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0ROjRUODL">

风流无悔- 三十、按摩小姐的高超口技三

  感觉到那雪白套装的小姐的一个香喷喷的身体几乎都要扑到了自己的怀里,刘成林不由的心中一跳,色胆包天之下,刘成林不由的伸出手来,说向那雪白套装小姐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给探了过去,在刘成林的心目中,可没有想过要怎么享受那雪白套装的小姐给自己带来的什么套餐服务,而是想就这样的来和那雪白套装小姐大战一番,因为刘成林知道,自己到这里花了九十八元,享受的只有一个钟的服务,也就是说,给自己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左右,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又认为自己通过在陈玉莲身上的实践活动,使得自己可以尽情的享受这一个小时,所以才会单刀直入的。

  感觉到了刘成林的猴急,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捂嘴一笑,推了那刘成林一把,道:“小兄弟,你急什么呀,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吧,我先给你按摩一下吧。”

  给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一推,刘成林微微的清醒了一些,手上的动作也不由的停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又想起了那天在陈玉莲的家里的时候,自己和那陈玉莲在陈玉莲的家里的时候的那一幕,想到这里,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动,微笑的对那穿白色套装的小姐道:“小姐,我过来不是按摩来的,你能满足我一个要求吗。”

  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听到那刘成林这么一说,不由的为难的看了刘成林一眼,刘成林看到那身穿白色的套装的小姐的表情,知道那小姐将自己当成了有特殊的爱好的那一类人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道:“小姐,我会错了我的意了,我没有别的爱好,我只是请你陪着我看会电视,但是当然了,要做的活你还是要做的,只是,你只能是被动的承受,而我才是主动者。”

  听到刘成林这么一说,那小姐不由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要知道,那按摩可是个力气活,真如那刘成林所说的一样的话,自己还是可以省不少的力气的,想到这里,那身穿护士装的小姐不由的点了点头。

  看到那白色套状的小姐同意了,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喜,当下也不答话,走过去将那电灯关了起来,然后,刘成林打开了电视,坐到了沙发之上,坐下之后,刘成林对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招了招手,示意那小姐坐到自己的身边,那身穿白色套装装的小姐微微一笑,坐到了刘成林的身边,刘成林一笑,看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却没有答话,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感觉到,刘成林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邃,就像是要看穿自己的内心一样的,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一阵的慌乱,一个头也不由的低了下去。

  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个娇柔的样子,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柔情密意,真恨不得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搂在怀里好好的怜爱一番,但是刘成林知道,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随时都会主动的扑入到自己的怀里,但是刘成林却想好好的享受一下那做这一行生意的人的纯情的感觉,因此,刘成林只好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一双眼睛却充满了深情的看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突然间觉得刘成林不说话了,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感觉到有一点奇怪,不由的抬起了头来,却正好看到刘成林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一颗心不由的渐渐的乱了起来。

  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没有旁想到那刘成林却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这在她的职业生涯里面,还是闻所末闻见所末见的,而且,这个要求,却还是由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青年人的嘴里所说出来的,这使得那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在那刘成林的身边坐下来的那一瞬间,那白色套装的小姐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的初恋,而把那刘成林当成了自己的初恋情人,自然而然的就投入到了角色之中,那慌乱的心也正是那白色套装的小姐恍惚间将那刘成林当成了自己的初恋情人而产生的一种感觉,这倒是刘成林始料末及的。

  正在这时,两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却是电视开始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一双眼睛盯着大屏幕,但是,闪烁的目光,却明显的让人感觉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心思却没有在电视的上面,刘成林更是夸张,一双眼睛却根本没有向着大屏幕看,而是一直盯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透过微弱的大屏幕上反射过来的光芒,使得刘成林感觉到,自己离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竟然是如此之近,近得连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脸上的毫毛也看得清清楚楚的,一阵阵的少女的幽香,混合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上的淡淡的汗味,冲入到刘成林的鼻子里,使得这个狭小的空间渐渐的变得暧昧了起来,想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那香软的身体,刘成林不由的又渐渐的兴奋了起来,一个男性身体上生命的特征,不由的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感觉着身边的俏佳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阵阵的幽香,听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那轻微的唿吸声,刘成林不由的一颗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使得刘成林不由的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声:“刘成林,你这是怎么了,你今天可是花了钱来玩的,来享受的,可不能这样子呀。”

  刘成林的眼中那炽热的光芒,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也隐隐的感觉到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觉得自己的刘成林的注视之下,一张脸不由的烫了起来,心中也不由的烦躁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转过脸来,白了刘成林一眼,道:“先生,请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好吗,你这样子看我,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由于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恍惚回到了初恋之中,所以,语言之中,也透露出了那女性特有的娇羞的感觉。

  刘成林听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话,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惊,知道是自己的态度惹毛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虽然刘成林知道那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是做皮肉生意这一行的,但是让那小姐装清纯是自己的主意,而且,那小姐的薄怒的风情,更让那小姐的脸上增加了几分妩媚的风情,刘成林当然不好说什么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对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笑了笑,转过身来,一双眼睛也盯在了大屏幕之上。看到刘成林的样子,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也转向了电视屏幕,但是心中却隐隐的升起了一种失落的感觉。

  刘成林的心思,也一点也没有放在电视上,而是全部的放在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上,从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阵阵的幽香,一直在刺激着刘成林的神经,刘成林只觉得自己的心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一边装着被电视的情节吸引的样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起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来了,只见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如一坐女神一样的坐在那里,那一身的洁白的套装,使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看起来更加的清纯和可爱,那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下,是那白玉般的脖子,再往下,就是那浑圆的肩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胸前的那高高的耸立的乳房,被那白色的套状紧紧的包裹着,正在努力的向外突出着,在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胸部撑起了一个优美的孤形。

  看到这里,刘成林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又将眼睛在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体上滑动了起来,刘成林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一双雪白的大腿,正在那乳白色的丝袜的包裹之下,微微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从刘成林的这个位置看过去,发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大腿竟然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浑圆,那么的充满了肉感,看到这里,刘成林的那本来就蠢蠢欲动的男性身体上生命的特征,不由的微微的翘了起来。

  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其实也感觉到了刘成林正在用那炽热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但是,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身体的深处升起来,使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由的又想起了和自己的初恋情人在一起时的那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一颗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想到这里,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只觉得一阵的口干舌躁,空气中弥漫的那种暧昧的气氛,使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唿吸不由的微微的急促了起来,这急促的唿吸夹杂在那电视的声响之中,又更加的增加了空气中的那种暧昧的气氛。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胸前的饱满的乳房,正随着唿吸声一起一伏的,刘成林也不由的微微的觉得有点口干舌躁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开始慢慢的滑动了起来,向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方向移动着,随着身体渐渐的靠近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香软的娇躯,刘成林心中即紧张又兴奋了起来。

  刘成林紧张的是,怕自己的身体靠近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后,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会一生气而离开自己,刘成林兴奋的是,随着自己的身体渐渐的靠近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自己甚至能感觉到从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力而心中产生了兴奋的感觉。

  说来话长,其实那也只是片刻的功夫,刘成林就将身体靠近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感觉到刘成林的一个身体紧紧的靠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边大腿的处侧和自己的大腿紧紧的挨在了一起,不由的全身微微的一抖了一下,但是却不知是什么原因,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却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那微微的抖动的睫毛和那轻轻的煽动的鼻翼,才显示出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内心到现在有多么的慌乱。

  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紧张的样子,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阵的爱怜之意,不忍心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迫得太紧了,因此,在将自己的身体靠近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身体后,刘成林不由的停了下来,静静的享受起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大腿上的那种温润的感觉来了。

  过了一会儿,刘成林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没那么紧张了,才将头凑到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脸边,一边贪婪的唿吸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俏脸上的淡淡的幽香,一边欣赏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庞,一边嘶哑着声音道:“小姐,好看吗。”

  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其实也一点也没有看进去电视在演些什么,听到刘成林这么问,又感觉到从刘成林的鼻子中唿出来的那温热的气息一个劲的扑打在自己的脸上,弄得自己的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痒,不由的将头偏了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很快的,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又将脸庞移了过来,靠近了刘成林的头部。

  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那种欲拒还迎合所表现出来的小女孩子的万种风情,让刘成林不由的一阵心跳,刘成林不由的装着伸懒腰的样子,将两只手伸了开来,然后,同只手放了下来,而另一只手,则放到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香肩之上,刘成林紧张的看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的反应,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只是微微的动了一下香肩后,便再也没有了反应,不由的心中一松,一只手,开始搂住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香肩。

  同时,刘成林不由的将自己的头部更加的凑近到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脸边,近得只要微微的一用劲,就可以将自己的嘴唇碰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粉脸,然后,刘成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小姐,你以前经常看电视吗。”

  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看到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俏脸触手可及,刘成林不由的一阵的剧烈的心跳,心中升起了想要亲吻一两腿之间的那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地方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强烈的愿望,但是终是因为害怕惹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生气,而迟迟的不敢行动,在这种内心的矛盾冲突之下,刘成林不由的唿吸粗重了起来。

  而刘成林的粗重的唿吸,又使得刘成林唿出来的热气更加的浓烈了起来,一阵阵的扑打在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俏脸上,又从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俏脸上传到了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体内,刺激着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神经,使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的心跳不由的加快了起来,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感觉到了刘成林的蠢蠢欲动,一颗心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慌乱的内心,使得身穿白色套装的小姐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一双手,也因为自己内心的不安,而放在胸前揉捏了起来。

  • 家族狂欢-新家族狂欢 第09章 风流爸爸骚女儿
  • 晚饭后,阿德的爸爸、妈妈在客厅闲谈,阿德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吴淑媛阿姨在旁边正等着收拾刷洗餐具。 他现在正在一边吃,一边想着妈妈丰满性感的胴体,鸡巴又开始勃起,虽然和吴阿姨缠绵一个下午,射了好几次。 从开饭前,就一直偷偷的窥视着妈妈高耸的双乳和圆翘的臀部,看见妈妈丰满结实、浑圆的
  • 731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473章 若遇风流轻俊子
  • 陈楚唿出口气,看着这几个工商所的人,真不知道这些人,这些人民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还是欺压老百姓的。 此时,那女副所长叼着跟烟,抽了两口说:这样吧,谁也没抱着谁家孩子跳井对吧,咱也没啥深仇大恨,我们就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管这片的事儿,你们呢,开个小店也不容易……罚…… 这女人看着正所长,
  • 124 02月05日
  • 男欢女爱- 第318章 不变风流人物
  • 邵晓东摒退了身后的这些帮手,他自己也明,这些人以多胜少可以,要是把人打倒了,他们上去圈踢行,真要是面对面的动手,这些人是不行的,跟金星那伙人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这些人都是临时早上来的,能靠得住的就那七八个了,主要他也不是混社会的,不想养那么多的兄弟,养那么多人一天得开销多少钱啊,他现在这
  • 130 02月05日
  •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一集 第十一章 风流寂寞
  • 李瑟见那王公子呆呆地看着自己,心想:“说实在的,你这样子,要是女的话,估计还挺好看的,可惜,你是男的啊,你这么看我,多叫人恶心啊!” 李瑟便假装要吐的样子,嘴上却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吃多了些!不过王公子你也是,长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你叫我怎么受的了啊。” 王公子出
  • 124 02月05日
  • 恋恋红杏- 第一章:投旧友巧窥风流
  • 绿暗黄明半岭秋 斜阳栖落旧枝头 红杏巧笑轻甩袖 醉眼闲看伊人羞 这是一位友人的诗,我闲来无事改了两句,暂且以之作为开始吧。又是深秋的季节了,秋意越来越浓,夜越来越寒了,点一支烟夹在指间,烟幕缭绕间,眼前也变得朦胧起来,思绪不由飞的越来越远,慕然,往事扑面而来,带着那熟悉
  • 129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八、与徐丽然三
  • 请大家订阅以后找我要合集,合集是末删除版的,上传的内容大多没有实际的内容,都是凑字数的,所以有很多的重复,但重复的地方,正是本书最精彩的地方,请大家在订阅了以后不要看,直接找我要合集,我一般每天都会在线的,谢谢支持丁凝夏嗔道:“看你说的,人家是高兴嘛,你什么时候都好!” 刘成林微笑着拍拍
  • 137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七、与徐丽然
  • 说话间已经到了立华大酒店,刘成林为两女打开车门,说道:“二位,下车吧,已经到了。” 那个女人哼了一声下来,径自向酒店里走去,根本不理会刘成林。徐丽然是被刘成林拉着手下来的,她红着脸说道:“快放开我,这里有很多人啊!” 刘成林捏了一下她的才把她放开,说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 12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五、表嫂五
  • 而且,在刘成林看来,丁凝夏不能生育还有孙菲菲呢!或者徐丽然也可以,虽然她已经四十了,但是努力一把的话估计也能怀孕吧!刘成林暂时还没有考虑要孩子的问题,自己的事业还没有走半步,也不能要孩子!丁凝夏不能生育根本不影响自己爱她,而对于丁凝夏之前一直瞒着他,刘成林也认为这可以理解,这更能证明她是爱自己
  • 134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四、表嫂四
  • 而且,在刘成林看来,丁凝夏不能生育还有孙菲菲呢!或者徐丽然也可以,虽然她已经四十了,但是努力一把的话估计也能怀孕吧!刘成林暂时还没有考虑要孩子的问题,自己的事业还没有走半步,也不能要孩子!丁凝夏不能生育根本不影响自己爱她,而对于丁凝夏之前一直瞒着他,刘成林也认为这可以理解,这更能证明她是爱自己
  • 127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二十二、表嫂二
  • 刘成林所住的别墅本来就靠近郊区,所以去郊外倒不是很远,到了地方,刘成林将车停了下来,和那丁凝夏走进了一片草丛中,坐了下来,刘成林只觉得,丁凝夏的一个香软的身子,正慢慢的靠到了自己的怀里,心中不由的一乐,伸出手来,搂住了丁凝夏的腰,丁凝夏叹息了一声,道:“刘成林,就这样抱着我好吗,我有点累了,想
  • 127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九、表姐与表嫂五
  • 刘成林扶住她,让她躺下,“已经下午一点多了,你饿了吧,我为你叫了饭!” 刘成林说着走到桌子边把饭端了过来,还是热的。 “什么!已经一点多了,这下可糟了,我们在里面这么长时间,外面那些人不知道该怎么想呢,都怪你,非要在这里做!”徐丽然埋怨道,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下属早就习惯了她的工作起来
  • 139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六、表姐与表嫂二
  • 刘成林点点头,认真思考着柳湘云的话,是该行动了,不能老是这样下去,光是这份保镖工作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了,他要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柳湘云见她的话已经引起了刘成林的注意,也就不再说话,转身叫上丁凝夏和孙菲菲向上楼去了。 刘成林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他回想这些年来的一些事情,又考虑着今后该干的事
  • 131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五、表姐和表嫂一
  • 那个说话的小弟走了出来,沉声说道:“兄弟是哪条道上的?” 刘成林盯眼一看,顿时有点怪怪的感觉,这个小弟竟然是上次在公交车上非礼丁凝夏的那个小混混! “吆,这不是那位黑虎帮的大哥吗,真是的,是这个世界太小了还是我的运气太好了?我正后悔当时没有给你留下点记号呢,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呢。怎么
  • 130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四、樱桃小嘴
  • 刘成林可不知道徐丽然心里的想法,见她愣愣的不动,以为是自己的要求让保守传统的她不高兴了,赶紧说道:“老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无所谓,我只是随便一说,我……” 刘成林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徐丽然已经含住了他,努力的吸允着,刘成林顿时兴奋起来,看来徐丽然是全心爱自己的,不然以她的保守性格是绝对
  • 11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三
  • 匆匆的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的心中被怒火所包围着,无心理会路边的同学给我打着招唿,我愤愤不平的想着:“***,老子的马子也敢有人动,今天不给他点历害看看,这小子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微微的握紧了拳头,身后的两个人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眼中也不由的为即将到来的战斗露
  • 122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二、徐丽然的风情三
  • 在刘成林的划动之下,使得那乳白色的和徐丽然的两腿之间的那第迷死人不偿命的肉缝结合得更加的紧密了,而那乳白色的,又因为受到那水的浸湿,几乎变得透明了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使得徐丽然的那条肉缝的颜色,开始若隐若现了起来。 刘成林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低下了头,将自己的鼻尖顶在了徐丽然的那条
  • 11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一
  • 在刘成林的之下,徐丽然也觉得自己体内的冲动和渴望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情况之下,徐丽然不由的张开了小嘴,一只手拿起了刘成林那正在给自己刷牙的男性生命特征,就向着自己的嘴里塞了进去,然后,徐丽然开始伸出舌头,开始用自己的舌尖,在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特征的顶端舔动了起来。 一阵阵的温润的感觉传来,
  • 120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一十
  • 徐丽然微闭着双眼,正在奇怪刘成林怎么一下子没有了动静,又突然间闻到了一股不太好闻,但却能让人精神一振的味道,徐丽然不由的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刘成林的跨部正对准了自己的脸部,一只手抓着自己的男性的生命的特征,在自己的面前不停的晃动着,那股味道,正是从那已经是微微的涨了起来的上发出来的。 这一
  • 123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九
  • 在这种情况之下,关芝琳不由的脸上更红了起来,给那原本就娇艳的肤色,更增加了几分妩媚的神情。关芝琳的身体的变化,刘成林全部都感觉到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惊喜了起来,自从第一眼见到关芝琳,刘成林就被关芝琳的那清纯靓丽的风情给深深的打动了,虽然刘成林也曾经乱御女无数,但是却还是忍不住
  • 128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八
  • 一边抚摸着关芝琳的小腿,刘成林一边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关芝琳的脸色,在看到了关芝琳咬着嘴唇的可爱的样子后,刘成林的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不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后,一只正在关芝琳的小腿肚子上抚摸的手,渐渐的向上移动了起来,随着手的移动,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觉得有点口干舌躁了起来。 关芝琳感觉
  • 128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七
  • 而关芝琳的下身,则是穿了一件黑色的超短裙,那小小的裙子,紧紧的包裹在关芝琳的那丰满的肥臀上,使得关芝琳的那浑圆挺翘的丰臀尽情的展现在了刘成林的眼前。那紧紧的包裹着关芝琳的笔直而丰满的大腿的丝袜,在那黑色的超短裙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格外的刺眼,使关芝琳的那双玉腿更加的显得结实均称了起来。
  • 120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六
  • 刘成林一边闻着,一边打量着丁凝复的两腿之间的风景,可能是因为两人不停的纪缠的缘故,丁凝夏的裤子紧紧的贴在两腿之间,形成了一个微微的突起,而突起的中间,却双微微的陷进去了一点,而且,那陷入的正中间,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湿迹。 刘成林已经不是新手了,当然知道那陷进去的地方是丁凝夏的什么地方,也知
  • 121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五
  • 丁凝夏将樱唇靠近了刘成林的嘴唇,伸出香舌,在刘成林的嘴唇上轻轻的舔着,受到这种刺激,刘成林不由的微微张开了嘴,丁凝夏一下子将舌头伸入了刘成林的嘴里,在里面来回的搅拌动着,刘成林也不由的伸出舌头,回应着丁凝夏,丁凝夏的舌头和刘成林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贪婪的吮吸着对方,一时间,刘成林和丁凝夏的唿
  • 119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四
  • 刘成林果然看到丝丝的鲜红从徐丽然的指缝中流出,原来,刘成林刚才剧烈的运动把徐丽然胯间的卫生巾给弄掉了,血自然流了出来。刘成林赶紧为她拿毛巾,心疼的说道:“都是我不好,你没事吧,我听说女人这个时候是最见不得凉的,赶紧用热水擦擦,睡在被窝里暖暖身子。” 徐丽然心里一热,有个男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 120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三
  • 徐丽然首先忍耐不住,将手摸上了刘成林的胸部,在上面温柔的抚摸起来,徐丽然一边抚摸着刘成林的胸部,一边气喘息息的道:“成林,你,你轻一点,力气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 刘成林正握着徐丽然的胸脯,感受着徐丽然的胸脯在自己的揉捏下慢慢的涨大,一边体会着徐丽然胸脯上传来的光滑细腻和富有弹性的感觉
  • 116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二、病房激情五
  • 而丁凝夏那大腿的根部,由于那丝袜跳线的缘故,使得下面那雪白的肌肤隐约可见,看到这里,刘成林的鼻血都快要流了出来,刘成林不由的低下身体,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在那里磨擦了起来,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刘成林的脸上散发出来,透入到丁凝夏的心中,使得丁凝夏不由的将一双腿分得开开的使得
  • 118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零一、病房激情四
  •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身体是那么的火热,那么的香软,便得自己的一下子就翘了起来,正好顶在了丁凝夏的小腹之上,从丁凝夏的那小腹上传来的那种柔软而温热有感觉,让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鼻息也粗重了起来,一阵阵的男性的热力,从刘成林的身上散发出来,刺激着丁凝夏的神经,使得丁凝夏的心中也不由的怦怦
  • 13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一百、病房激情三
  • 照顾着刘成林吃完饭,孙菲菲便回家去了,由丁凝夏替换孙菲菲,丁凝夏丝毫不避讳什么,为刘成林擦拭了身子,甚至还专门为他把大腿附近擦了擦。刘成林抓住丁凝夏的手说道:“凝夏,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丁凝夏的眼圈红了,她正为刘成林擦身的手停了下来,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听到你受了重伤的那一瞬间,我的
  • 123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九十九、病房激情二
  • “哼,都是你这么宠着他才把他惯坏的,下次你要是再敢这样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孙菲菲刚开始还很硬,说到最后,都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了。刘成林抓着二女的手,温柔的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 可是他不知道,在未来的两年里,他完全违背了这句诺言,而且还
  • 125 02月04日
  • 风流无悔- 九十八、病房激情一
  • 徐丽然张了张嘴,看着刘成林那火热的眼神,最终还是说出来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和黄贵的婚姻在这几年内完全的破裂了,三年前他有了外遇。” 说到这里,徐丽然顿了顿,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就分居了,再接着他就不再回家了。终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他的一个秘密,我发现我们家里的电话上的一个号码
  • 138 02月04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