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风流无悔- 三十五、警花的喷火胴体二

  看到那黄一蕾的那正紧紧的包裹着那丰臀的薄薄的警裤上的那细小的几乎用肉眼分辩不出来的勒痕,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的一跳,眼前仿佛出现了那正紧紧的包裹着那黄一蕾的丰臀和那女性的身体最柔软而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的内裤的样子,刘成林仿佛看到,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正被那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微微的向外突出着,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连刘成林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看到那黄一蕾之后,怎么会出现如此的反应,但那种香艳而刺激的感觉,却让刘成林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冲动,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刘成林不由的慢慢的移动起了身体,向那黄一蕾的身体慢慢的靠了过去,随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靠近了黄一蕾,那刘成林明显的感觉到,那一阵阵的处女的幽香,正温合着一丝淡淡的汗味,从那黄一蕾的身体中散发出来,扑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那种让人说来出来感觉的幽香,顿时充满了刘成林的心肺。

  看到那黄一蕾的那因为激动的说话而不停的颤抖着的双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迷茫,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要让自己的躁动的心平静下来一样的,但是刘成林这样子做,不但于事无补,反面因为深吸气将那弥漫在空气中那黄一蕾的少女的体香给吸入了心中以后,变得更加的躁动了起来。

  感觉到有人靠近了自己,那黄一蕾的心中不由的一惊,多年的训练使得她不由的放弃了对那些保安的询问,猛的一下子就转过了身来,正好看到那刘成林正神色痴迷的看着自己,看到那刘成林的样子,黄一蕾的心中不由的又急又怒,在这种情况之下,黄一蕾不由的双手一叉腰,大声的道:“小子,你干什么,我不是叫你站在那里不要动吗,你走过来干什么呀,还不给我站到原地去,信不信我将你给铐起来。”

  黄一蕾的话,让刘成林不由的从那痴迷中惊醒了过来,看了看那黄一蕾的冷若冰霜的样子,刘成林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回到原地,看到那刘成林转过身后,那黄一蕾莫名的舒了一口气,但是同时,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黄一蕾美目一转,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那黄一蕾喊住了刘成林,转身对一个保安头领样的人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单间呀。”

  那保安头领一愣,不知道那黄一蕾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问起这种话来,不由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看到了保安的肯定的回答后,那黄一蕾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丝狠狠的神色,然后对那保安道:“那好,你带我过去吧,小子,你也跟我来,我要审问你,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放了你。”

  而在这时,那两个男警察也走正好结束了对那些保安的询问,听到那黄一蕾这么一说,不由的齐声的道:“师姐,可不能这样。”

  两个男警察当然知道,单独审问人意味着什么了,要知道,要盘问刘成林,在这个地方就可以了,而将刘成林带到单间里面去,却是=那些警察特有的一种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人的手段,在单间中,又没有其他的人在场,做为强势群体的警察,当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而那些受到这种待遇的人,十有八九会因为心虚而默默的忍受了,而极个别的人心中不服,但是因为有罪在身,虽然提出了申诉,但到最后也会因为警方的推萎战术从而不了了之了。

  而现在,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应该已经很清楚了,那刘成林是占着理的,就算是有什么不对,黄一蕾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来对付刘成林的,用那种方法对付那些有前科的人士还算说得过去的话,而这刘成林可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市民。如果受到这种待遇的话,那末免有点说不过去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两个男警察不由的齐声的想要阻止黄一蕾。

  但黄一蕾在这一刻,被怒火充满了心肺,知道自己如果不教训一下这个小色狼的话,自己今天晚上肯定会睡不着的,在这种情况之下,那黄一蕾的柳眉不由的一坚,对那两个男警察大声的道:“我的事,你们少管,出了事有我负责。”

  看到那黄一蕾的那暴跳如雷的样子,两个男警察不由的气馁了起来,黄一蕾到派出所的时间比两人长,而且黄一蕾背后的靠山很硬,连所长都要给黄一蕾三分薄面,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两个警察不由的同时的闭起了嘴,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刘成林。

  而刘成林听到那黄一蕾这么一说,不由的心中一乐,暗道:“好呀,我下愁没有机会和你单独在一起呢,没有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想到这里,刘成林浑然不知危险就要来临一样的,对那两个警察笑了一笑,跟在了黄一蕾的身后,而那黄一蕾看了看那两个警察后,叹了一口气,小声的道:“放心吧,我会注意分寸的,你们两人继续的盘问这些人,写个报告给所长,我去看看那小子的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地方。”

  那保安在前面带着路,黄一蕾走在中间,而那刘成林跟在了黄一蕾的身后,走在路上,那黄一蕾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折磨一下眼前这个敢挑畔自己的威信的色狼了,不由的心中微微的感觉到好受了一下,而那刘成林却走在了那黄一蕾的身后,看着那正在随着那黄一蕾的走路的姿势而微微的跳动着的那黄一蕾的丰臀上的肌肤,那刘成林不由的心中乐开了花,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直沟沟的盯着那黄一蕾的那个丰满而浑圆的丰臀,那目光,就像是要将那黄一蕾的那条正紧紧的包裹着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让男人看了以后不能自已的两腿之间的美妙的春光的警裤给剥下来一样的。

  说话间,三人走上了楼梯,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抬起了头来,却发现,那黄一蕾的丰臀却正好和自己的头部平齐了起来,使得刘成林不用费什么劲,就可以将那黄一蕾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丰臀尽收眼底,刘成林看到,那正被那薄薄的警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黄一蕾的那个丰臀,正在随着那黄一蕾的走路的姿势,而不停的左右摇摆着,每一下,都在诱惑着刘成林的神经。

  看到那正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左右摇摆着的黄一蕾的丰臀,那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觉得有点口干舌躁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费劲的吞了一口口水,一双眼睛盯着那让自己心动的黄一蕾的丰臀,竟然再也舍不得拿开了,刘成林看到,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大腿根部的地方,有一个微微的突起,刘成林知道,那肯定是那黄一蕾的女人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了,而现在,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正被那内裤和警裤紧紧的包裹着,一点也没有露出来,但却更加的吸引着那刘成林的眼球。

  从那刘成林所处的位置来说虽然那黄一蕾在快速的移动着,但却并不影响那刘成林观赏那黄一蕾的那女性的最神秘的地方的风景,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刘成林不由的一边欣赏着那黄一蕾露出来的那正被那两层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风景,一边想像起了那黄一蕾的那女性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让无数男人为之向往的地方的风景来了。

  想着想着,那刘成林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渐渐的起了反应,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渐渐的冲动了起来,一个头也有意无意的向前凑了过去,在这一刻,刘成林的心中突然间那么的想将自己的鼻子凑到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好好的闻一下从她那肥美无比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动的味道,但是刘成林面对的毕竟是一个警察,所以,还是不敢太过份,每每的自己的鼻子就要触碰到那黄一蕾的那女性的身体的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的时候,那刘成林都会由于心虚而将头又缩了回来。

  虽然并没有和那黄一蕾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来个实质性的接触,但是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刘成林的鼻子和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柔软的地方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刘成林仿佛感觉到,那般女性的身体深处的那种特有的幽香,正从那黄一蕾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散发了出来,扑入到了自己的鼻腔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唿吸急促了起来。

  黄一蕾可不知道那刘成林现在满脑子里都是自己的美妙的胴体的样子,在听到身后的刘成林喘息声重了起来以后,那黄一蕾不由的心中不肖的一笑,暗道:“小子,还炊什么牛呀,走几步楼梯就喘成这样子,还一个打十三个呢,等会儿,我就要让你尝尝,我的历害了。”

  想着那刘成林在自己的不露声色的折磨之下面露痛苦的表情,那黄一蕾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的快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黄一蕾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而那刘成林此刻,正被那自己闻到的那种从黄一蕾的身体深处散发出来的那种女性的两腿之间的那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特有的味道而弄得心慌意乱了起来,看着那正紧紧的被两层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黄一蕾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冲动,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刘成林真想将自己的手伸出来,伸到那让自己心动的黄一蕾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处让男人可以欲仙欲死的地方,在那里轻轻的按压,在那里温柔的抚摸,感受那黄一蕾的那个女人的身体最让人向往的地方的柔软和风味。

  正在刘成林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刘成林却听到那在前面带路的保安说了一声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将自己的内心的冲动强行给压制了下去而是若无其事的跟在了黄一蕾的身后,打开门,那黄一蕾皱了皱眉头,不由的被里面一张几乎是赤裸着的油画弄得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但一想到那刘成林刚刚在自己的高耸而丰满的胸脯上扫荡的那色迷迷的眼光,黄一雷不由的咬了咬牙,一推门走了进去。

  那保安识趣的一转身走了,而刘成林则跟着那黄一蕾走进了那房间里,一进门,那黄一蕾就将门给关了起来,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盯着那刘成林,大声的道:“小子,到了这里,你可得给我识相一点,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的。”

  听到那黄一蕾这么一说,刘成林不由的心中一乐,看了看那黄一蕾后,刘成林的心中暗道:“我识相点,我看应该是你识相一点才是真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到了这里的女人,没有一个不从那贞洁烈妇变成淫娃荡妇的,不过,她将我带到这里来,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呀,会不会是看上了我,才想要在这里和我秘密约会的呀。‘想到这里,那刘成林不由的怦然心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偷偷的看了看黄一蕾,在发现那黄一蕾正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后,才知道自己刚刚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黄一蕾笑吟吟的瞧着刘成林,美眸里露出兴奋之色,这会儿正是亲手痛揍他的大好时机,她盼望了好久的大好机会,现在,终于可以痛快的在他身上发泄,猎物就在眼前,想着自己空手道四段的身手,黄一蕾心中充满了自己,一步步的靠近了刘成林,一边慢慢的靠近着刘成林,黄一蕾一边暗道:“哼,一个打十三个,吹牛吧,看我一个人怎么把你收拾了。”

  想到这里,那黄一蕾不由的对那刘成林道:“小子,来吧,我们比划比划,你刚刚不是一个打十三个吗,现在你证明给我看,你只要打过了我,我就放了你。”

  直到这时,那刘成林才明白了黄一蕾的嘴里单独审问的意思了,看着那黄一蕾拉开了架式,目露凶光的慢慢的靠近了自己,“等等……”

  刘成林连忙出声。黄一蕾愣了愣,这家伙不会现在讨饶吧?哼,求饶也没用,不揍你这个臭家伙怎能消本小姐的气,但黄一蕾还是站住了脚步,听他讨饶也应该有趣,她心里渴望他向自己求饶。

  “黄一蕾……动手前……我有话要说……”

  刘成林看着那黄一蕾,不由的心虚了起来,连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起来。黄一蕾并不对他直唿自己的姓名生气,她歪着头,美眸注视着神色间略带着一点惊慌的刘成林,她想听他说什么,她当刘成林在做垂死挣扎……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刘成林喘着粗气,说话有气无力,似有一口气接不上来。

  • 家族狂欢-新家族狂欢 第09章 风流爸爸骚女儿
  • 晚饭后,阿德的爸爸、妈妈在客厅闲谈,阿德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吴淑媛阿姨在旁边正等着收拾刷洗餐具。 他现在正在一边吃,一边想着妈妈丰满性感的胴体,鸡巴又开始勃起,虽然和吴阿姨缠绵一个下午,射了好几次。 从开饭前,就一直偷偷的窥视着妈妈高耸的双乳和圆翘的臀部,看见妈妈丰满结实、浑圆的
  • 410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473章 若遇风流轻俊子
  • 陈楚唿出口气,看着这几个工商所的人,真不知道这些人,这些人民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还是欺压老百姓的。 此时,那女副所长叼着跟烟,抽了两口说:这样吧,谁也没抱着谁家孩子跳井对吧,咱也没啥深仇大恨,我们就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管这片的事儿,你们呢,开个小店也不容易……罚…… 这女人看着正所长,
  • 86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318章 不变风流人物
  • 邵晓东摒退了身后的这些帮手,他自己也明,这些人以多胜少可以,要是把人打倒了,他们上去圈踢行,真要是面对面的动手,这些人是不行的,跟金星那伙人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这些人都是临时早上来的,能靠得住的就那七八个了,主要他也不是混社会的,不想养那么多的兄弟,养那么多人一天得开销多少钱啊,他现在这
  • 93 02月05日
  •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一集 第十一章 风流寂寞
  • 李瑟见那王公子呆呆地看着自己,心想:“说实在的,你这样子,要是女的话,估计还挺好看的,可惜,你是男的啊,你这么看我,多叫人恶心啊!” 李瑟便假装要吐的样子,嘴上却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吃多了些!不过王公子你也是,长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你叫我怎么受的了啊。” 王公子出
  • 90 02月05日
  • 恋恋红杏- 第一章:投旧友巧窥风流
  • 绿暗黄明半岭秋 斜阳栖落旧枝头 红杏巧笑轻甩袖 醉眼闲看伊人羞 这是一位友人的诗,我闲来无事改了两句,暂且以之作为开始吧。又是深秋的季节了,秋意越来越浓,夜越来越寒了,点一支烟夹在指间,烟幕缭绕间,眼前也变得朦胧起来,思绪不由飞的越来越远,慕然,往事扑面而来,带着那熟悉
  • 9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八、与徐丽然三
  • 请大家订阅以后找我要合集,合集是末删除版的,上传的内容大多没有实际的内容,都是凑字数的,所以有很多的重复,但重复的地方,正是本书最精彩的地方,请大家在订阅了以后不要看,直接找我要合集,我一般每天都会在线的,谢谢支持丁凝夏嗔道:“看你说的,人家是高兴嘛,你什么时候都好!” 刘成林微笑着拍拍
  • 9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七、与徐丽然
  • 说话间已经到了立华大酒店,刘成林为两女打开车门,说道:“二位,下车吧,已经到了。” 那个女人哼了一声下来,径自向酒店里走去,根本不理会刘成林。徐丽然是被刘成林拉着手下来的,她红着脸说道:“快放开我,这里有很多人啊!” 刘成林捏了一下她的才把她放开,说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 89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五、表嫂五
  • 而且,在刘成林看来,丁凝夏不能生育还有孙菲菲呢!或者徐丽然也可以,虽然她已经四十了,但是努力一把的话估计也能怀孕吧!刘成林暂时还没有考虑要孩子的问题,自己的事业还没有走半步,也不能要孩子!丁凝夏不能生育根本不影响自己爱她,而对于丁凝夏之前一直瞒着他,刘成林也认为这可以理解,这更能证明她是爱自己
  • 9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四、表嫂四
  • 而且,在刘成林看来,丁凝夏不能生育还有孙菲菲呢!或者徐丽然也可以,虽然她已经四十了,但是努力一把的话估计也能怀孕吧!刘成林暂时还没有考虑要孩子的问题,自己的事业还没有走半步,也不能要孩子!丁凝夏不能生育根本不影响自己爱她,而对于丁凝夏之前一直瞒着他,刘成林也认为这可以理解,这更能证明她是爱自己
  • 90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二、表嫂二
  • 刘成林所住的别墅本来就靠近郊区,所以去郊外倒不是很远,到了地方,刘成林将车停了下来,和那丁凝夏走进了一片草丛中,坐了下来,刘成林只觉得,丁凝夏的一个香软的身子,正慢慢的靠到了自己的怀里,心中不由的一乐,伸出手来,搂住了丁凝夏的腰,丁凝夏叹息了一声,道:“刘成林,就这样抱着我好吗,我有点累了,想
  • 91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九、表姐与表嫂五
  • 刘成林扶住她,让她躺下,“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你饿了吧,我为你叫了饭!” 刘成林说着走到桌子边把饭端了过来,还是热的。 “什么!已经一点多了,这下可糟了,我们在里面这么长时间,外面那些人不知道该怎么想呢,都怪你,非要在这里做!”徐丽然埋怨道,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属早就习惯了她的工作起来
  • 97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六、表姐与表嫂二
  • 刘成林点点头,认真思考着柳湘云的话,是该行动了,不能老是这样下去,光是这份保镖工作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了,他要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柳湘云见她的话已经引起了刘成林的注意,也就不再说话,转身叫上丁凝夏和孙菲菲向上楼去了。 刘成林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他回想这些年来的一些事情,又考虑着今后该干的事
  • 9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五、表姐和表嫂一
  • 那个说话的小弟走了出来,沉声说道:“兄弟是哪条道上的?” 刘成林盯眼一看,顿时有点怪怪的感觉,这个小弟竟然是上次在公交车上非礼丁凝夏的那个小混混! “吆,这不是那位黑虎帮的大哥吗,真是的,是这个世界太小了还是我的运气太好了?我正后悔当时没有给你留下点记号呢,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呢。怎么
  • 92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四、樱桃小嘴
  • 刘成林可不知道徐丽然心里的想法,见她愣愣的不动,以为是自己的要求让保守传统的她不高兴了,赶紧说道:“老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无所谓,我只是随便一说,我……” 刘成林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徐丽然已经含住了他,努力的吸允着,刘成林顿时兴奋起来,看来徐丽然是全心爱自己的,不然以她的保守性格是绝对
  • 81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三
  • 匆匆的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的心中被怒火所包围着,无心理会路边的同学给我打着招唿,我愤愤不平的想着:“***,老子的马子也敢有人动,今天不给他点历害看看,这小子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微微的握紧了拳头,身后的两个人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眼中也不由的为即将到来的战斗露
  • 8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二、徐丽然的风情三
  • 在刘成林的划动之下,使得那乳白色的和徐丽然的两腿之间的那第迷死人不偿命的肉缝结合得更加的紧密了,而那乳白色的,又因为受到那水的浸湿,几乎变得透明了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使得徐丽然的那条肉缝的颜色,开始若隐若现了起来。 刘成林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低下了头,将自己的鼻尖顶在了徐丽然的那条
  • 84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一
  • 在刘成林的之下,徐丽然也觉得自己体内的冲动和渴望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情况之下,徐丽然不由的张开了小嘴,一只手拿起了刘成林那正在给自己刷牙的男性生命特征,就向着自己的嘴里塞了进去,然后,徐丽然开始伸出舌头,开始用自己的舌尖,在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的顶端舔动了起来。 一阵阵的温润的感觉传来,
  • 84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
  • 徐丽然微闭着双眼,正在奇怪刘成林怎么一下子没有了动静,又突然间闻到了一股不太好闻,但却能让人精神一振的味道,徐丽然不由的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刘成林的跨部正对准了自己的脸部,一只手抓着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的特征,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着,那股味道,正是从那已经是微微的涨了起来的上发出来的。 这一
  • 91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九
  • 在这种情况之下,关芝琳不由的脸上更红了起来,给那原本就娇艳的肤色,更增加了几分妩媚的神情。关芝琳的身体的变化,刘成林全部都感觉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惊喜了起来,自从第一眼见到关芝琳,刘成林就被关芝琳的那清纯靓丽的风情给深深的打动了,虽然刘成林也曾经乱御女无数,但是却还是忍不住
  • 93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八
  • 一边抚摸着关芝琳的小腿,刘成林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关芝琳的脸色,在看到了关芝琳咬着嘴唇的可爱的样子后,刘成林的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不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一只正在关芝琳的小腿肚子上抚摸的手,渐渐的向上移动了起来,随着手的移动,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觉得有点口干舌躁了起来。 关芝琳感觉
  • 89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七
  • 而关芝琳的下身,则是穿了一件黑色的超短裙,那小小的裙子,紧紧的包裹在关芝琳的那丰满的肥臀上,使得关芝琳的那浑圆挺翘的丰臀尽情的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前。那紧紧的包裹着关芝琳的笔直而丰满的大腿的丝袜,在那黑色的超短裙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格外的刺眼,使关芝琳的那双玉腿更加的显得结实均称了起来。
  • 87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六
  • 刘成林一边闻着,一边打量着丁凝复的两腿之间的风景,可能是因为两人不停的纪缠的缘故,丁凝夏的裤子紧紧的贴在两腿之间,形成了一个微微的突起,而突起的中间,却双微微的陷进去了一点,而且,那陷入的正中间,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湿迹。 刘成林已经不是新手了,当然知道那陷进去的地方是丁凝夏的什么地方,也知
  • 84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五
  • 丁凝夏将樱唇靠近了刘成林的嘴唇,伸出香舌,在刘成林的嘴唇上轻轻的舔着,受到这种刺激,刘成林不由的微微张开了嘴,丁凝夏一下子将舌头伸入了刘成林的嘴里,在里面来回的搅拌动着,刘成林也不由的伸出舌头,回应着丁凝夏,丁凝夏的舌头和刘成林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贪婪的吮吸着对方,一时间,刘成林和丁凝夏的唿
  • 8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四
  • 刘成林果然看到丝丝的鲜红从徐丽然的指缝中流出,原来,刘成林刚才剧烈的运动把徐丽然胯间的卫生巾给弄掉了,血自然流了出来。刘成林赶紧为她拿毛巾,心疼的说道:“都是我不好,你没事吧,我听说女人这个时候是最见不得凉的,赶紧用热水擦擦,睡在被窝里暖暖身子。” 徐丽然心里一热,有个男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 8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三
  • 徐丽然首先忍耐不住,将手摸上了刘成林的胸部,在上面温柔的抚摸起来,徐丽然一边抚摸着刘成林的胸部,一边气喘息息的道:“成林,你,你轻一点,力气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 刘成林正握着徐丽然的胸脯,感受着徐丽然的胸脯在自己的揉捏下慢慢的涨大,一边体会着徐丽然胸脯上传来的光滑细腻和富有弹性的感觉
  • 82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二、病房激情五
  • 而丁凝夏那大腿的根部,由于那丝袜跳线的缘故,使得下面那雪白的肌肤隐约可见,看到这里,刘成林的鼻血都快要流了出来,刘成林不由的低下身体,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在那里磨擦了起来,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刘成林的脸上散发出来,透入到丁凝夏的心中,使得丁凝夏不由的将一双腿分得开开的使得
  • 82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一、病房激情四
  •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身体是那么的火热,那么的香软,便得自己的一下子就翘了起来,正好顶在了丁凝夏的小腹之上,从丁凝夏的那小腹上传来的那种柔软而温热有感觉,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鼻息也粗重了起来,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刘成林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丁凝夏的神经,使得丁凝夏的心中也不由的怦怦
  • 9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病房激情三
  • 照顾着刘成林吃完饭,孙菲菲便回家去了,由丁凝夏替换孙菲菲,丁凝夏丝毫不避讳什么,为刘成林擦拭了身子,甚至还专门为他把大腿附近擦了擦。刘成林抓住丁凝夏的手说道:“凝夏,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丁凝夏的眼圈红了,她正为刘成林擦身的手停了下来,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受了重伤的那一瞬间,我的
  • 8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九十九、病房激情二
  • “哼,都是你这么宠着他才把他惯坏的,下次你要是再敢这样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孙菲菲刚开始还很硬,说到最后,都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了。刘成林抓着二女的手,温柔的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 可是他不知道,在未来的两年里,他完全违背了这句诺言,而且还
  • 88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九十八、病房激情一
  • 徐丽然张了张嘴,看着刘成林那火热的眼神,最终还是说出来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和黄贵的婚姻在这几年内完全的破裂了,三年前他有了外遇。” 说到这里,徐丽然顿了顿,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就分居了,再接着他就不再回家了。终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他的一个秘密,我发现我们家里的电话上的一个号码
  • 98 02月04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