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下)

  在小区门口,赵宾找到魏虎时,魏虎立刻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事情。魏虎裂嘴笑笑。他看看赵宾,心里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他们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当赵宾突然一拳打在魏虎的左脸上时,魏虎就象撞了墙一样嗷的一声就倒了下去。 

  赵宾看着魏虎轻易被自己打倒了,登时来劲了,口中哇啦哇啦地骂着脏话就扑上去。 

  忽然,魏虎飞起一脚就将赵宾踢开了。这一脚正中赵宾的胸口,赵宾几乎气都连不上了。赵宾倒在地上,嘴巴里骂着:「妈拉巴子,你玩阴的。玩了女人你还有理了」。魏虎几步就上来,挥拳就打。 

  几个回合下来,赵宾就已经是鼻青脸肿,气喘吁吁了。他根本不是魏虎的对手,魏虎比他更高更壮。他原来以为魏虎理亏,不敢还手,没有想到这是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 

  魏虎压住了他,屁股坐在他身体上面气粗地骂道:「妈的,就凭你小子也敢跟老子动武,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老子跟你的姓」。说着一拳就打在赵宾的脸上。 

  赵宾惨叫一声。 

  魏虎又骂道:「老子知道你为啥找我,是不是我搞了你娘,你不服气啊。老子告诉你,是你娘勾引老子,你怪谁。」说完又是一拳。赵宾又是一声惨叫。他的脸已经彻底被打肿了。 

  赵宾哀求道:「别打了,魏叔,我错了,求你别打了。」魏虎听了笑道:「小子,服软了。老子今天就要打软蛋。老子和你岳母上床管你屁事,就凭你还想来诈老子钱,找死啊你。」说着又是狠狠一拳。赵宾已经被打得彻底没有脾气了。他躺在草坪上不知道多久,魏虎已经早没有影子了。 

  赵宾身子又疼心里又气,不曾想自己来找魏虎,不仅没有搞到钱反而被他打了一顿,吃了大亏。他左思右想,就埋怨起岳母了。如果不是她和魏虎有私情,自己怎么会被打?她要找男人自己管不着,可她偏偏找魏虎这样不讲理的人。看来柳月说得对,她妈是个表面端庄温柔,骨子里却浪漫多情的女人。 

  赵宾没有回家,他直接打车去榕城大学找到了乔亚。乔亚一见到他,很吃惊的样子,又见他满脸都是肿的,就忙带着赵宾到医务室包扎伤口。包扎好后,二人到了校园外面的一个烧烤摊位坐下,赵宾捂着伤口,心里又恨又怕。心道,妈的,今儿倒霉,遇到个强的。今儿是栽了,老娘被人搞了不说,自己也被打得一塌煳涂。真他妈的背啊。 

  乔亚要了啤酒,二人就喝起来。乔亚笑道:「咋的,你今天被人打了。」赵宾口中诺诺,瞪着眼气道:「妈的,说起来气死老子了,我去收钱,没收到反而被人暴打一顿,你说这是什么世道!真她妈倒霉」。他想起来心里就气得要发疯。 

  那个狗日的魏虎,居然要当他爹,妈的,操,我操你八辈子祖宗!还有岳母也不是好东西,找个这样粗鲁男人。 

  乔亚看看他,嘿嘿笑道:「我听你岳母说你小子在公司里面混得不错,还是个经理。咋还需要你去要钱? 

  你是不是干了什么错事被人发现了。是吧。」赵宾听了不吭气,心道他妈的就你聪明啊,瓜娃子。 

  赵宾忽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乔亚的衬衣衣领,把他从椅子里拎起来。赵宾狞笑着看着乔亚说道:「你他妈的刚才说啥?」乔亚见其突然翻脸,一时都傻了。 

  赵宾猛的一拳就打在乔亚的左脸上,乔亚啊一声就趔趄后退几步。周围坐着的人见突然有人打架,不由有人就叫起来,打人了!赵宾见状,就一把抓住乔亚,拖着到了一个僻静地方。 

  乔亚的鼻子已经流出了血。陪笑道:「宾哥,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赵宾听了怒道:「你小子以为老子是瓜的,你小子以前和我老婆有一腿是不?上次去西安你小子又调戏我丈母娘,你以为老子眼睛的瞎的。今天老子心情好,就是来找你算帐来了。你还装蒜!」乔亚哭丧着脸,说道:「宾哥,你错怪我了。我和柳月是同学,可我们啥关系没有啊。你丈母娘她主动挑逗我的,我是一时没忍住」。他说着伸手到衣服里面掏出了一卷钞票,递到赵宾手里,说道:「这些钱都是你的,你饶了我。以后我们再没有瓜葛,行不?」赵宾看着手里那一叠钞票,几乎傻了。这个瓜皮居然拿钱给他!赵宾几乎没有犹豫就把钱拿到手里,他低头数着。 

  乔亚喘口气,看着他笑道:「你今天就是来跟我说钱的吧。」赵宾点点头,嘿嘿说道:「你也不能白摸啊,我丈母娘那可是一个大美人。又白又嫩的。你总得出点血吧。」乔亚见他笑起来,嘿嘿笑道:「那是,不仅是又白又嫩,而且还水滑水滑的,那屁股,嘿嘿,搞起是舒服。」赵宾听了眼睛几乎瞪圆了,心里拔凉拔凉的,口中苦道:「妈的,你不光摸了,你小子还干了?我操!」说毕,挥起一拳打在乔亚的鼻梁上。乔亚一声惨叫,脸上就象开了杂货铺一把,五光十色。 

  赵宾压住乔亚,怒道:「妈的,就凭你小子这德行还搞女人,你说,你使了什么阴招,她怎么就答应和你打炮了」。 

  乔亚擦下流到嘴巴的鼻血,大声喘息道:「我也没有咋的,反正我摸她,她又没闹。后来我见她也挺动情的,就一起去找了个僻静地方搞了搞。」赵宾听了道:「就这么简单?我操!我都不行你小子就能行?」说完赵宾就后悔了。 

  乔亚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嘿嘿笑道:「宾哥,敢情你是吃醋了。要不兄弟我帮你,我们的事情就了了,你说咋样?」赵宾眼睛咕噜噜乱转,忽然说道:「妈的,你说了就了啊。你帮忙?有俅用! 

  我妈她不会干啊。你那不是白扯啊。」乔亚嘿嘿笑道:「只要你答应,我就有办法。只是在她面前,你得装得很怕我,我说啥你都不能反驳,要装孙子。那才有戏。」赵宾听了心里一盘算,管俅的,装什么都行,只要能把那娘们拿下。这个乔亚一肚子坏水,没准能成……想着赵宾不由嘿嘿一笑,又一想这个乔亚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就是个流氓啊,万一把丈母娘给玩出问题了咋办。 
                                              
                                                                                                                                                                                   第五章 

  乔亚突然出现在门口时,夏晓兰惊呆了,大睁着眼睛半天才说道:「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乔亚笑道「不欢迎啊」。 

  关上门,乔亚就把妇人紧紧抱住,两个人的舌头就纠缠到了一处。妇人丰耸的乳峰紧贴住男人的胸口,身子几乎就是挂在男人身上了。丰满白嫩的性感大腿勾住男人的大腿。双手贪婪地在男人身体上滑动着,从嵴背滑落在男人的屁股上,她使劲地抓着,口中喃喃笑道:「我昨晚做梦想到你了,你今天居然就来了,你是不是知道我想你了。」乔亚笑道:「那是。你哪儿想我啊,是不是又想我给你捅捅眼啊。哈哈,上次搞了我一直想你呢」。 

  夏晓兰的手就下去抓了男人的肉棒狠劲一捏,乔亚疼得哎呀叫起来。夏晓兰却松开手,扭着大屁股跑开了。乔亚却要追上去,却见妇人就平趴在沙发上,自己把屁股上面的裙子高高撩起来。裸露出雪白丰满的大腿和肥挺的大屁股。妇人趴在沙发上扭头含笑看着他,雪白滑腻的大屁股不时地向上撅起,就好像这时有男人正在插入她的屁股一样。乔亚看了一乐,这女人居然没有穿内裤。 

  乔亚扑过去,贪婪地揉搓着夏晓兰雪白的大屁股和丰大腿。他起身来脱了裤子。从后抱住夏晓兰肥挺的臀部,将肉棒缓缓挤开妇人肥大的阴唇插进去。夏晓兰就哦噢低声叫着。乔亚温柔地用手揉搓妇人肥挺的双乳,口中喘息道:「咋样,塞满了没」。 

  夏晓兰转头媚眼看下乔亚,喘气道:「好着呢,你把我的肉洞洞都塞满了。 
  快干吧宝贝,我都等不及了,你快干我吧!」。 

  乔亚挺动屁股抽动起肉棒,感觉妇人的阴道紧窄。乔亚的腹部与夏晓兰的雪白的肥臀互相拍打着噼啪作响。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入夏晓兰肥腻的肉穴深处总带出来一片淫水。夏晓兰闭上眼睛紧咬双唇,大屁股却向后挺动迎合抽插,口中不停地发出柔软勾魂的呻吟。 

  乔亚抓住夏晓兰的胳膊,一手去紧握住夏晓兰雪白高挺的乳房。屁股极力地耸动着,拍打着夏晓兰肥大的屁股摇荡不已。 

  乔亚喘息道:「你屁股好大好骚啊,我喜欢干你的屁股!」。 

  夏晓兰淫荡地叫道:「我的大屁股就是留给你捅的,你使劲捅啊!」夏晓兰雪白肥嫩的屁股被乔亚干得涌动不停,丰满硕大的乳房不住地摇摆,一身的浪肉都颤动起来,一时间妇人是淫态毕现。更兼二人淫声浪语不歇,且越说越下流,二人都被刺激得越发的疯狂不已。 

  不知道什么时间,屋子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人。这人神色非常紧张。 

  夏晓兰被乔亚抱了起来,下体还插着肉棒。她双腿紧夹在乔亚腰间。她的白嫩圆满的大屁股随着男人的动作翻腾着肉浪。妇人口中叫唤不止。就在乔亚一转身时,夏晓兰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个人,她几乎吓呆了。 

  是赵宾! 

  「啊」,夏晓兰一声尖叫,丰满的大腿极力地夹住,然后张大嘴叫唤:「啊,不要!不要啊!停下来!」夏晓兰感觉血在向头上涌着,她极力要推开乔亚。可是她做不到。 

  乔亚的力量太大了。夏晓兰口中叫着「不要不要啊!」。她红着脸眼睛偷偷瞄着赵宾,妇人心里羞愧不已。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和男人偷情做爱时,女婿突然出现了。这让她无地自容。女婿不仅看到了她的裸体,甚至还看到她与男人做爱,看到她身体最隐秘的地方。她此刻对于女婿已经没有秘密了。 

  乔亚把夏晓兰放倒在沙发上,用手控制着她极力挣扎的身体,粗大的肉棒继续抽插着。妇人惊奇地看到赵宾居然走了过来。他的眼睛在喷火。 

  赵宾早就在门口等着。他是和乔亚一起回来的。他直到听到里面传出了岳母畅快的叫声他才悄悄开门进来。他心跳的几乎无法唿吸。他看到岳母雪白的肉体跪在沙发上,乔亚正在把肉棒狠劲地插入,乔亚回过头来看看赵宾,嘴角含着笑。 

  乔亚直到射精后,才放开夏晓兰浑圆丰润的身体。夏晓兰把脸埋在沙发里面哭泣着。赵宾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岳母。乔亚看着这对母子,笑道:「这么巧,赵宾你回来了,你妈不知道吧。」赵宾含煳地说道:「就是,我没说,太突然了,你们正在忙。我这,打扰你们了吧」。 

  乔亚笑道:「去你妈的,说这些!没事的,你有啥不好意思?一回生二回熟,我和你丈母娘都干了好几炮了。你没见过你妈光屁股吧,嘿嘿,你小子算是今儿开眼界了。你别说,你丈母娘还真他妈的又白又嫩,水又多。搞起是舒服!」赵宾嘿嘿笑道:「就是就是。」又一想不妥,我他妈的又没有干,怎么就是呢。忙又说:「我不晓得不晓得。你干过你说了算,你说了算。」赵宾这话一出口,不仅乔亚乐了,连刚才还在哭的夏晓兰也扑哧笑了。 

  乔亚笑道:「妈的,我看你小子是有病了。这他妈的多白多嫩的女人,你说你不晓得,有你咋样的男人吗?过来!」赵宾听了,忙走到沙发前。夏晓兰已经是羞得满脸绯红,又紧张又亢奋,赤裸的雪白如玉的丰满肉体微微颤抖着,大腿紧紧夹住,一头秀发披散开来,头埋在沙发中不敢动弹。 

  乔亚道:「你睁开狗眼看看,白不白?」赵宾忙道:「啊,白。」乔亚道: 
  「嫩不嫩?」赵宾忙摇头,说道,「我真不知道,没摸过」。 

  乔亚嘿嘿道:「妈的,你个兔崽子,过来摸摸不就知道了吗?快来摸摸!」当赵宾的手摸着夏晓兰赤裸的嵴背时,夏晓兰羞得身体不停颤抖着。赵宾也紧张得手抖得不能控制,唿吸都困难起来。乔亚在一旁看着,抓住他的手,径直就向妇人的肥挺的大屁股上摸去。 

  夏晓兰不由得口中惊唿一声,心中一荡漾,肥挺的屁股顿时酥软了,紧夹着的肉穴中一股淫水猛地涌出来。 

  乔亚在边上看了笑道:「妈的,反应还挺大。我搞你半天才流水。你女婿才摸摸你,还没捅你的下面的肉洞呢,你就喷水了都。你被刺激得受不了了吧,嘿嘿。」夏晓兰听了这话羞得几近无地自容了。赵宾在一旁只得尴尬地傻笑。 
                                              
                                                                                                                                                                                     第六章 

  吃晚饭时,乔亚看着赵宾对夏晓兰说:「阿兰,你这女婿很乖的。」夏晓兰笑道:「你咋知道的,我不觉得他乖。他可鬼机灵得很。」乔亚笑道:「是吗? 

  他是真的乖,你不信是吧。」乔亚就对着赵宾笑道:「你听着,我和你妈已经都打过炮了,我他妈的也就算你的长辈了。以后你干脆就喊我干爹。听到没?」赵宾听了,心里那个气,可是又不好表现出来,事前已经说好了都听他的。 

  想不到他会整这花样。妈的,这小子纯粹是在报复他、玩他。赵宾想想就暂且依他,事情如果不成,再找机会狠狠收拾他。 

  赵宾只得苦着脸,憋半天说句:「干爹。」乔亚听了,眉眼都乐到一起了,手指着赵宾,大笑道:「好好好,干儿子。你真他妈的听话。」夏晓兰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两个年轻人年纪差别不大,怎么女婿甘愿喊他干爹啊,他们是闹着玩吧。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吃完饭,赵宾就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电视。乔亚和夏晓兰相拥着进了卧室。他们没有关房门。赵宾清楚地听到房间里男女的调笑和打闹声音。 

  卧室里,乔亚把妇人压在床上,舌头去妇人的湿润的红唇边吻着。妇人微睁开眼香舌伸出来要舔食乔亚的舌头。乔亚却把舌头躲开,妇人的舌头落空了。 

  妇人见他在故意捉弄她,害羞地轻轻用手扭了下男人后背。听得男人叫疼,妇人又忙去给他揉揉。妇人撅嘴道:「讨厌,乱玩什么呢?没想到你人看着老实,其实还这么坏。搞得我尴尬死了」。 

  乔亚笑道:「我怎么坏了?我不觉得啊。你说得好没理」。 

  妇人媚眼看着他,脸红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还有赵宾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故意搞什么鬼名堂」。 

  乔亚笑道:「你太聪明了。你家住址我早知道了。我和你女儿不光是同学,而且还是那种关系。嘿嘿。至于赵宾啥时回来的,我是真不知道,不过这小子很听话。而且长得那么帅,你不会讨厌他吧?」妇人听了登时就被吓了一跳。这个乔亚果然和柳月有一腿,看来赵宾说的话不错啊。这个可怜的女婿,自己老婆和男人偷情,甚至当着他的面。看来在西安是他们约好的。想着妇人反而同情起赵宾。心中想着赵宾受到的委屈,一股母爱在涌动。 

  赵宾听着浴室里男女的说笑声,心里恼怒,妈的,跑我家里来当大爷来了,搞了丈母娘不说,还让老子当孙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妈的,这会子这对男女八成就在那乱摸乱搞呢,也不关门,把老子当太监了。 

  夏晓兰和乔亚相拥着出了房门,乔亚对赵宾说道:「干儿子,我和你妈洗个澡。」说毕两人就笑着进浴室去了。赵宾听了,这两人居然就光屁股洗鸳鸯浴了,真他妈的有情调啊。 

  片刻,浴室中水声四起。 

  赵宾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和不时传出来的男女调笑声,看电视也看不进去,只是胡乱地调着电视频道。这时,电话响了。赵宾去接电话,是李菊打来的,问她岳母有空出去打麻将不。赵宾没好气地回道:「她忙得很,没时间」。就把电话挂了。 

  赵宾才又躺进沙发,就听到浴室中乔亚在喊:「干儿子,过来一下」。赵宾心里骂道,你他妈的才是干儿子,狗日的还来劲了。虽然这么骂,却还是起身去了浴室门口,探个头朝里面望望,浴室的玻璃门是半掩着,却看不到人。赵宾想这两人多半是在浴缸里面泡着呢。 

  赵宾小心翼翼地说道:「啥事情」。 

  乔亚笑道:「进来吧」。赵宾听了就傻了,你们两个人在里面光屁股洗澡,我进去算怎么回事情。赵宾犹豫了一会还是换了拖鞋进去了。岳母果然躺在浴缸里面,水面是一层泡沫,岳母看到他进来,害羞地把丰满的胸口掩住。 

  乔亚坐在浴缸边上,乔亚笑着对他说:「你妈的腿有点不舒服,站不起来了,你抱她出来,给她擦干了再抱到卧室去。我在那等她。」说完乔亚就光着屁股径直出去了。 

  赵宾僵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味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怎么还要他帮忙,这有他什么事情吗,这他妈的不符合剧情发展需要啊。这个乔亚是个变态啊。 

  赵宾还在发呆,夏晓兰却含羞说话了,「阿宾,妈真的站不起来了。乔亚他就是不抱我。你过来扶我一下吧。」赵宾听了岳母的话,也只好就硬着头皮走上前了。妇人的身体很光滑细嫩,赵宾使力很大的力才把岳母扶起坐在浴缸边上。 

  岳母害羞地用手掩住雪白高挺的玉乳。赵宾的心咚咚跳动着,他拿了浴巾把妇人的背擦干了。 

  赵宾把浴巾递给岳母好让她自己擦身体正面。岳母没有接浴巾,她斜眼看看他,声音很小地说:「阿宾,你很紧张吗?没见过妈的光身子吧。没事的,妈不怪你的。妈知道你早想看妈的光身子。今天你可算是看到了。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还怕你个小年轻看吗?你别不好意思。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其实妈也紧张得很。来,孩子。别怕。来给我把身子擦干吧。」赵宾颤抖地拿着浴巾,看着岳母慢慢地把横在胸前的手拿开。他看着岳母雪白丰满的玉乳上一对乳头就如同红樱桃一样鲜嫩。 

  赵宾颤抖的手拿着浴巾轻轻触到岳母雪白的乳房时,岳母就突然口中发出一阵娇吟,她的身体紧紧靠在了赵宾身上。双手抱住赵宾的腰。妇人紧张地喘息着。 

  妇人口中说道:「宾,妈好紧张啊。妈想到在你面前光屁股就羞得不行。真是想不到妈会这样子让你看身子」。 

  赵宾颤声道:「我也紧张得很。妈,你真白嫩。身子摸起好滑」。说着赵宾大着胆子就在妇人玉白滑嫩的背上轻轻摸弄。 

  妇人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妇人红脸含羞地轻声道:「去你的!尽说好听的。 
  哄我开心呢?柳月不比我白嫩?这算咋回事情哦。我俩这样子算是越轨了吧。都怪乔亚。他太坏了。搞我还让你在边上看。我们都上他当了。哎。你把妈的光身子都看完了。妈丢死人了。你不会瞧不起妈吧?你可不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柳月啊」。 

  赵宾叹气道:「不会的。我和柳月好久都没做爱了。她忙得很,哪想起我是谁。还就是妈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得很。以后啊我照顾您」。 

  妇人叹气道:「这我早看出来了。你不容易,委屈求全的。柳月在外面和男人乱搞,你忍了很久了。妈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你个大男人没个女人疼哪行?妈今天也想通了,反正妈的肉身子也让你看了,也没啥好害羞的。乔亚刚才跟我说,要喊你来抱我,还说我们三人一起做爱。妈都想通了。反正不是外人,自己家女婿做爱总比外人强。何况你受那么多委屈。妈就算是安慰你吧」。 

  赵宾听了心里激动,妇人的话让他感动不已。他低下头大胆地凑到妇人嘴唇边轻轻吻了一口。妇人激动地伸手抱住他的头,俩人的嘴唇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舌头贪婪地相互吸允着。 

  过了好一会,赵宾颤抖着嘴巴说道:「妈,好点没?我抱你出去了。」岳母紧抱着他的双手不好意思地松开。赵宾把白皙丰满的岳母抱了起来。夏晓兰微闭着双眼,脸红红的,双手却不知羞耻地挂在赵宾的脖子上。赵宾闻着妇人肉体发出一阵阵的香气。他的下体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妇人早感觉到赵宾的肉棒在胡乱地顶着她屁股上的嫩肉。妇人心里害羞,这孩子故意挑逗呢,妇人不觉暗笑起来。头就靠到赵宾怀里。正好就看到赵宾的奶头。妇人害羞地一笑,你既然故意顶我屁股,那我也弄你。想着妇人就伸出舌头去舔赵宾的乳头。赵宾忽然被妇人这么一弄,哎呀一声,手就一软。妇人一声叫,赵宾忙又抱紧妇人滑腻柔软的光身子。妇人扑哧笑道:「宾,别调皮了,你慢点。 

  你就别逗妈了。妈重,你小心脚下打滑摔着了,不是玩的」。妇人一边轻轻用手在赵宾的屁股上面捏了一下,赵宾就感觉浑身一阵的酥麻。 

  赵宾把岳母轻轻放在了床上。乔亚笑着站在床下,将床上赤裸的夏晓兰抱了起来。朝向赵宾。赵宾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妇人脸红红的眼睛含羞看着赵宾,轻咬着嘴唇,玉白美嫩的大腿中间,那一个淫靡的穴口就如同开苞的花朵一样,随着妇人紧张的唿吸那穴口在一开一合着,隐约可以看到嫩肉,房间里面充满了温热滑腻淫靡的气息。 

  这一刻,赵宾的血就如同过电一样冲上九霄云外,身体内的雄性本能就如同洪水一般无法控制。他的阴茎高挺着,在岳母的肉穴口慢慢地蠕动,他在模仿乔亚。男人的阴茎与女人的肉穴每一次的接触都如同一次甜美的香吻,只是这更加强烈,更加堕落。 

  赵宾看着岳母的脸在抽搐着,她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叫喊出来。大腿内侧的滑腻嫩肉不断摩擦着赵宾的鸡巴。当赵宾终于将肉棒狠狠插进去直接贯底时,岳母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口中啊啊地叫喊出声,「哎呀!捅进来了!」她早已不在害羞地假闭眼睛了,含情的大眼睛大胆地死盯着赵宾。 

  赵宾喘息着发力挺动着屁股,奋力抽插着。一根玉棍在妇人的肉穴中翻飞。 
  直搅得妇人淫水四溅。 

  乔亚把赤裸的妇人放在了床上,赵宾就上前将赤裸的身体压住了岳母的光身子,他的手揉搓着岳母滑腻高挺的玉乳,轻轻拨弄着红葡萄一般的乳头,一边将粗大的肉棒在岳母的肉穴中极力抽插着。赵宾喘息道:「妈,你里面还挺紧。我整得你舒服吗?」岳母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的双手已经不自觉地紧紧地环抱住了赵宾的屁股,一边屁股向前迎合着,一边双手将赵宾的屁股向自己的肉穴拉动着。房间里充满了年轻男人和妇人淫乱的肉体碰撞声和呻吟声。 

  妇人手紧捏着赵宾结实的屁股,嘴里含着笑轻声道:「坏东西,就知道你早就没安好心。成天挑逗我呢。妈今天不怪你,你受了不少委屈。你别怪柳月。柳月欺负你的,妈今天补偿你。你憋了很久了,今天妈让你搞个够!」。 

  房间里面充满了年轻男人和妇人淫乱的肉体碰撞声和呻吟声。间或听到妇人的尖叫声和男女的笑声。 

  就在赵宾与他的丈母娘在恣情求欢时,乔亚已经坐在一辆出租车里面,当司机问他去哪里时,他笑道:「火车站」。他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口中哼着:「妈的,都不是好东西!咱们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翠花,上酸菜!」 

                                                                                                                   
                                                                                                      【完】
  • 回老家探亲玩东北姊妹花
  • 去年国庆节,我回家探望父母。回去之前,我跟同事聊天,他们说县里色情服务很猖狂,价钱又便宜。我说我们县穷,恐怕没这方面的东西。一个同事说,妳们县肯定有。我心一动——这些年回家探亲,没刻意往这方面想,保不准真有!前年回家我在县政府招待所(宾馆)跳过舞,宾馆的女服务员并不保守,跳舞时也肯让我温香
  • 773 05月22日
  • 耕作在东北黑土地上的父女(乱伦)
  • 耕作在东北黑土地上的父女(乱伦)第一回:东北的土地上,始终都是一家人睡一张坑上,所以东北的土地上乱伦的故事多之又多。早晨的阳光已经照在睡懒觉人的屁股上了,可是对于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上的人来说,却依然还早,肥沃的土地滋润着生活在这里的亿万农民。鑫已经起床了,对于16岁的少女来说,一天的生活已经开始了,要
  • 189 02月04日
  • 东北大炕(转)
  •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做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不可动摇的。爹
  • 195 02月04日
  • 一个东北帅哥和意大利美女故事
  • 上一个月我会一个人来到北京就是跟我刚刚订婚的中国未婚夫有关,前些日子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未婚夫跟一位在杂志上专拍性感内衣广告,肌肤晶莹剔透的金发模特儿小姐交往甚密,原先我只是怀疑而已,直到前几天我亲眼看见他们两人在饭店床上交缠性交时,我才相信流言属实,当天晚上我与我的中国未婚夫大吵一架后越想越不甘心
  • 86 02月04日
  • 春节上的一个东北妹
  • 今年春节过得还不错,特别是在此期间在通过网上结识了一个XX师院的辅导员妹妹,让我过了一个值得纪念的晚上.那是大年初十的下午了,前几天一直在和亲戚朋友吃饭过年,今天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能上上网了,我打开自己的QQ,在聊天室里随便找几个名字还对我有吸引力的妹妹加在QQ上,开始了我新的一年的猎艳行动.和这几个
  • 105 02月04日
  • 东北大炕(精修版)(02)
  • 第二节春去夏来,暑假娘和我去赶集。集上娘的回头率几乎百分之百,不论男女。毕竟娘拥有国色天姿的标致外貌不说,身高在这个年月更是鹤立鸡群,不说女人,不少男的都没娘高。而且娘葫芦状的夸张身材,再朴素的打扮也掩盖不住娘前凸后翘的爆乳肥臀,自然是男女老少一律通杀。娘体力很好,这天赶早就背着我来到集上,带着我四
  • 235 02月03日
  • 【与东北MB对操】
  • 上次玩了一个双飞后已经一个多礼拜了。4月12号成都的天气很好,中午 起床后就接到会所小老板的短信,还是说前两天介绍给我的一个叫小龙的东北小 爷准备好下午要服侍我了。我顿时来了兴致,说下午还是安排在汉庭开好房后把 人送来。 两天前小老板就告诉我会来一个东北的小帅哥,而且还把比较真实的视频照 发给了
  • 104 02月03日
  • 那一抹东北的风情
  • (一) 我若有所思的跟着岳母去艳红家,慢慢的我落在岳母的后面,我想看看穿着衣服的岳母背影。 " 小剑,跟上呀,磨蹭什么呢,还嫌耽误的时间不长" 岳母好像发现了什么,催促我说道。 " 啊,没有、好的" 我像被猜透心事的小孩一样,支支吾吾的跟上。 " 你不是又憋着什么坏呢吧,好好的,这是去别
  • 104 02月03日
  • 东北小姐真厉害
  • 家洗浴中心营业时间很长了,不时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小姐进出,感觉都长的不错,地方也相对偏僻些!回到住地,洗了洗鸡巴,打的过去。进去大厅之后,感觉装潢还可以,看到有漂亮的,衣着性感暴露的小姐不停的进出,我径直直接走到柜台前,对服务生说:一个包间,什么价?服务生看看我,说:包间30,服务费看你要什么项目,到
  • 102 02月03日
  • 五一假期调教一对东北夫妻的经由
  • .大接触到乡⒚?到实际介入到了SM中,在有过了(个女M 之后,我很欲望能收到一对夫妻奴,比拟女M 夫妻奴更难熟悉到,这一欲望一向也没能实现。我在网上到是熟悉了(个确有夫妻奴偏向的网友,虽说都聊得不错,但都还没能成长到可以实际的程度。个中在网上熟悉聊得比较熟悉了之后,只有他介绍我加上了他老婆的
  • 96 02月02日
  • 怀念的东北少妇
  • 怀念的东北少妇2010年春节后,我开了一个立邦漆的专卖店,打算凭着之前在装修行业里认识的朋友照顾下奋斗一番,改善自己的生活状况。必不可少的要招聘服务员,色心作祟下,几经淘换,固定下来一个东北嫁到我们这边来的小媳妇,名字叫静。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天气正
  • 97 02月01日
  • 五一假期调教一对东北夫妻的经过
  • 一从接触到喜欢再到现实参与到了SM中,在有过了几个女M之后,我很希望能收到一对夫妻奴,相比女M夫妻奴更难认识到,这一愿望一直也没能实现。我在网上到是认识了几个确有夫妻奴倾向的网友,虽说都聊得不错,但都还没能发展到可以现实的程度。其中一个我觉得最有可能现实的,是我在一个以SM交友为主题的QQ群
  • 74 02月01日
  • 东北大炕完本
  • 第一章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做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
  • 133 02月01日
  • 性奴口交东北口交馆
  • 东北的夏天好似一个故作娇态的风骚少妇,你左一次右一次地、非常真诚邀请她,而她则乘机拿腔作调、搔首弄姿,久久不肯露出她那迷人的芳容,等得我望眼欲穿、心急火燎。最后,在一片可无奈何的叹息声中,夏天少妇终于在半推半就之中姗姗迟来。今年,这位让我翘首企盼了整整一个寒冬的夏天少妇变得更会捉弄人,搞得我是哭
  • 109 02月01日
  • 东北大炕全
  • 【东北大炕】【完整】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做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
  • 467 02月01日
  • 台湾富少群体包养东北丝袜老骚娘们
  • 第一章码头「呜!」一艘从厦门开来的轮船停靠在台中一个码头,这个码头不是正常的码头,而是一个海滨大饭店的码头。甲板放了下去,船里一群人走了出来。高跟鞋踩地板的声音之后,传来一阵老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而且还是东北女人的说话声。「诶呀妈呀,这船坐了这么久,累死俺了。」「你瞅瞅,人家这
  • 103 02月01日
  • 东北风情熟女之惑
  • 如不雅大如今回望我的以前,就如同大一面许久也不曾擦拭玻璃的窗子了望,会认为一片灰暗。有的工作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是我是大什么时刻开端学会遗忘的,但我知道,遗忘并不代表真正的反叛。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光里我异常的自闭,这令我无比的懊末路。我想尽快融入到街道上熙熙轻柔的人流中,和陌生不陌生的人擦
  • 92 02月01日
  • 东北风情之宿命熟女之惑完
  • (一)如果从现在回望我的过去,就如同从一面许久也未曾擦拭玻璃的窗子眺望,会觉得一片灰暗。有的事情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遗忘的,但我知道,遗忘并不代表真正的背叛。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非常的自闭,这令我无比的烦恼。我想尽快融入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和陌生不陌生的人擦肩而
  • 101 02月01日
  • 东北妞边打电话边做
  • .? ? 我要乘这班车回家过暑假。车厢里面十分拥挤,我没有座号,行李有多,只好站在两节车厢的中间。又过了几站,车厢里面的人渐渐少了,但我要照顾自己的行李,就仍然留在原地。 这时候听见一阵手机铃声,我望过去,原来是靠车厢中间的一个束着马尾,打扮入时的年轻俏丽的女子,正好掏出一个漂亮小巧的手机出来,那女
  • 102 02月01日
  • 东北浪妇
  • 俺叫郭庭芳,一九九八年,俺男人在矿上干活、让炸药给炸死了,给俺留下个婆婆、还个闺女。眼瞅一家子就没生路了,村里的二驴子找上俺,跟俺说:「我看上你身子了,你要原意、就跟我走!我带你往上海,跟我捣服装去。」俺一个三十五岁的寡妇,要养老、要养小,还怕啥丢脸失身的!把心一横,牙一咬,肏她奶奶的!爱咋地咋
  • 101 01月31日
  •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上)
  • 第一章从飞机上看下去,在天高水远的西部,一片土黄色绵延起伏,而就在这看似蛮荒之处却隐着一片绿洲。这里叫做云城。距离省城也不过几个小时车程。云城在历史上很有名,历史记载中这里是蒙古入侵中原的重要关口。在蒙古铁蹄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成为亡魂。这云城长久来由于闭塞极落后,导致这里漂亮的婆姨
  • 85 01月31日
  •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下)
  • 在小区门口,赵宾找到魏虎时,魏虎立刻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事情。魏虎裂嘴笑笑。他看看赵宾,心里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他们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当赵宾突然一拳打在魏虎的左脸上时,魏虎就象撞了墙一样嗷的一声就倒了下去。赵宾看着魏虎轻易被自己打倒了,登时来劲了,口中哇啦哇啦地骂着脏话就扑上去。忽然
  • 81 01月31日
  • 回老家探亲玩东北姊妹花
  • ????去年国庆节,我回家探望父母。回去之前,我跟同事聊天,他们说县里色情服务很猖狂,价钱又便宜。我说我们县穷,恐怕没这方面的东西。一个同事说,你们县肯定有。我心一动——这些年回家探亲,没刻意往这方面想,保不准真有!前年回家我在县政府招待所(宾馆)跳过舞,宾馆的女服务员并不保守,跳舞时也肯让
  • 107 01月31日
  • 与东北MB对操
  • 与东北MB对操 作者:不详 字数:3159 上次玩了一个双飞后已经一个多礼拜了。4月12号成都的天气很好,中午 起床后就接到会所小老板的短信,还是说前两天介绍给我的一个叫小龙的东北小 爷准备好下午要服侍我了。我顿时来了兴致,说下午还是安排在汉庭开好房后把 人送来。 两天前小老板就告诉我会来一个东北
  • 97 01月31日
  • 耕作在东北黑土地上的父女
  • 第一回:东北的土地上,始终都是一家人睡一张坑上,所以东北的土地上乱伦的故事 多之又多。 早晨的阳光已经照在睡懒觉人的屁股上了,可是对于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上的 人来说,却依然还早,肥沃的土地滋润着生活在这里的亿万农民。 鑫已经起床了,对于16岁的少女来说,一天的生活已经开始了,要给家里 人烧早饭,好多家
  • 122 01月31日
  • 东北大炕全集
  •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落后的山村,我家爹娘、两个姐姐再加上我一共是五口人。娘在18岁的时候嫁给了爹,第二年就生下了我大姐,在我娘20岁的时候又生下了我二姐,原本计划生育的问题,爹娘他们应该不能再生了。不过农村是非常封建的,女儿是不能当做继承家业的后代的,这个观念是牢牢盘踞在大家脑海中不可动摇的。
  • 127 01月31日
  • 东北风情之宿命熟女之惑
  • (一)如果从现在回望我的过去,就如同从一面许久也未曾擦拭玻璃的窗子眺望,会觉得一片灰暗。有的事情我已经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遗忘的,但我知道,遗忘并不代表真正的背叛。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非常的自闭,这令我无比的烦恼。我想尽快融入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和陌生不陌生的人擦
  • 103 01月31日
  • 调教东北夫妻(1-6)
  • 一从接触到喜欢再到现实参与到了SM中,在有过了几个女M之后,我很希望能收到一对夫妻奴,相比女M夫妻奴更难认识到,这一愿望一直也没能实现。我在网上到是认识了几个确有夫妻奴倾向的网友,虽说都聊得不错,但都还没能发展到可以现实的程度。其中一个我觉得最有可能现实的,是我在一个以SM交友为主题的QQ群里,认
  • 100 01月29日
  • 调教东北夫妻(7-终)
  • 七、余哥、缈姐夫妻俩来了我所在的城市,既是想着找人玩夫妻双??双被调教的游戏,同时也是在五一期间来这边旅游的。因此在跟我我和唐僧玩了次调教游戏之后,他们夫妻并没有马上回东北,直接住在了我和唐僧帮他们开的那处短租公寓,在我所在的城市游玩了起来。随后五一假期就到了,五月一号我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二
  • 88 01月29日
  • 东北浪妇04
  • ??俺从东北批来的土特産,质量好,价钱也便宜,销路还不错,没俩星期就卖完了,俺算了算帐,刨了本钱和运费,赚了两千六百多,俺又回了一趟东北,看看闺女和婆婆,顺便批货。??那天刚从东北回到上海,晚上俺吃晚饭,忙着盘点货物,就听有人敲门。俺看看表,快十二点了,俺以爲是小庄,开门一看、却是上次那个倩倩又来
  • 81 01月2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