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三五章 调教SM4

  可能刚泡过澡,周雪梅身上只围着条浴巾。浴巾很长,围到膝盖,不过那雪白的赤足还是引人慾火,有点扑上去,抱着亲几口的冲动。有钱人就是不同,整天泡澡,美容,皮肤好的都翻着光泽,自然的像是擦了一层又一层牛奶,皮肤下不少细微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慢悠悠的穿上拖鞋,周雪梅扶着身上浴巾的折叠位置,暖昧望着我,摇曳着走到身前。突然转换的气氛,让我有点不适,呆呆的望着她,不知该做何表情。

  「累了吧?」周雪梅慢慢弯腰,伸手抚上我脸颊妖媚的说。

  脑子差点短路,预言组织不上,我茫然点头,双眼死死盯着浴巾内的风光。不知是不是故意,弯腰后,浴巾跌下来不少,里面简直一片坦途,连那个粉嫩的红点都清晰可见。

  「想休息下吗?」我的反应让周雪梅很高并,笑意盎然说。

  「啊!」我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让我服侍你,休息会。」我在状态外,周雪梅翻着眼睛,撒娇似嗔怒的瞪我一眼,贴近到我耳边吐着热气说。

  长发在我头顶,脸颊滑动,闻着那诱人慾火的香水味。我心跳加快,不自觉频频点头。

  周雪梅笑的很得意,拉着我的慢慢起身。我完全没了自主能力,望着她魅惑的眼睛,茫然的跟着她的步伐。不知道她想带我去哪儿,现在的我也不在乎,心里甚至有点得意,感觉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

  把身上的针孔摄像,叶紫嫣正看着,以及那什么邓毅任务的事儿早抛九霄云外。

  周雪梅拉着我穿过大厅,走进间装修得只有白色和黑色的房间。我起初还有点疑惑,没来得及问,就被她伸出纤细的食指堵住了嘴。感受着那阵柔软,闻着那阵香味,我忍不住张嘴衔入,轻轻吮吸。

  没想到我会做出这种举动,周雪梅被吓的皱了下秀眉,不过很快就习惯。非但没缩出手指,反而指尖在我嘴里滑动,挑逗我的舌尖。

  全身的热量都被挑逗起来,不过同雪梅不打算如此就轻易放手。她带着我前进,主动把中指也伸入我嘴里。我像个婴儿般衔着,她全身都很香,连指尖也不例外。感觉吸着跟棒棒糖,似乎还有点甘甜味。

  茫然的来到张很大的铁床边,周雪梅按着我的胸膛,一点点把我按到在床上。我脑中不断浮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早没思考的能力。

  周雪梅今天不但主动,而且大胆,像个调教小男人的成熟少妇。我平躺下去,她慢慢趴到我身上,浴巾很薄,能清楚感受到两团柔软压在胸前,以及那条长腿顶在裤裆的感觉。胸前很舒服,下面压的有点痛,现在才反应过来,龙头早己苏醒。

  笑的又掉妖媚,有点得意,隐约还看到点期待。周雪梅低头,主动的张开红唇,挑逗似的轻咬我嘴唇,她的嘴角很湿润,很香。我想抱着她回应,她嘟着小嘴示意我别动,那条让我迷醉的舌尖,慢慢从嘴里探出,顺着我的嘴角滑上脸颊,额头。

  虽然脸上湿漉漉的,但感觉真的很舒服。周雪梅主动帮我解开扭扣,我自己也等不及的解皮带,没几下,身上就只剩下条底裤。

  看到我穿着条绿色,印着卡通的底裤,周雪梅很意外,故意伸手摸了摸,试着手感。当纤长的指尖碰触到撑起的柱子,那阵温软让我全身颤抖。

  周雪梅的手又顺着腹部滑上来,轻抚我眼角,让我闭眼。我像个木偶,闭上眼睛,任由她施为。她边在我眼角,鼻头亲吻,边顺着我的手臂,抚摸,揉捏。

  柔软的小手滑上手掌,我作恶似的抓住。她嘟嘴娇嗔,轻轻挣脱,肆意揉捏,嘴角滑下,舔舐我耳垂。那股温热让我全身酥麻,长发贴在我脸上,挡住我视线,挡住我的感觉,也挡住我的心。等我感觉手腕冰凉,听到嚓嚓两声时,手腕已经被两副雪白的手铐,铐在床头。

  我惊醒过来,晃动手臂,完全无法挣脱,疑惑道「这是干嘛?」

  周雪梅依旧是那副甜甜的笑脸,邪恶的笑说「玩玩嘛!你不是想找剌激吗?这绝对让你满意,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刺激。」

  「你误会了!」我无力的解释,心里的话是,我想玩刺散,是在你身上玩,不是让你玩我啊!试着全力摇动,铁床的栏杆很粗,手铐也很紧,挣扎完全没用。

  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我会挣脱,周雪梅伸出舌尖,顺着我被拉直的手臂,一直舔上去,舔到手指,还学着我,把指尖吸入嘴里,重重的吮吸。吸的我有点爽,但比起此刻的处境,根本没心思感受。

  在我胸膛,腹部舔了个遍,那湿漉漉的香涎感觉凉凉的。精神有些紧张,身体还是很舒服,不自觉的随着舌尖扭动,闷哼。周雪梅退到墙边,在床的斜对面,打开了一个白色的高柜子。

  看到里面的东西,我被吓的差点叫起来。挂在柜子里的绳索,皮鞭,镣铐一目了然,隔层上还放着不少性用品,居然还有微电的电棍等等,少说有几十种,密密麻麻,让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起初被铐住还没太在意,以为周雪梅是故意找点情趣。不过此刻,看到这些东西后,终于开始惊恐。都是专业设备,这M是来真的啊!

  周雪梅向我展示似的伸手,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拨动了一遍。我不止看的头皮发麻,全身都发麻,鸡皮疙瘩都浮起来。

  「喂,玩玩就行了,不用这么认真吧!」我咽着唾沫说。

  「怎么?你上次不是玩的很开心吗?我还以为你喜欢这种东西,有这种情趣呢!」周雪梅拿起脚镣走过来说。

  「呃,你完全可以当上次是个意外,不用太放在心上。」我想把脚从周雪梅手里挣脱出来,可刚按摩把力气用光,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劲。心头顿时恍然,什么天上掉馅饼,原来从进入这间房开始,就落入她的陷阱。

  「可我已经当真了,怎么办?」我的挣扎还是为同雪梅带来的点困扰,半天套不上去。她说着惩罚似的伸手,在我裆下不重不轻的拍了把,警示道别乱动。

  身子瞬间就软了,疼的我张着嘴叫不出来,有些哭笑不得。这种境况,只能期望叶紫嫣看到,能好心的来救命,但等半天,直到脚镣被锁好,也没见有动静。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八一章 相逢3
  • 等从别墅出来,天已经快黑了,叶紫嫣又拉着我一起又吃了顿饭。分别时,她叮嘱我有空多联系,我笑着点头。或许看出我的心思,她淡淡的笑了笑,便没有在多说。 见到她,听到他们的消息,我是高兴,可不知为何,她也让我想起过去,想起妻子,想起我们的现在。 说不清是逃避,还是不愿在回想过去,分开后的
  • 277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八零章 相逢2
  • 将门推开,却没看到我渴望的一幕,屋内空空如也。没有失望,慢慢走了进去,虽然心里有丝颤抖,但更多的是好奇,激动。 里面的摆设还保持着当初的样子,不过几年无人居住,四处铺满了厚厚的灰尘。没心思留意太多,快步在屋内找了圈,意外的是,一个人也没看见。 我不死心的跑到楼上,把每个房间都找了遍
  • 190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八零章 相逢1
  • 当初想破脑袋,才筹了三百个帖子,当天还提心吊胆。谁知开场后,来了很多没发帖子的人,看着一辆辆好车,起初我还就当是有人给脸,来凑热闹,不过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自报的家门越来越大,连我都有些纳闷,高兴了。 来的人中,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不知道的,还有不少来的不是本人,只是代表公司,代表了家门。
  • 161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九章 宿命3
  • 接下来的几天,金焕联系过我几次,还提出让我上他哪儿,一起发展。若是以前,我或许会考虑,不过现在,我拒绝了他的好意。 接下来的日子,已经好久不钓鱼的我,也买了根鱼竿,天天上河边坐着,把这几年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好好想了遍,理了理。虽然有些地方,我还是想想不明白,但有些事,我明白了一点。
  • 156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八章 宿命2
  • 金焕望了我两眼,似乎有些讶异我现在的状态,但他没有多问。无奈的笑道“说来话长,简单说,就是在哪儿干的不高兴,不想干了呗!” “待遇问题?”我愣道。 “这只是一方面,哎,不说那些了,我和姜东都回来了,这几年也攒了点钱。这不是,我和他凑了凑,开了个武术班。”金焕摇头笑说。 “这倒
  • 123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六章 宿命1
  • 我现在就属于第一种和第二种的综合,心里还是挂着妻子,我也只希望将来和她孩子,一起幸福的生活。可现在,袁秀肚子里的他,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对袁秀的都是单纯欣赏,不是爱,这我们都明白。我们的那次,从头到尾就是个意外,也可以说是个阴谋,只是我们两个可能都是受害者,可今天
  • 122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五章 她的出现2
  • 或许是屋内的一切确实让袁秀看不过眼,她没有就此放弃,灰尘散去后她就蹲下身子,开始收拾地上的酒瓶。她的举动,我原本该感激,可不知为何,我一点也生不出感激的心,这一切,她们不都是推手吗,我反而有些觉得她有些假惺惺。 我阻拦道“别弄了,你不是有事要说吗?” 袁秀抬头望了我一眼,或许看出我
  • 134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四章 她的出现1
  • 叶紫嫣的离去,这一切的结束,并没有让我心里好受点,反而让我每天都沉寂在回忆中。过去有妻子在身边,大家在一起,那些日子是开心的,快乐的,可现在回想,又是痛苦的。 我知道不管是妻子,还是俱乐部的其余人,都不愿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愿意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中,可我无法自拔,总是会不自觉的去回想
  • 120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三章 分别3
  • 看着叶紫嫣的样子,想到以前的种种,我既伤感痛苦,又有些难过。或许是我太迟钝,也或许是我太笨,直到此刻,我依旧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叶紫嫣说完逃下台,拉着我快步出别墅,锁上了大门。那一刻,一同锁上的,还有我们寻求激情,不甘寂寞的心。 说不清是麻木,还是混乱,现在,我已经
  • 118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二章 分别2
  • 章婷的离去,给我的打击也很大,但又让我模模煳煳的明悟了一些事情。 没过多久,李秋月和钱昊也走了。走的前一天,她通知了我,希望我能去送行,但不知是害怕离别,还是害怕别的什么,最终我没敢去,只在出城的路上,远远的看着她的车,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 或许是经过妻子离去的痛处,如今面对这一切
  • 116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七零章 遇见3
  • 我不明白章婷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但我的心有丝抽搐,抬头,疑惑的望向她。 “我们忘记所有的一切,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章婷抓住我的手,语气急切,能看出她不是随便说说。 起初的疑惑,迷茫,很快被心底的理智淡化,我挣脱出她的手,按住她道“说什么傻话,向秋还在等着你呢。” 听到向
  • 112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九章 遇见2
  • 虽然不明白章婷为何带我来这些地方,跟我说这些,但我没有问,因为我相信,如果要说,她自己会说出来。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都在一起,虽然回顾她和向秋的种种,我心中感动,也能联想到我和妻子的曾经。但我有些疑惑,她为何不回家,期间隐晦的问了,可她只是奇怪的笑笑,没有回答。 正当我不明白,章婷
  • 117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八章 遇见1
  • 没有妻子的日子,我不知要如何适应,我茫然,,不习惯,没了目标。即便是以前忙碌的工作,加班,应酬,都只为让她过的好点,让自己能在她家人面前抬起头来,也只是希望自己将来的孩子,能过的好点。 可如今,一切都不复存在,我不知今天的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盲目的四处游荡,整天喝酒,时时刻刻都醉醺
  • 110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七章 离婚协议3
  • 看完照片,想到写这些时的甜蜜,不知何时,我已经泪流满面。但此刻,我不想强忍,在这间空屋,望着妻子的照片,任凭泪水滑落。 泪水滚落到照片上,我赶快擦拭干净。不知伤感了多久,直到感觉很累,很想把这一切都藏起来,放在一个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但最终还是整理好,这是妻子的东西,上面有我们曾经相爱的
  • 113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六章 离婚协议2
  • 卧室的一切都没变,床的上方还挂着我和妻子的结婚照,看着她趴在我背上,双眼红肿,却幸福的笑着。 那时被她家里阻难,我们费了好大劲儿才最终走到一起。拍照的前夜,她兴奋的睡不着,拉着我聊了大半夜,结果隔天醒来眼角有点浮肿,弄的她坐立不安,一会喊着这样不好看,要不改天再拍,一会又说着不行,就要今
  • 110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五章 离婚协议1
  • 妻子消失在我的世界,顷刻间,仿佛一切都不复存在,我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心也掉进黑暗的深渊,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也无法见到光明。 站门口傻傻的站了很久,我期望她回心转意,也希望她会不忍心,下一秒门就会打开,她从屋内哭着跑出来,扑进我怀里。可这都是我安慰自己,给自己一点希望的幻想,但不管是
  • 124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四章 我和妻子的最后一段路4
  • 心很痛,可我还挂着妻子,这是在乡下,现在已经是晚上,她出去根本坐不到车,没法回城里。我没想到会被母亲看出端倪,如今事情已经败露,也只能期望过段时间,等她心平气和后,再和她谈谈。 起身追了出去,不过妻子没有等我,跑出门后,已经不见她的身影。我叫了几声,附近找了两圈,根本不见人影,只能驾车,
  • 132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三章 我和妻子的最后一段路3
  • 酒还没喝,趁着祝寿时,村里的梁老汉拉着我怂恿道“徐磊啊,看你爸都过大寿了,是不是也该给你们徐家添个丁,你爸妈想抱孙子都等不急啦!” 这话让我心里很疼,脸上却只能故作尴尬,打着哈哈不敢应声。 其余人听后也笑起来点头,说这才是家里的大事。 父亲似乎喝了不少,还没说话,母亲笑骂道“
  • 111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二章 我和妻子的最后一段路2
  • 村子不大,谁家有喜事,全村人都来帮忙,庆贺,图个热闹。屋内很快一群人出来,母亲也跟在人堆中。 妻子刚下车,母亲就笑着迎来,拉着她的手一阵关怀。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我有些不敢面对。妻子虽然在车上时还有点不自在,但见到母亲后,脸上也露出笑意,妈长妈短的问候着。 两母女腻唿在一起,我被遗
  • 98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一章 我和妻子的最后一段路1
  • “明白,我都明白了!”我默默的点头,终于有些理解妻子的决意,心如死灰。 或许,我真的无权再拥有她,无权在要求她为我做任何牺牲,妥协,这一切,她已经付出的太多,如果再让她为难,就是我贪得无厌了。 “再见了,我的爱人!记得要幸福。”妻子不舍的轻抚我的脸颊,将离婚协议交到了我手中。
  • 121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六零章 妻子的决断5
  • 妻子的逃避,已经能让我明白,心里很痛,可又无能为力。这一刻,我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所作所为,恨自己的一切。 站了片刻,相互无言,妻子伤感的转身。 “芸涓。”感觉下一秒就会永远失去她,我急切的叫道。 妻子苦涩的回头。 “难道真的晚了吗?”我痛苦不堪的问。
  • 118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九章 妻子的决断4
  • 走出校门,妻子在前面引路,我也不知道她想带我去哪儿。但现在,只要有她在身边,能跟在她身后,都是一种幸福。 仿佛漫无目的走了很久,我却有些不明白,她刚才明明说饿了,为何不坐车,却要选择步行。她也不说累,还饶有兴致似的四处观看,不时跟我说这儿变了,以前没这个花园,那儿多开了间店云云。她对路上
  • 108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八章 妻子的决断3
  • 对妻子口中讲到那个学长,我不意外,因为有些事我知道。只是有些不明白,她为何这个时候,说这些。 不知道我的犹疑,妻子继续道“第一次约会那晚,他就想让我别回家,那会儿我犹豫了。”顿了下解释道“不是对他没感觉,而是完全没做好准备,才刚接触,我根本没想过那些。” 就在我心里暗骂那家伙,又有
  • 106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七章 妻子的决断2
  • 果然是妻子,我原本想了很多借口,说辞,此刻都被忘的干干净净,现在,面对她,什么说辞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那颗真心,和她对我仅存的一点爱。 “为何要这么作贱自己?”妻子眼中有悲伤,不舍,还有同情,但更多的是平静。不管怎样,她能再度出现,就已经让我高兴。 “为了你,让我做
  • 106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六章 妻子的决断1
  • 看完这封信,侥幸被彻底打碎,不管从妻子昨晚的态度,还是留的信,我都知道,这次她似乎真的下定决心。从没有这么害怕过,直到此刻,我似乎终于有丝觉悟,有丝感觉,我或许会失去她。 心再也无法平静,我想也没想就从床上跳起来,直奔岳父的家。路上,这几年已经逐渐忘却的对岳父家的敬畏,再度浮上心头,可现
  • 121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五章 妻子的信1
  • 豆儿笑着,端起桌上的杯子递给我道“别说那些了,快趁热吃吧。你昨晚喝那么多酒,我热了牛奶,喝了暖暖胃会舒服点。” 我笑着接过,把牛奶喝掉,没胃口吃东西。昨天发生的太多,现在回想,觉得丢下妻子,仓促的逃出来有些不妥,也不知她在家怎么样了,有些挂念她。 简单的洗漱后,告别豆儿说还有事。她
  • 125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四章 众女环绕的夜晚3
  • 豆儿将我从地上拉起道“你怎么啦?” 我没有回答,走到旁边,端起酒杯喝了口。 “别喝了,你已经醉了。”豆儿从后面抢过我的酒杯,放下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干嘛这样折腾自己。” 我苦笑摇头。 “走吧,我扶你去休息。”或许看出什么,豆儿也没有再问。 不知是我真的累了,还是因
  • 103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三章 众女环绕的夜晚2
  • 男人容易在花天酒地中沉醉,面对这儿神仙般的日子,我真的很想忘记世事,忘记那些烦恼,逍遥在此间。 我尽情的投入,与她们喝酒,跳舞,相互调情。到后来,所有女人都完全放开,不是摩擦我下身,还挑逗似的故意把酥胸露给我看。挑逗男人,她们都太在行了,男人的每个弱点她们都一清二楚。 没多久,我就
  • 119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二章 众女环绕的夜晚1
  • 酒刚倒好,一群女人就每人端了一杯要来敬我。若是往常,或许我喝两杯就会拒绝,但此刻正顺了我意,来者不拒,杯到嘴边就喝下去,尽情享受着那份刺喉的辛辣,和在胃里的灼热,只有这样,我才感觉自己还活着,还是个有感觉,有灵魂的人。 听着身边美女一声声老板爽快,老板好酒量的娇夸,我开始飘飘欲仙起来。拿
  • 112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八五一章 我和妻子的末路3
  • 妻子回望着我,悲伤道“已经到这个时候,你还要逼我吗?” “你别再说了,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害怕听见,更害怕看见,面对她的眼神,我的坚持瞬间消失, 我就像个做错一切的罪人,失去了所有权利。唯一能想到的,能做的,只有逃避,逃避她,逃避这个快让我窒息的空间。我从妻子怀中挣脱,仓皇
  • 143 02月04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