,而其他男孩子顿时血气上涌,全都冲上去。

  “张俊还挺猛的嘛。”

  柳清月纵然感到担忧,但见张俊一个人打十多个人,而且觉得他那挥舞着拳头的样子很帅,但看着身旁受到惊吓的女孩子们,她立刻冷静下来,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雪妮。

  打了半天,直到上百名保全出现,这才控制住情况。

  以往,酒店都会请警察处理,不过这次夜总会总经理看着一地狼藉,皱了皱眉头,哼道:“把人全送到保全室。”

  最后,两方人马被分成两边,然后张俊等人被带到保全室。

  虽然张俊不知道那胖子那边的情况如何,但据他所知,他起码打晕一半的人,还有人被他踹到脸,估计不死也得整容。

  而张俊这边,虽然四眼田鸡的眼镜被打破,但脸上也只是瘀青跟擦伤,而郭胖子在学校是篮球队,体格也不错,基本上没受什么严重的伤。

  “老公……”

  此时,柳清月推开门走进来,手上则牵着哭得像泪人儿般的林燕环,而见张俊等人身上带伤、衣服也破了,但见张俊好像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婆……”

  由于张俊身上的背心已经被扯烂,露出肌肉,让林燕环看到顿时脸红,虽是泪眼婆娑,却又忍不住偷看张俊几眼。

  “你都没为我打过架……”

  柳清月嘟着小嘴,醋劲大发地说:“曾听过你为了姚楠,在老街上打一场架,那次还闹得三和的人群体出动。而这次,你居然不是为了我打架,我吃醋了……”

  “得了你!你若喜欢这种英雄救美的桥段,就抓一个进来揍吧。”

  张俊搂着柳清月,看着柳清月小脸红晕,显得艳丽迷人,本想狠狠吻着她,但碍于现在人多,还是先压制住欲望,心想:漫漫长夜,我就不信你逃得了我的手掌心!

  “好了!想想这事该怎么处理。”

  林燕环听着柳清月的话,俏脸顿时一红,觉得“英雄救美”真是好老土的桥段,不过当她想起张俊挡在她面前时的模样,她就感觉脸上发烫,心跳也不禁加快,而且这不同于酒后的兴奋,有种莫名的晕眩感。

  张俊等人在保全室待了一会儿,气氛倒也轻松,因为张俊早就心里有数,夜总会的总经理不可能不认识他,而且入股这种地方的人通常都有势力,处理这种事情是轻车熟路,而且张俊看那胖子的长相不像是什么厉害角色,估计不会吃亏。

  而原来那胖子是城里某个部门的人,和他厮混的则是混混。而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被张俊打翻,当然倍感丢脸,根本不肯妥协夜总会的调解。

  过没一会儿,警察以寻衅滋事的理由,打算要带走张俊等人,结果夜总会总经理心一横,再加上雪妮已经打通电话知会他们的上司,因此来处理这件事的警察全被叫回去。而且事实上,夜总会的人和警察很熟,一般处理这些事情时,双方都会给些面子。

  照理说,发生这种事情后,胖子等人应该会知道收敛,不过他们明显酒喝多了,一点都分不清轻重,眼看叫警察没用,便拿起手机叫一些地痞流氓前来,估计是不肯善罢甘休。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西装笔挺,看起来斯文,但国字脸却令人感觉严肃,他一看见张俊,马上道歉道:“张总,对不起,是我们安排不周。我刚知道您今天会来这边视察,不过外面有事赶不回来,让您受到惊吓了。”

  “没事的,又不是没见过这种人。”

  张俊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先前和保全的交谈中,张俊知道这中年男子是夜总会的合伙人,不仅有钱、有势力,还有门路,因此才跟酒店合作这间省城内数一数二的夜总会。尽管双方是合伙人,但在势力和钱财上,秦霜更胜一筹,所以他虽然打理着生意,却一直以代理人自居,而他年轻时也是一个能压得住场面的流氓。

  “杨总……”

  这时,一个经理跑进来,附在那中年男子耳边说几句话。

  杨总顿时皱起眉头,为难地看了张俊一眼,沉着脸说:“张总,那些人虽然上不了台面,但在省城还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本来做生意就是要和气生财,可他们聚集很多人堵在大门口,恐怕会影响形象,您看……”

  “你处理就好了,只是别搞得太张扬了。”

  张俊当然明白杨总的意思,因为他负责打理夜总会的生意,投入的金钱恐怕是他大部分的家当,因此自然不希望惹事生非。

  “明白了,那我去处理。”

  杨总见张俊有息事宁人的打算,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在门口叫嚣的人是什么货色,他当然十分清楚,因此别说是新老板出马,凭他就能搞定。

  “张总,要不要我们派车送您……”

  杨总一边思索该怎么解决,一边殷勤地说道。毕竟夜总会他有股份,当然不愿意再惹是非,虽然处理那些小混混他比谁都在行,但他就怕张俊有火气,而且若真闹出什么事,秦朝或许不会受牵连,但可能会影响到夜总会的生意。

  “不用,我们从后门走就可以了。”

  张俊当然明白杨总的担忧,原本他看着身上那破烂的西装,还真是一肚子火,但见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必要再计较,不然也是和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再说他们也没吃亏,所以张俊还是决定息事宁人。

  郭胖子等人本来还想出去再打一场,甚至就连那身体瘦弱的四眼田鸡都想出去打,但现在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最后,张俊牵着柳清月离开夜总会,而林燕环则拿着张俊的西装,若有所思地看着张俊的背影,脚步不禁脔得缓慢起来。

  众人出来后,冷风一吹,顿时就清醒不少,对刚才的事情感到害怕,顿时就跑了三分之二的人,甚至连四眼田鸡和她女朋友都跑了。

  而郭胖子则是难掩兴奋地拉着张俊的手,说要再喝点,而剩下的六、七个人也有些饿了,何况张俊看着柳清月楚楚可怜地说肚子饿时,根本拒绝不了,因此众人又坐计程车,来到了一家有名的火锅店吃了起来。

  郭胖子的洒脱和热情就像石头一样,再加上其他人都一副德性,张俊就来者不拒的和他们碰杯,期间夜总会的老板和王东来都有打通电话给张俊。

  林燕环和另一个女孩子则是低声闲聊,偶尔喝几杯酒。

  柳清月则依伥在张俊的身边照顾着他,不时夹菜、倒酒,令其他人感到万分羡慕。

  在酒足饭饱后,众人都觉得有点头重脚轻。

  郭胖子的酒量不错,虽然脸色通红,但还是满清醒的,于是他便答应要送其他人回家。

  等到郭胖子等人坐车走了之后,张俊抽了一根烟,见林燕环还在,就笑道:“美女班长,怎么了?”

  “没事,我住得近,走路回去就行了。”

  林燕环看着张俊脸上色色的笑容,顿时感到慌张,本来带着几分的酒意全都醒了。

  “老公,我一直想问你……”

  柳清月挽着张俊的胳膊,那丰满的胸部蹭得张俊的心中不禁有点起火,问道:“房间的密码是多少啊?”

  “啊……”

  张俊顿时脑子一晕,心想:该死的!怎么把这件事忘了?而且现在都凌晨两点,再打电话给雪妮会吵到她,更要命的是卡、钱什么都带了,就是没带身份证,这下想开房间都没办法。

  “要不去我家……”

  林燕环脸上醉酒的红晕掩饰住羞涩,并故作用平淡的口吻说:“反正就只有一个晚上,而且我家离得近,走几步就到了。”

  “嗯,好……”

  柳清月闻言,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也不管张俊就答应林燕环的好意。

  林燕环的房子位于一个老旧的街区,道路不仅脏乱,还坑坑疤疤不太好走,甚至没有几盏路灯,而在这个时间,街区十分安静,好像随时会有罪犯从阴暗处出现。

  这个街区的住户大多是外地来的打工者,房子的楼梯口一片黝黑,就连台阶都十分破旧,由于张俊曾经过过穷日子,倒没多少感觉,觉得只要有床可睡就可以。

  林燕环在前面引着路,不时回头看张俊两人的表情,见张俊没有嫌弃的意思,就松了一口气,毕竟她以为张家是富家子弟,难免担心张俊会适应不良。

  林燕环先打开锈迹斑斑的老旧铁门,而里面的木门更是破旧不堪,甚至连木板都裂开,还可以看见虫蛀的痕迹。

  进门之后,林燕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久没有收拾了,房子有点乱。”

  “比我们以前住的寝室好多了。”

  柳清月笑呵呵地说道,因为尽管房间不大,但可以发现林燕环收拾得井井有条,即便看起来老旧,但很整洁。

  虽然房子不大,客厅也小得可怜,连沙发都摆不下,而地板上有摆一些巧拼板,往里走是一间浴室,旁边有两间房间。

  林燕环拿来拖鞋,说:“这里是我和一个学姐合租的,现在她回老家,今天你们就睡我房间,我去睡她那边。”

  “好。”

  柳清月笑道,然后竟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月月,你在干嘛啊?”

  林燕环见柳清月竟然直接脱衣服,立刻不好意思地说道。

  “呋,你又不是没看过,而且他是我老公,怕什么?”

  这时,柳清月的身上只剩下贴身内衣,被胸罩包裹的乳房挤出深邃的乳沟,白暂的皮肤、修长的美腿,这惹火的身材万分养眼。

  “但你也别这么邋遢啊!”

  说着,林燕环捡起柳清月扔在地上的衣服,然后整齐地放在一旁。

  “老公,你去洗操,浑身都是汗,臭死了。”

  柳清月埋怨道。

  虽然张俊打了一架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不过酒味、火锅味和汗味混杂在一起确实不好闻。

  “但我没有衣服换。”

  张俊立刻抗议道,并不由得咽着口水,看着柳清月那火辣的身材。

  虽然柳清月身上那红色内衣的款式还算保守,但她的身材火辣,加上那半遮半掩的诱惑,令张俊不禁开始想那旖旎的春光。

  “光屁股就好了……”

  柳清月竟然想也不想,就说出这种话。“我去睡了。”

  这时,林燕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她应该识相点离开,因此话一说完,她立刻转身回房间。

  “老婆,去床上等我。”

  此时,张俊只觉得欲火焚身。

  “待会我也要洗,我先看一会儿电视,等你出来。”

  柳清月妩媚地笑道,然后伸手摸了摸张俊的胯下,再把张俊推入厕所内,就把门关上。

  “红色毛巾是我的,你们可以先用……”

  林燕环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只见浴室只有一米平方公尺左右,却堆满盥洗用具和化妆品。

  当张俊伸手拿着那条红色毛巾时,他脑中马上就浮现第一个词:干净。

  随后,张俊打开热水,让水肆意洗着身子,脑中则想着待会要和柳清月同床共枕的情景,但不知道为什么,张俊突然想起林燕环躲在他背后哭泣时的倔强模样,令他脑子有些发晕。

  • 春满四方城
  • 我太太还有三个月便生产了,外母担心我俩没有经验,便要求女儿回娘家暂住,方便照顾。因为我平时的工作都很忙,对外母这个建议简直求之不得。结果我在太太不在家的日子,结识了一班左邻右里的雀友,这些雀友不但牌品好,床上功夫更好,再加上我因为太太怀孕,而禁慾了整整三、四个月,令我一发不可收拾。某天的周
  • 318 02月13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后记:作者的话:
  • 不停流逝的时光,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在汗水和泪水的堆积下,一栋栋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侵占着越来越多的绿地,在所谓城市化的过程中肆意的糟蹋着大自然的美好。 标榜着现代、科技,或者说是时尚的生活,让忙碌的人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艰难的追赶着所谓生活的脚步,
  • 203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六章 天生岳父命
  • 炎炎夏日,毒辣的太阳肆意一天以后,晚霞一点点的布满天际,一望无边的长天到处都是昏黄的一片,正是一天中最凉快的时候。伴随着阵阵泥土与树木的香味,风轻轻的吹拂过安静的清水湖,带着惬意的清凉让人感觉精神倍增。 临湖的张家大院里,这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后院的小竹林内,几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正欢天喜
  • 193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五章 妮妮傻傻的第一次
  • 湛蓝的大海,浪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只海鸥掠过。 沙滩上,张俊笑看着在浅海水中的妮妮,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因为妮妮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而今天她已经要去高中报到了。 “妮妮,别玩了,我们要去学校报到了。” 张俊喊道。 妮妮闻言,回头看着张俊露出洁白的牙齿,脸颊上露出两个浅
  • 247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四章 兄妹涟漪
  • 在通向省城的高速公路上,顶极的沃尔沃房车快速而又平稳的行驶着。 张俊一边专注地开着车,一边看着开始落下的雨水,皱眉说道:“看样子好像要下雨了,可我们出来的时候记得是晴天啊!” “我有看过天气预报,我们那边是晴天。” 叶子坐在后车座上,一边打量着阴暗得可怕的天空,一边用手机上网
  • 201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三章 女人的沦陷
  • 第二天,当谢润萍起来一看到满床的凌乱,顿时惊叫一声,瞬间吓醒还在睡的张俊两人。 而谢润萍一动之下,顿时感到嫩菊一阵火辣的疼痛,让她顿时明白昨晚发生什么事,而嘴角残余的味道也让她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 而姚楠起床时,隐隐也知道事情的经过,脸色一红,哀怨的白了张俊一眼,但没有多说什么,对
  • 179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二章 母女洞房夜
  • 姚楠的婚礼也是在三和举行,过程倒算是中规中矩,穿上新娘装的姚楠显得美艳又性感,而谢润萍则是和她双亲以长辈的身份出现,并看得出来二老对张俊这个孙女婿很满意,也没注意到那两个可爱的小花童就是张俊的女儿。 而张俊这方的代表,由于姚楠家不是像秦家那样的豪门望族,苏定昆和张名山自然是来不了,而张晓
  • 389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二十集 第一章 婚事笑谈
  • 时光飞逝,在欢声笑语中,五年的时间就像是弹指一瞬间般,就算每一天有着不一样的欢笑和回忆,但当天空繁星遍布、太阳初升的循环不停进行时,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时间的洪流,但你可能正承受着痛苦、正享受着幸福,而忽略它的存在,但它却伴随着你的出生直到终老。 每座都市都在日新月异地变化着,可那繁华而又忙
  • 134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六章 凄苦过往
  • 以往充满欢笑的X 大中,此时满是离别的伤感,甚至有不少情侣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而入学的新生则仿佛为学校注入了新血,个个好奇地打量着这间他们即将度过四年的学校,他们有兴奋、有忐忑,还有失去束缚的期待。 走在教学楼的长廊上,到处都是大四学生在摆地摊,他们卖的大多是旧书和日常用品,有些学姐穿得很
  • 142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五章 洒后偷情
  • 张俊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现在是凌晨四点,这时张俊只觉得浑身僵硬,却又有种说不出的轻松,看着床单上巴掌般大小的处女血迹,更觉得心满意足,然后张俊走出房间,并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 随后张俊到浴室洗去一身疲惫和酒意后,由于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出来时只围了一条大毛巾。 当张俊经过洗手台前时,
  • 162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四章 旖旎破处夜
  • 林燕环的房间内,除了铺在地板上的床垫之外,还有一个塑胶衣柜,里面堆满女人的衣服,尽管也有内衣,不过在这种环境中不会显得特别香黯。 而房间内十分整洁,双人床垫上铺着蓝色床单,并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卡通人物抱枕,好像都有些年代,不过洗得十分干净。 当张俊洗完澡、吹干头发后,就穿着短裤躺在
  • 187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三章 情愫暗生
  • 秦朝的四楼是盛世夜总会,光是最低消费就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因此这群学生刚才还大步走进包厢,不过等坐下后,环顾周围那金碧辉煌的装潢,想起这里的高消费,顿时都冒出一身冷汗,因为即使大家分摊,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何况大家几乎都阮囊羞涩,甚至连买一瓶啤酒的钱都没有。 这间包厢能容纳三十多人,装潢
  • 125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二章 年少轻狂
  • “色鬼,快醒过来啦!” 此时,张俊身处在美梦中,只听到耳边有一阵声音甜腻的轻唤,并有一只柔软小手正摇晃着他的手臂。 “色鬼,快起来!” 此时,柳清月睡眼惺忪地一边拉着张俊的手,一边神情着急地看着时间。 本来,柳清月只想小睡一会儿,岂料居然睡到傍晚,并且已经有不少催促的电
  • 154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九集 第一章 省城之行
  • 行省城十分繁华,随处可见高楼大厦林立,宽敞的道路也因为车流量太多,而时常塞车。 而省城的经济十分兴盛,可虽然许多人的收入高,但这也意味着高消费,因此住在这里的人不一定觉得幸福,每天除了要面对灯红酒绿的诱惑之外,还被钢筋水泥的牢笼所囚禁着,失去了人情味,连眼泪都显得“文不值。 省城最
  • 133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六章 体贴备至
  • 厚重的窗帘遮住白天应有的亮光,但从一丝缝隙中,那扰人清梦的晨光还是透进黑暗的房间内。 张俊哼了一声,随意转动着手臂,顿时感到无比舒服,觉得身体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柔软的感觉,似乎全身的肌肉都变得轻松了,就连屁股上硬邦邦的肉都变软,那种感觉甚至比做爱还要爽上好多倍。 张俊脑子一片迷煳,
  • 131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五章 爱的保养
  • 李欣然的新家位在县城偏静的新建高级社区,她在出示门卡后,车子缓缓开进社区内。社区前面是公寓,后面则是依山傍水的别墅群,虽然在建筑外观没有区别,但从院落装饰和花草种植就能看出主人们的各自品味,不过还没有太多住户入住,十多栋别墅只有两、三栋有灯光,猛然一看一片昏暗,也有点冷清。 李欣然搬家的
  • 134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四章 家的感觉
  • 漫长的冬天过去了,短暂的春天在鸟语花香中不知不觉的流逝,很快炎热的夏天来临,清水湖再次迎来盛夏,处处可闻知了的叫声,影影绰绰的柳树,到处可见绿草红花、高山流水,让清水湖景区迎来旅游的高峰,旅客络绎不绝,尤其消暑项目更是人满为患,让三和度假村的客房更是供不应求。 在成功的宣传策略下,游客越
  • 138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三章 偷情的一夜
  • 备至深夜的清水湖十分幽静,偶尔有清风吹过,让湖岸树木微微晃动。 夜空有繁星点缀,还有皎洁明月高挂在其中,当月光映照在湖面上时,形成一片波光,让清水湖显得宁静又迷人。 此时,一艘游艇破开湖面,带着阵阵涟漪朝湖心处开去。 游艇的驾驶室内灯光明亮,张俊一只手把舵,看着一岸大山清静、
  • 164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二章 女儿的教育
  • 这栋大楼的三楼是间大型办公室,不仅有秘书台,还有一张巨大的会议桌和一般公司所需要的事务机器,而宽敞的大厅又有一套套的沙发。 姚楠坐在会议桌上,一双迷人的长腿交叠在一起,看着在办公桌后面忙碌的谢润萍,有些郁闷地说道:“妈,今天是你的生日,能不能不要这么忙碌?” “嗯……” 谢润
  • 332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八集 第一章 邪欲的旖旎
  • 四清县第一中学是县里最好的重点学校,学生大多家里有钱有势,不然就是成绩优异。 过完寒假,学生们还没从过年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学校就说要寒修而提早开学了。而“寒修”美其名说是为了提升升学率,让学生提前补习,实际上却是学校用以收取高昂费用的借口。而县城的其他学校虽然也会有寒修,却不像第一中学这
  • 161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六章 荒淫一夜
  • 随后,张俊脑中一片空白地走进浴室,然后打开莲蓬头,使热水流下来,而哗哗水声就像是魔音般,刺激着张俊混乱的脑子。 水蒸气让张俊的视野一片朦胧,而浴室特有的潮湿和热度都让张俊觉得别扭,尤其是在他还穿着衣服的情况下。 “叔叔,帮我洗……” 李彩谣红着脸一丝不挂地站在张俊的面前。
  • 182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五章 满怀心思
  • 夜晚的海风徐徐吹来,令人感到凉爽又惬意。 仆人们正在摆放着碗筷,女孩们则陪张名山说笑,聊着张俊小时候的糗事。 今天张名山十分开心,毕竟多年来的春节都过得冷清,但今年不只有张俊陪伴,还有一群人爷爷前、爷爷后的叫着,让他高兴得满脸通红,甚至开始幻想抱孙子的美事,而且一想到待会能品尝到张
  • 136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四章 新年旅游
  • HN的冬天不像其他地方寒冷,阳光充满暖意,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尤其在这正月,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寒意,甚至可以在街上看到穿着沙滩裤、拖鞋的人们,仿佛现在还是炎热的夏天,让人不禁揉着眼睛怀疑是不是眼花了。 此时,三辆加长版的宾士驶往偏僻的海边郊区,这里已经看不到高楼大厦,在笔直的水泥路两旁,是
  • 161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三章 萝莉双飞
  • 时序来到新春,尽管天气仍旧寒冷,却是小孩子最开心的时候,无论是新衣服、压岁钱、鞭炮,还有一颗颗玻璃弹珠,太多美好的回忆充斥着童年,不过到过年的时候,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芸芸众生各有各的烦恼,毕竟还是有人会烦恼过年时的花费,因此虽然是喜庆的节日,但也让人犯愁。 每到过年的时候,就有大批的打
  • 658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二章 姐妹花开
  • 温泉池冒着一股股水蒸气,姚楠则浑身酥软地靠在温泉池边上,闭着双眼享受着温泉对肌肤的洗礼。 姚楠浸泡在温泉中,俏脸上的高潮余红还没散去,并因为水的热度而更加明显,而且雪白胴体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吻痕,就像是颗颗鲜红的草莓散落在雪地般。 “这小妞竟叫得像杀猪似的……” 听着从楼上传来
  • 216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七集 第一章 温泉之旅
  • 在别墅的二楼,并没有过于繁琐的设计,水晶吊灯散发出暗粉色灯光,显得暧昧又充满说不出来的情调,巨大的落地窗上已经拉上窗帘,将窗外的浪潮与明月阻隔开来,房内俨然成为另外一个世界。 冰箱、酒柜等家具一应俱全,墙壁是让人觉得舒服的淡黄色,墙壁上并镶嵌着液晶电视,电视前面是一张KING SIZE
  • 169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六集 第六章 池中之春
  • 夜空万里无云,天上都是闪亮的星星,一眨一眨,就像明亮的眼睛般,皎洁的明月又圆又亮,比起八月十五不遑多让。 夜风清凉,耳边传来浪潮拍打沙滩的声响,树叶随风摇曳,发出哗哗声响,这是一曲大自然的旋律,让人听了心情愉悦。 一盏淡淡的黄色小灯放在桌上,而桌上早已经摆满一桌山珍海味,既然来到海
  • 142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六集 第五章 三个人的约会
  • 省南,是出名的海滨温泉度假区,位于南海之边,市区最偏僻的郊外。 在笔直的公路两旁是一座座高山,左方甚至可以看见海潮拍打着岩石,这里的冬天不会很寒冷,只是空气中的海腥味特别强烈。 在大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纷纷侧目,车内的人惊讶地看着只有电视上才会出现的顶级名车——一辆崭新的灰色蓝宝坚
  • 138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六集 第四章 情窦初开
  • 当被单掉落在地时,虽然韩妙玉醉意朦胧,仍可以感觉到身体有股凉意,只是她已经处于呆滞的状况,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 韩妙玉那对浑圆的嫩乳就像是倒扣的小碗般,形状漂亮而饱满,鲜艳的乳头则只有米粒般大小,小腹平坦,而小蛮腰则盈盈不堪一握,双腿修长而纤细,并穿着白色的蕾丝花纹内裤,清纯中带点天真,
  • 166 02月05日
  • 春满香夏-第十六集 第三章 销魂破处夜
  • 窗外是暴雨雷鸣,房内则是漆黑一片,只有电视萤幕发出的光芒时黑时亮,加上电影中压抑而恐怖的音乐,气氛一下子变得阴沉而吓人。 张俊坐在地板上,对已经看过的电影情节完全提不起兴趣,满心只想着要回家,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为什么又咽了回去。 而姚楠两人则脸色地苍白坐在椅子上,小脸上布满冷汗。虽
  • 209 02月0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