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都市花语- 第二百九十三章 暴力女警花

  没过多久,警笛声便在外面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救护车。然后一阵急刹车,过了片刻则是杂乱无章的脚步声,砰,破厂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大群拿着手电筒的警察冲了进来,警察们一个二个手里都握着枪,一脸的紧张。

  “站住,不许动,把手放在头上。”警察们紧张兮兮的吼道,那十几个黑道分子结果完二十几个持枪黑衣人之后早撤了,所以,破厂房里只剩下云逍,虞凤,郁千舞,洛神,以及处于会迷状态的云天。

  “这儿有人受伤了,你们先让救护车进来把人救出去。”云逍大声喊道。

  “哼,你是警察还是我们是警察,怎么做我们知道。”就这这时,众警察连忙从中间分开,一个身穿警服,英姿飒爽的绝色大美女一脸高傲的走了进来。大美女身材很高,最起码也有一米八。一般来说身高较高的女人,身材都不咋滴,可这个女人恰恰相反,她身高很高,身材却非常非常的棒。比起那些模特来要好很多,她的身材就好像是由众多模特的身材共同组成的。胸部模特的胸,臀部模特的臀,腿部模特的腿。她的腰很细,特别是在胸前那两座高耸的映衬下就更显得细了。

  美女警花一进门,然后看到躺在地上的二十几个人,她微微一惊:“快,快让护士进来救人。”

  云逍四人非常反而配合,警察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等医生护士确认这么多人之中只有云天一个还是活着的时候,美女警花脸色难看,她死死的瞪着云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云天生死还不知道,云逍现在可没心思和美女警花调情,他淡淡一笑:“他们该死。”

  “什么?他们该死?”美女警花大怒,飞起一脚向云逍踢去。云逍轻蔑一笑,轻轻避过。

  美女警花一脚踢空,面子上过不去,她乳房气得高低起伏:“你还敢反抗,你信不信我立刻以拘捕的名义枪毙了你。”

  云逍哈哈一笑:“警官,事情的经过你清楚吗?你以拘捕的名义枪毙我?看你这样子,你平时没少私设公堂,草菅人命吧。”云逍不阴不阳的说道。

  “你闭嘴,好,你说我不清楚事情的经过,那我现在就带你们回警局,我慢慢的审你们,不怕你们不招。”美女警花娇喝道。

  云逍也不反抗,乖乖的跟着美女警花来到警察局。现在天快亮了,不过时间还早,警察局里没多少人。云逍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只要美女警花经过的地方,女警察都是停下脚步甜甜的叫沁心姐,男警察则是隔着老远看到她,然后直接快速闪人,仿佛是遇到了洪水猛兽一样。

  云逍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然后美女警花不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还有三个女人没安排好呢。

  云天去了医院,情况如何还不知道,他现在可没心思在警局待下去,还好的是,美女警花没离开多久又回来了。她在一名男警察的陪同下来到审讯室,啪的一声,她把记录本重重的拍在审讯桌上:“性命。”

  “云逍。”

  “性别。”

  “你自己看。”

  “性别。”美女警花大怒。

  “我说,美女,你眼睛有问题吗?我是男是女,你看不见啊。”云逍不耐烦的说道。

  “我最后问你一次,性别。”

  “女。”云逍没好气的说道。

  “砰。”审讯桌被美女警花拍出一声巨响:“你明明是男的,你却说是女的,你玩弄我们是不是?”美女警花站起身来,俏脸含煞,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云逍苦笑道:“你既然都看出来了我是男的,你还问什么?”

  坐在一边的男警察低着头,似乎在偷笑,自始至终他都是一句话没说,他完全成了配角。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美女警花突然对坐在一边的男警察吼道。

  男警察郁闷了,我,我怎么又惹到你了?我还真是冤枉啊,躺着也中枪。男警察身体一颤:“没,我没笑。”

  “哼。”美女警花冷哼一声,男警察额头的汗立刻冒了出来,完了完了,这次惹到这个姑奶奶了。

  “性别?”

  “男。”

  “家庭住址。”

  “。。。。。”

  “为什么杀人?”美女警花神色严肃,终于问到关键问题了。

  云逍冷冷一笑:“警官,我想你眼睛没问题吧,我那是杀人吗?我那是自卫,那么多人拿枪指着我,我只是自卫。”

  “自卫,那为什么他们全都死了,就只剩你们几个活着?”美女警花俏脸寒霜冷哼道。

  “这只能怪他们技不如人。”云逍不屑道。

  美女警花大怒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哼,你杀了二十几个人,不杀你,天理难容。”

  云逍哈哈大笑:“警官,你是华夏人吧。”

  云逍这话问的十分的弱智,白痴,这不很明显吗?美女警花恨恨的瞪着他:“你说我是不是华夏人?”

  云逍耸耸肩:“看你穿这身警服,我猜测你是华夏人,可是当看到你做的事之后我开始怀疑你不是华夏人了,就算是,你估计也是卖国贼。”

  卖国贼这个词绝对触到美女警花的逆鳞,这次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美女警花闭上眼睛,然后再慢慢的睁开,此时的她杀气腾腾,俏脸难看到极点:“说出你的理由,否则今天就是总书记来了,你也死定了。”

  云逍冷笑道:“那二十几个人是什么人,我不相信你会不知道。你一个华夏人民警察,本国的公民遭到别的国家的人绑架了,别人还有二十几个手持枪支的黑衣人,而我们只有三四个手无寸铁的人,到最后我们杀光绑匪救出了人质。你这个人民警察非但不秉公处理那些来华夏非为作歹的外国人,反而对着本国的公民指手画脚,威逼恐吓,想屈打成招,我说你是卖国贼,可有半点错误?”

  美女警花听到云逍的话,突然沉默了下来,按照云逍的说法,她还真的就是卖国贼了,是外国人的走狗。美女警花微微皱眉,她这才想起死的那些人好像还真不是华夏人,而且,对方二十几个人持枪绑架,不管他们是死是活,警察都不应该抓捕被绑架者的家人,毕竟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想到这里,美女警花冷冷的扫了云逍一眼:“如果你说的话是真的,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云逍懒散一笑:“你不用给我交代,你要交代的是你自己,如果你还有作为华夏人的一点良知的话你就应该知道怎么做?你如果没有,你也不用给我交代了,我怕脏了我的眼。”云逍的话非常非常的不客气,那怕美女警花再坚强她也被说的泪眼汪汪,不过她却并没有对云逍生气,而是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云逍淡淡道:“我爸爸在医院生死不知,我要去看看。”

  “准了。”

  “还有,这件事你们警方管不了,你把它交给国安局吧,我想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云逍淡淡道。

  “怎么做,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云逍耸耸肩:“随便你。”

  来到医院,抢救还在进行,此时宁宓等人已经在医院了,郁千舞虞凤两人也在。

  “情况怎样?”云逍急忙问道。

  宁宓走到云逍的身边轻轻拉住他的手:“还不知道。”

  云逍点点头,然后扭头对虞凤两人问道:“你们怎么出来的?”

  “我们录完笔录就出来了。”虞凤淡淡道。

  云逍郁闷了,那自己怎么关那么长时间?紧接着云逍想起,或许是那个女警官最后才省自己的。

  没过多久医生便出来了,云逍连忙冲上去问道:“医生,我爸的情况怎样?”

  医生表情有些沉重:“性命无碍,不过病人的后脑勺遭到重击,很有可能进入深度睡眠。”

  云逍脸色微白:“什么意思?”

  医生沉声说道:“也就是说,病人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云逍身体晃了晃,宁宓连忙扶住他,连忙问道:“有可能清醒过来吗?”

  医生想了想:“醒过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不是很大?”云逍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宁宓担心的看着他:“逍儿,你,你没事吧。”

  云逍勉强一笑:“我,我没事。”

  警察没再来找过云逍,估计正如云逍所说的那样,整件事警察局管不了,该管的是国家安全局,别国的杀手都大量进入本国首都了,那些安全局的特工还真应该好好的检讨检讨。

  眨眼三天过去,这三天云逍不停的利用自己的势力去寻找全世界最出色的脑科专家给云天治病,可惜,很多专家来了,然后又都走了。他们得出的答案基本一致,植物人,醒过来的希望不大。

  最后云逍甚至把天才美少女南宫丝雨也招来了,南宫丝雨也束手无策,她医术比很多很多医生都要高超的多,可是大脑是人体身上最神秘的存在,在这一块,南宫丝雨的优势并不比拿下拥有丰富脑科经验的专家强多少。一个搞不好,可就不是植物人的事了,而是死亡。

  最后云逍又去把洛神找了来,洛神给云天把了脉,然后眉头皱起,不说话,最后她也只能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办法,至此,云逍彻底的绝望了。

  这三天云逍从来没睡过觉,当终于确认云天将会成为植物人后,云逍终于睡了过去。

  别墅里,基本上和云逍有关系的并且在京城的女人都来了,宁宓,南宫秋月,薛静婵,洛芸,宣静,云雀,叶莹,叶凝,干妈舒寒姬,以及杨吉儿,秦家姐妹,虞凤,郁千舞,云无心。

  “宁妹妹,逍儿这个样子可不太妙啊,他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南宫秋月首先开口。

  宁宓眉头紧紧皱起,紧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楼梯口:“逍儿一直以为云天受伤是由他造成的,因为有史以来逍儿都只注重保护我的安全,云天的,他基本上就没怎么在意过。这次的绑匪选中的目标偏偏是云逍没有给与过一点保护的云天,而且云天海变成了植物人,逍儿心中难受。”

  南宫秋月叹了口气,她明白宁宓说的是实话。可是,总不能让云逍这么一直自责下去吧。

  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一点头绪,然后该回家的人全都回去了,只留下云逍真正的女人。就连叶莹也留了下来。剩下来的女人分别是宁宓,南宫秋月,薛静婵,洛芸,云雀,叶莹,宣静。秦家姐妹和虞凤郁千舞出去检查安全区去了云逍出事了,别墅的安全就只能由四女负责了。

  “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宁宓首先开口。

  这话不好回答,南宫秋月作为云逍后宫大妇,她想了想:“宁妹妹,我们应该让逍儿走出这种自责的情绪。”

  宁宓淡淡问道:“要怎么让逍儿走出这种自责的情绪呢?在这里的都是逍儿的女人,你们说说你们的看法吧。”

  宁宓的话太直白了,此话一出,客厅里的女人脸蛋全红了,特别是薛静婵和叶莹。

  薛静婵偷偷的看了一眼女儿,然后红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宁妹妹,你,你可别胡说。”洛芸假装没看到母亲的尴尬,可她心中却是一阵悲苦,妈妈果然是云逍那坏蛋的女人。

  宁宓知道薛静婵当着女儿的面不愿意承认,她也不再多说什么。

  叶莹俏脸通红:“宁妹妹,你,你胡说什么呢?我,我可是云逍的二伯母,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宁宓眼神复杂的看着一脸尴尬的叶莹,轻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是问你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宁宓现在的态度完全就是以一个婆婆的身份来问了,所以在场的女人没有一个敢乱说话。想不出主意没关系,惹恼了未来的婆婆就麻烦了。即便是南宫秋月这个素来和宁宓交好的成熟女人也不敢乱说话了。

  • 及时雨
  • 听着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看着如相思一般绵绵无尽的细雨,宇强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桩往事,一个令他今生难忘的女人……五月,学期末,骊歌将唱,四年的大学生涯即将到了谢幕的时候。约莫下午三点时分,在车流量极大的中港路上,在北上的车道上,有一辆蓝色的重型摩托车以八十的时速,往东海别墅前进。骑车的人与被载
  • 137 06月30日
  • 我和几个女警的遭遇
  • 我和几个女警的遭遇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五年过去了,公司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了很多。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购,原雇员被全体并入那家大公司,我的业务也改换跑道,开始涉足外贸领域。当了一阵助理之后很快就独来独往,在大陆和北美之间来回地飞,几乎每个月都要进出一次海关,登机安检早已成
  • 822 06月27日
  • 我的同学小菁
  • 我跟小菁是国中同学,因为同在北部求学工作,所以常会相约下班后一起吃饭。开始是起源于她从研究所毕业时跟那时的医生男友吵架分手,而我成了她首选的搬家公司。为了帮她搬离他前男友的家,我在自己住家同栋同楼层租了一间套房让她作为栖身之处,白天她当她的银行行员,我当我的工地主管。记得那天是1999年9月9
  • 626 06月26日
  • 我被老师的柔情骗上床
  • (一)在东门盘个小店的梦想,在我上学读书时就有了。那时我的学校就离东门不远,每天中午下课,我就和最要好的女同学一起去逛那些精品店,因为囊中羞涩,很多看中的漂亮裙子皮靴是没钱买的。有时候用整个月的零花钱买下一支仿冒彩钻头花,在镜子前臭美地左照右照,心里就开心得不得了。我高考那年,报考人数
  • 929 06月25日
  • 我的家教经歷
  • 暑假快要结束了,家教中心又给我打来电话,说给我介绍了一个学生。本来我打算好好休息几天或者去短途旅游。可家教中心的老师说,这是一个艺术生,比较好带,而且课时费由我说了算,看在钱的份儿上,我还是答应了!这个学生是学声乐的,今年专业课名列前茅,就因为文化课拉了后腿,所以高考名落孙山,特别是英语只考了
  • 851 06月24日
  • 女友进军营
  • (一)这往事发生在四年前。我是在花莲当大头兵的无敌待退弟兄,只剩两个月就可以脱离军旅生涯,我的部队在好山好水的花莲市区那是我的其中一个女友,是在有一次放假不想回台北时,留在花莲玩交到的,当然,她是花莲众多原住民之一。是不是因为是原住民所以她比较开放我不得而知,但是跟她的职业一定有关系她是一
  • 841 06月23日
  • 安妮
  • (1)我和安妮结婚的时候她只有18岁,现在我们在一起已经生活两年了。安妮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的身高足有一米七,两条腿又长又性感;她34D的丰满乳房和长及腰间的黑色长髮非常吸引异性的目光。我叫大卫,今年24岁,身高比我妻子矮一点,只有一米六八,而且我的鸡巴也不大。但是,婚后我们夫妻的性生活
  • 462 06月14日
  • 狂射尤物女主管
  • 到了武昌来找到了一份好工作。收入还可以,但一个人寂寞、孤独。私人时间很难过,我是个性欲有很强的人,所以一直想找个合适的物件,来发洩性欲。但是谈何容易,找小姐那时很贵,而且又脏。酒店的餐厅主管婷婷姐比我大3岁,我上班的第一天就发现是个尤物。当时就有一种想法,想有一天一定要和婷婷做爱。由于工作关系,我
  • 1618 06月10日
  • 梅花姑姑
  • 男人在世除了吃喝睡之外,显示人生过得好不好,过得潇不潇洒,莫过于在性爱方面得到的多不多有关系。有权,你可以玩弄女人,有钱,你也可以玩弄女人,当然,即使你没有权也没有钱,但你有胆有谋,或者长着付女人爱的脸蛋,也能够玩弄女人,于是可以这么说吧,男人在世,如果你玩不了女人,那显然你活在世上其实并不太潇洒
  • 227 06月09日
  • Linda淫贱起源之蜜月旅行
  • ??Linda跟我坐在床上,我目不转睛的直视Linda,而Linda则抱着膝,低着头,不敢望我一眼。Linda咬了咬嘴唇,将左边的长髮往左耳后一勾,开始说她隐瞒了我一年的荒唐事。??从Linda的口中得知,原来,自从我跟Linda的第一天洞房花烛夜开苞后,我的老婆就迷上了床地之乐,而开始诱发她淫荡
  • 214 06月09日
  • 我真的不是暴露狂啦
  • ??(一)??我生性保守,也不会穿很露,只是因为个性又笨又急,所以才会老是出糗!有一天都洗完澡了,正要拿衣服时,一不小心衣服就掉在地上,天呀!都湿了,不能穿了,赶快出去再拿一件就好。??因为房间就在隔壁的隔壁,所以没理毛巾就直接拿衣服就好,反正很近嘛!但一跑出去,电铃响了,邮差大叫:「挂号
  • 881 06月02日
  • 老婆的谎言
  • 我今年三十多岁,跟老婆结婚已经迈入第十年了。老婆叫做小美,二十五岁就嫁了给我,原本她有份正当工作,但由于生小孩的关系,于是便辞职了,且后来为了专心带我们唯一的宝宝,也就一直待在家。由于第一胎是男孩,老婆就不愿意生第二个,我算是很迁就老婆的人,也就没有勉强他,今年儿子就读国小三年级了,很多事情也可以
  • 907 05月30日
  • 男儿身女人心
  • 我叫小艾,今年27岁,身高176公分,体重50公斤,也有固定的女友,一切都跟一般男人无异,只是我有一个不好启齿的嗜好,那就是我喜欢穿着女装,也就是俗称的变装或是CD,由于骨架比一般男人小,加上不常运动窝在家里,皮肤自然也比较白嫩,穿上女装之后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原本是男儿身。最喜欢男人的大屌插
  • 506 05月24日
  • 舒服的按摩
  • ??嗯,[好久没有打网球,今天上午去打了一会儿网球禛禐禒禈,僖僩侨僯现在背上、腿上都还觉得有些痠痛。我已和她打了电话,改了期萒蓑蒜菞,瘔瘈瘑疟今天不去看了。」莉莉说。??「要不要我替妳按摩一下?」小钢慇勤的问。「唔,好制褔裻褊,慬愻怄慛不过你一身臭汗,你得先去淋浴摍搂摓撂,榐藁榓榚洗干净了再来
  • 477 05月18日
  • 工厂的淫荡阿姨
  • 从小家里就是开工厂的,小时候也常在工厂里帮忙,在一群女人堆中算是一个活宝,大家也喜欢逗我玩,长大后开始对异性产生兴趣。有一天,突然注意到一个阿姨,长相非常酷似〔杨思敏〕脸蛋长的白净,虽然笑起来眼尾有一点点小细纹,但是他的嘴却总是油亮动人,让人真想一亲芳泽。他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了!40多岁
  • 1109 04月29日
  • 第一次面试被强奸
  • 我的名字是雪香,是个很渴望升读大学的十八岁的女子。我家里很穷,母亲没有工作能力,父亲的薪水很微薄,仅供一家三煳口,根本不能让我升学。为了达成这个愿望,我决定外出工作赚取学费。今天面试的一份工作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告诉我的,那是一份家佣工作。她告诉我除了一般女佣应该做的家务外,还要作出另一种服务,我相
  • 841 04月21日
  • 尾牙的回忆
  • 小弟在一间小公司上班,只是当个小小设计师。生活蛮平淡的。有一个交往了几年的女友。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一些活力,却也说不上为什么。直到有次公司来了一位新的女同事,才慢慢改变了我的上班生活。其实她的条件并不是很优,身高155公分体重约50多公斤(目测),胸部顶多是A+或是B-的罩杯。屁股也小
  • 281 04月20日
  • 曼谷巫师
  • 【曼谷巫师】夜晚十一时,在曼谷一个高尚住宅区中,已经很静了。只有偶然有一辆汽车驶过。在一幢花园洋房的二楼,有个女人把窗户打开。她名叫曼花,才三十岁光景,不幸就守了寡。丈夫留下大笔财产。她的下半辈子可以无虑,只可惜春心寂寞,郁郁不欢。她左访右寻,找到一个江湖术士阿旺,请他算算命,看看自己
  • 251 04月20日
  • 我也被医生姦过
  • 在网上看了好几篇关于妇科医生姦淫女病人的事,我也有同样的遭遇,但却是被外科医生姦了的。我下面说的都是事实。我结婚不久后就怀了孕,过了几个月,腋下竟长了肿块。我把这事向邻居讲起,邻居妇人说会同怀孕有关,要到医院看看才对。那时我比较忙,只能早一点下班去医院。我家附近没有市级大医院,只有区医院。
  • 776 04月17日
  • 挂职县长的故事 (全) [都市淫色]
  • 接国资委的故事一汽车在颠簸的山路上行驶,把方致远从沈思中惊醒。上午去地区报到,马书记推心置腹地和他谈了谈富源的情况,「方书记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快一年了,尽管整个地区大部分的县市经济建设和廉政建设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可唯独富源仍然原地踏步。这其中冯德远负有很大的责任,组织上不是没有想换他的念
  • 600 04月17日
  • 你上我女儿 我上你儿子
  • 丈夫和女儿出去了,这段时间以来,他和女儿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可能是我打女儿打得太兇吧!拉近了父女间的关系。「妈妈,一个人在想什么心事?」捷进来了。儿子今年15岁了,长得越来越像他父亲了。捷过来坐在我身边。「捷,去洗澡吧!」长久以来都是我替儿子洗澡的。放好水,捷已经赤裸裸了,我瞄了瞄捷的下体,小淘气
  • 1060 04月13日
  • 爱神之丘
  • 我曾经住在一个小小的大学城里修读我研究生课程。那一所大学很好,但由于大学位于「圣经带」(见注一),所以大学城是个活脱脱的闷人小村。我有一位婶婶死后给我留下一份可观的遗产,我才可以专注我的学业,至少是大部份时间啦。我是女生,又是单身。不过,我以前吃过几个男人的亏,他们给我留下的伤害深得令我许久也不会
  • 142 04月12日
  • 夫妻一起去指油压
  • 几年前我还是二十几岁,我前妻小我两岁,从热恋到奉子成婚,一直到感情生变前一年,因为家里问题,生意上的问题,间接也影响了夫妻之间的问题,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再来天天吵,当时我吵到快疯掉了,每天都不想那么早回家,有一次在客户店哩,看报纸的分类广告,刚好看到了一个想广告,(夫妻净空推拿指油压),增进
  • 472 04月10日
  • 飘香都市(01-20)
  • 第001章熟香可心(上一个少妇,步履轻盈的走在江都大学的校道上,瓜子型的俏脸,水雾朦胧的媚眼,性感醇厚的嘴唇,天鹅般的玉脖下面,是高高隆起的酥胸,纤细的腰身之下,浑圆饱满的翘臀,配上及膝的黑色紧身短裙,如同绸缎一样光滑的白净小腿,无一不在向人们显示着,这是一个絶色少妇,还是一个身材极品的絶色少妇。
  • 567 04月08日
  • 从冰美人到小淫娃
  • 近来网络游戏非常盛行,其中一款游戏我也甚有爱好,所以我就开始迷上了玩网络游戏。在游戏中,我改了一个名字,叫冰美人,因为这都是朋友们暗地里对我的称唿,我外貌及身型都十分吸引,因此很多男生追求我。亦因为这样,我曾错信了三个男人,以为他们都是真心爱我,最后才发现都是骗我的,只为得到我
  • 860 04月06日
  • 马子参加前男友的同学会
  • 前天是快乐的礼拜六,小弟自己却呆家里,好可怜啊!我马子昨天去参加同学会,和她以前大学的朋友相聚,女孩子出门之前当然都会试穿衣服,我马子当然也是了。她穿着一件黑色背心,里面是鲜红色的奶罩,下面穿着一件小短裙,里面当然是她最爱的丁字裤,外加到大腿的丝袜。我问她说:「今天很热欸,还穿丝袜喔?」马子
  • 454 04月05日
  • 女人间的战争(孕妇)
  • 一????古以萱是Regina─国内知名生技公司─总经理崔毅全最受重用及信任的特助,此际身怀八个月身孕。当初凭藉她出色的外貌和高明的手腕,让这个年近四十的黄金单身汉成功为她倾倒。虽然表面上,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但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两人私下打得火热,早同居在一起。??以萱看着自己圆润的腰身,心中得意洋
  • 331 04月02日
  • 我与楼下女白领
  • 张阳租在一个单位的家属院里,由于这单位的效益不错,很多人都搬走了,但是空出来的房子多数没有出租出去,可能他们也都不在乎这些小钱吧。现在院子里除了一些单位的人就是一些老年人,张阳是个特例。(爲了便于描写,下面就用第一人称,呵呵)我住在三楼,这是个很不错的楼层,大家都知道的。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有什么
  • 453 04月01日
  • 禁 区
  • 禁????区??【1】??香港和大陆的边境,有一段不让一般人随便出入的地带,俗称禁区。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上水一带的禁区。??柱子已经三十几岁了,仍然是一个单身汉子。他自己一个人在近边境偏僻的村落经营饲料和农药的分销店,结交女朋友的机会实在微乎其微。中五毕业后,他也曾经在尖东一间大公司的写字
  • 332 03月26日
  • 淫乱别墅轰趴
  • 我是被表姐邀请来这里和她们玩的,表姐给别人做小蜜。红山,表姐的别墅内。表姐输得只剩下胸罩和内裤没有脱掉,这一局也没有煳的希望,她在考虑着下一步该脱哪一件了。转眼,上家自摸,菁菁高兴得跳了起来,两个白白的奶子在空中晃着。另外两个人身上已没有可脱的了,表姐怕我看到她那美丽的乳房,就先脱了内裤,
  • 908 03月2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