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我的高中生活2425

前言:
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于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伴。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课外教学的第二天,妍萱好像还在生着闷气,一整天都没有跟我同行,而且她今天是何宇民的椅伴,所幸今天的路程都不长,他们同坐的时间很短。今天所有的行程,我都跟阿良他们一起行动,终于稍稍有点出来玩的感觉。但跟他们结束了在饭店泳池的游戏后,回到我们的房门口,我听到了喧闹声,打开一看,见到了让我呆住的一幕…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我的高中生活(24)三天两夜的课外教学(四)那一夜的开端
他们!在做什么?进了房门,我一时惊讶地开不了口
除了我以外,房里六个人都到齐了,他们两两坐在客厅的三组沙发上,茶几上有几个纸杯,旁边还有冰桶和一堆啤酒空罐,正中央有一叠散乱的扑克牌,但真正让我呆住的,是孟真正在做的事
「脱就脱!怕你啊!」她边说边从松垮的睡衣里,抽出里面穿的淡紫色胸罩。
「你看!该你喝了吧!」她拿着那件胸罩伸到阿堂面前晃呀晃的
「哇赛,痴汉兄,嫂子真是太勐了。来,说到做到,我各敬你们一人一杯。」阿堂说完,拿起面前的杯子,连干了两杯
「你…你们在做什么?」我走进客厅说
此时我才注意到,他们不知道已经喝了有多少,除了阿堂,每个人脸都红通通的,而且不只桌面上,就连地上、垃圾桶里,都是空的啤酒罐
「许建文,你终于回来了啊!你再不回来,我看你们家小萱跟着这眼镜仔,没有先醉倒,都快要被扒光了。」打着赤膊的痴汉说。不只是脸,他连赤裸的上身都泛了些红红的酒疹
「对呀!没想到这两个资优生的组合,打起牌来这么逊,我还以为你们数学都很好很厉害勒,怎么连输了好几把了啊?」阿堂用带点嘲讽的语气冲着何宇民说
「那是机率问题,不过是你们一时运气好而已!」听到何宇民不干示弱地回应,我转过去一看才注意到,他整个脸超红的,而且不但上衣也脱了,露出瘦巴巴的排骨上半身,连下面也只穿着四角内裤。他们要打牌就算了,到底是在玩些什么样赌注?
我紧张的望向跟他坐在同一张沙发的妍萱。还好,她虽然也是满脸通红,但还穿着跟昨天同一套的粉红色背心跟短裤,只是她紧张兮兮的抱着一颗枕头缩在沙发上。他们是在场脸最红的两个,我猜也是喝最多的吧?
「萱萱,你干嘛跟着他们喝酒?」我一走近沙发就闻到一股酒味
「我…没有啊,就大家一起…玩牌好玩嘛,而且这个…还满好喝的耶…」妍萱讲起话来飘飘的,不像她原本温柔的声线,好像已经有点醉了,萱她应该没喝过酒吧,到底给她喝了多少啊?。我看了一眼桌上那堆空罐,好像是凤梨口味的台啤
「欸,奶油哥,你要不要一起玩啊?」阿堂一边说,一边斟了一杯酒要给我。我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身旁的暐榕,白皙的脸颊两侧也泛起一股红晕,应该也喝了点,但她的状态比起妍萱两人好的多了
「我…我不想喝,而且在房间里喝酒,万一等下老师巡房怎么办?」我瞄了一眼何宇民,最让我觉得疑惑的就是他,他怎么会跟着他们一起喝酒呢?未成年喝酒,而且还是在课外教学期间,这绝对比什么没依规定跟椅伴坐严重的多吧?他早先口口声声说的那些规矩呢?都不用遵守了吗?
「靠,你管那个废物干嘛,他要来敲门,把门反锁不要开不就好了。」阿堂轻蔑地说
「可是,明天一早还有行程欸,好像要去生态公园,也是要写报告什么的。」我尽量保持理性的说,希望可以让他们赶快停止,尽管我也一点都不在意那什么鸟报告
「你会不会太认真啊?人家好学生眼镜仔都没再管,一起来玩了,你还在那边龟龟毛毛牵拖什么啊?」痴汉说
「可是……」我一时语塞,想不到其他理由
「可是啥!?中午不是说好要晚上要来喝两杯吗?怎么真的要喝,又拖拖拉拉,像个女人似的。人家女孩子都下来玩了,你不会比女人还女人吧?」阿堂说。
「我……」
「小萱,你看啦,你们家建文宁愿把你丢在这跟那个四眼田鸡一起,也不要跟我们喝酒。」孟真声音很大,她好像也有点茫了
「来啦来啦!这杯帮你加满冰块了,这可是比她们女生的还多欸,赶快干了坐下来吧!分四组人也比较好玩。」阿堂抓了一把冰块丢进杯中,浮着一层泡沫的啤酒溢了些出来
他把那杯酒递到我面前,我环顾了坐在沙发上的每个人,除了别过头去好像在看电视的暐榕,每个人都在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回应。逼不得已,我只好接过那杯酒,「咕噜咕噜」地喝下去
「喔~不错嘛!来,荷官,发牌啰!」阿堂喊完,又把我好不容易才喝完的酒杯拿过去倒满。还好这水果口味的啤酒,微微带点甜味,喝起来满顺口,跟我曾经沾过一两口苦涩的啤酒完全不一样,没什么酒味。也许是这样,女孩子才会被他们拱着真的一起喝了起来吧
暐榕好像是他所谓的荷官,负责帮大家发牌,他们玩的是大老二,一组发满十三张牌,规矩跟梭哈差不多,先把手上的牌出完的应该就算赢家,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的赌注是怎么算
茶几上的四副牌已经发完了,看来是躲不掉了,而且也不能丢着妍萱一个人在这边,我只好把客厅中剩下那张沙发脚凳拉了过来,也坐到茶几边
「小萱,你不回去跟你们家建文一组啊?」孟真说
「不用啦,我…还是先跟他一起玩到完好了。」妍萱没有看我。她竟然要跟何宇民继续坐?是因为今天轮到当他的椅伴吗?或是她在气我把她一个人丢在这跟他们玩牌喝酒?还是…还在生昨天的气?
「那就开始吧!」痴汉说完,先放了一把梅花三的对子
我拿起我的牌来看,牌型中庸,有一张红心二,一个顺子跟几个对子。我在这一轮中把手上大部分的对子都出了,本以为最后一对K可以抢下这一轮,没想到阿堂他的A对更大
还好他接着出的顺子比我的小,让我可以吃下来,把手中单张小牌放掉,但小牌实在太多,还没放到红心二,就被他用黑桃二定死,然后放完手上剩的大对子,没有人可以挡住他,又让他赢了这一局
「哈哈哈,又赢了,你们加油点好不好,我口好渴,好想喝一杯啊!」他有点狂妄地说
「许建文,你牌不错嘛,还好你的顺子有先走,不然输的可多了呢。我看看,剩三张牌,一张老二,乘以二,共六张。只要是输家都要喝半杯,超过五张则要喝一杯,以此类推,所以你这把只要把这杯喝了就好。」痴汉说。我看着茶几上那杯酒,犹豫了一会
「奶油哥,才一杯而已,爽快点干了吧!你不知道他们刚刚多惨,人家眼镜仔可是帮你女朋友挡了很多杯呢。」我看了一旁的何宇民,他才刚喝完一杯,又倒满一杯接着继续喝。看台面,他们剩的牌很多,好像要罚四杯的样子
「宇民,没关系啦,我可以自己喝。」我才刚把手中那杯饮尽,就听到妍萱轻声在说。我转头过去,看到刚喝完的何宇民,接过妍萱手中的酒杯,好像接着想再帮她喝两杯
「萱萱,等一下,我帮你喝啦。」我过去一把从何宇民手中抢过妍萱的酒杯,一口气干掉
「欸欸欸,等一下,帮别组的人喝,可是要double的喔。」阿堂说。
「还有这样的?」我说
「本来就是啊,谁叫你不早点来跟你女朋友一组。」痴汉说
「好,四杯是吧,我喝就是了!」我拿过桌上的酒瓶,开了一罐来倒满。又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本以为这水果啤酒没什么,但不晓得是因为第一次喝酒,还是喝得太快,接连喝到第三杯时已经觉得有点反胃,喝不太下去
「奶油哥,行不行啊,不行就不要逞强了。我看你们家小萱好像还比你能喝耶。」阿堂在一旁酸熘熘地说
痴汉接着说:「说真的,喝不下的话,还有另一种处罚。只要脱一件衣服,就可以抵掉这局输的。」听他讲完,我才懂了为什么他和何宇民会打着赤膊,而孟真刚刚也脱了内衣
「文…建文,没关系啦,最后一杯我自己来。」妍萱看到我快不行了,这才担心的说。我继续把刚斟满的酒杯就口,给她摇了手,示意让我来
萱都不知道喝多少了,怎么可以让她再喝下去。而且才差一杯而已,我当然是选择继续死撑着把第四杯灌下肚。含我自己输的一杯,和先前喝的,已经喝了六杯啤酒了。虽然这纸杯小小的,但我看也足足喝了有两罐了吧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喝酒」,感觉那些酒精才下肚没一会,头已经开始发晕,两颊热烘烘的,想必我的脸也红了吧
「不错嘛!奶油哥,会帮女友挡酒,还是有硬的一面嘛!嗯~?」阿堂边说,又把我的空杯倒满了。我瞄了一眼,桌上剩下一手啤酒,依照这进度,应该再玩几把就可以把这个游戏结束掉了吧
还好我接下来的牌运不差,输的都不多,还小赢了两盘,让阿堂也喝了不少,不过还好他的酒量好像很好,每次输也都只让暐榕喝一小杯而已,其他的都是由他干掉的,而且他真的怎么喝脸都不会红。而我因为要帮妍萱挡酒,还是多喝了好多杯,现在整个身体发热,头晕到不行,我都不敢去算到底喝的加起来有几瓶了
痴汉后来因为输了一把大的,由他代表再脱了一件外裤来抵销那八杯啤酒的处罚,除此之外,也没有人再用脱衣的方式来抵销逞罚,因为我看能脱的部分顶多也就这样了
好不容易,把桌上那几罐也干掉了,就在我以为可以结束这场闹剧去睡觉时,阿堂又从旁边立放的纸箱底部,掏出了好几罐啤酒
「还有!?够了吧,已经很晚了,该睡了吧?」我扶着脑袋,尽量抱持清醒地说
「靠,难得出来玩,我们好不容易才嗨起来,怎么可以这么早睡!而且这些没喝完的怎么办?」痴汉说
「那些你们就带回去喝吧,明天还要早起欸。」我说
阿堂接着说话:「妈的,这水果酒可是帮你们买的欸,这种女人喝的饮料,带回去谁要喝啊。剩没多少罐,赶快解决不就好了。」
「欸,阿堂哥,不然这样啦,我们换点别的游戏来玩嘛,像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不然打牌老是你们赢,多没意思。」痴汉说
「听起来不错欸,不然就来玩大冒险好了,如果轮到的人,不敢做的啊,就把这些都喝了!」阿堂说
「你们这些男生,真的好没有创意喔。」孟真突然插话
「老婆,不然你又有什么鬼点子?」痴汉说
她说:「我在想…既然我们这里,大家都是椅伴嘛,而且都坐了快一整个学期了,应该都有点腻了吧?不如来玩个大风吹,换个位置,体验一下跟不同人坐的感觉。」
「妈的,这个好喔,好像很有搞头!」阿堂说
「我还没讲完欸!你们男生啊,就当椅子给我们女生坐,每轮用抽籤的,看谁跟谁坐,然后再加上大冒险,两人一起完成指定动作,不敢做的呢,就要接受处罚,把剩下的酒喝完,而且…还要帮所有人写报告!」
「哇靠,这点子太棒了!老婆你是不是想玩很久了啊?」痴汉说
「去死啦你,我刚刚打牌时才想到的,谁叫你刚刚一直在输,无聊死了。我跟你说,我连这游戏名字的想好了,就叫做『冒险大风吹』!」孟真得意说。
从头到尾都他们三个很兴奋地在讨论,其他人都闷不作声,我忍不住开口问:「这样子…会不会太超过了?就算你愿意换去跟别人坐,她们两个也不一定可以啊。」我看了一眼暐榕,她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吭,依她以前的个性,如果不愿意,早就大声抗议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堂的关系,她变得好…好听话
「那就看她们啊,如果可以,你也就没意见了吧?」孟真说
「小萱?怎么样?你可以吗?」孟真接着问妍萱
「我…都可以呀。」妍萱脸红红的说
「萱…」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生闷气才故意说的,还是喝醉了在乱回答。
「那你呢?吴暐榕,你应该也没问题吧?」孟真转过头去问她
「我……」榕她低着头,很犹豫的样子
「宝贝,配合一下嘛,嗯?」阿堂在她身边说
「我…随便。」尽管显露出不情愿的样子,暐榕还是没有拒绝这个提案。
「那就成啦!这下女生都ok了,你也没话说了吧?而且就算你不玩,我们的『椅子』也够了,不差你一个。欸,何宇民,你也没问题吧?」孟真突然才想到要问他。他没有答话,也没有拒绝,看起来也同意了
她继续说:「呐,就差你一个啰,要是你不玩,你们家小萱就註定要跟别人坐啰!你要是进来玩啊,说不定有缘还是能一直抽到她,跟她在一起呢!」
「好吧,那大冒险的内容是什么?如果是太过分的事情怎么办?」我问。
「那我看这样吧,每个人写五件任务当作大冒险的内容,限上课时跟椅伴间的互动。」她说
我才正想插话,她不给我机会继续说:「然后呢,由简单到难排序,每轮抽籤换椅伴,两人一起执行任务,做不到先投降的那组算输!」
「这…」这游戏,感觉真的藏着冒险和危机。而且这下好了,妍萱…还有暐榕她,都被她拉下水了,我不玩也不行
「老婆,再犹豫就别理他了,赶快开始吧,我等不及了。」痴汉说
「好啦,那这样吧,就用这副扑克牌,我一人发五张给你们,写上你们想的到,在课堂上会跟椅伴做的事当作任务,最好有难易之分,最后一项尽量来点有点挑战性的啊。」孟真说完,就开始发牌跟笔给大家了
「许建文,你到底要不要玩啊?」她递了一小叠扑克牌到我面前问。我没有回答她,无奈的把牌接了过来。她要我们用笔在纸牌的正面空白处,写下想到要做的事
我苦思着该写些什么,偷偷瞄了一眼暐榕,她好像也很难下笔。其实,不是想不到跟她在课堂上有过那些互动,毕竟那些片段都清楚的历历在目,但我总觉得,把那些事写出来,就好像赤裸裸地跟这些人分享,那些我们曾经有过的甜蜜回忆
「写完了没啊?跟你们说,写动作的时候,还可以加上具体的时间喔。当然,不要太久,我看最多五分钟好了。」孟真说
尽管很犹豫,我还是随手在纸牌上写下了五道题。虽然说内容是课堂上的互动,但万一太超过怎么办?等等!课堂上的互动…这些人在课堂上,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就在我想反悔的时候,孟真从我手中抽走了那五张纸牌
「好啦,给我几分钟排序一下,等下再开始。我看这里太挤了,待会去卧室玩好了。你们没事的先去床上坐着等啦。」孟真一边翻着手上的纸牌一边说。
「吼,那先来尿个尿好了,膀胱都快炸掉了!」痴汉说完,就冲进厕所里。
由于刚刚也喝了很多,我也很想上厕所,好像大家都是。我坐在脚蹬上,等他们一个个进去又出来,我才最后一个进去上厕所,顺便洗了把脸
冰冷的清水打在脸上,才让我晕热的头脑稍微清醒过来。刚刚到底在干嘛啊,为什么要接受玩这种奇怪的游戏,而且还是跟这群不对盘的人
出了厕所,我正想着该怎么终止这荒唐的游戏,但一走进卧室,就看到他们已经在各自的床上坐好了,而且还是用男女叠坐的『上课坐』。妍萱她好像就认定了,今天她就是何宇民的椅伴,已经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了
「宝贝,快点坐好啊,你没看大家都坐在一起?」暐榕好像有点不情愿,本来想起身,但半推半就的,又被阿堂拉回去坐在他的腿上
「好吧,人都到齐了,那我们赶快开始第一届的『冒险大风吹』吧!」痴汉兴奋的说
「咳、咳…」
等我也坐到床边,孟真清了清嗓,大声地说:「先讲一下喔,我刚刚想好规矩了。首先呢,用三张『Q』代表女生的籤。我是『黑桃Q』,小萱是『方块Q』,吴暐榕她是『红心Q』,还有多一张是『鬼牌』。」孟真从痴汉身上站了起来,走到四张床之间的走道,手上拿着这四张牌给大家看
「然后四个男生各抽一张籤牌,抽到『Q』的男生,就跟你配对的椅伴完成这一轮指定的动作。而抽到『鬼牌』的人,这一轮就没有椅伴,要负责当鬼,监督其他三组人是不是有确实执行。啊对,还有还要计时。」她稍微停顿了一下。
「如果大家都完成任务的话,那就由刚刚当鬼的人念下一轮的指令,然后拿籤牌给大家抽。换完位置后,再接着开始下一轮。」
「所以,现在是我当鬼?由我先开始念第一轮的题目吗?」我独自坐在床上问
「对呀,你就是第一轮的鬼。我跟你们说,当鬼的好处嘛,就是绝对不会被逞罚;但坏处呢,就是没有办法跟椅伴互动啰,我看大家写了很多很大胆的挑战耶,真是便宜死你们这些臭男生了!」孟真说
「妈的,等不及了啦!快点开始吧!」阿堂说
「欸,等一下啦!」痴汉说
「你还要干嘛啦?」孟真问
「刚刚说的处罚有哪些?再说一次好不好?」痴汉说
「就是把剩下的酒喝完啊,还有要帮所有的人写心得报告」孟真说
「唉唷,我觉得这个逞罚太弱了。你看,那酒剩没几瓶,一下就喝完了吧。而且心得报告还不简单,只要电脑打好一份,顶多稍微改一下,再各别印给大家不就好了。」
「干,对厚,那这样有人不想玩,一下就认输了不就很无聊。」阿堂说。
「对呀!我看,再加码一项逞罚好了。」痴汉说
「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一旁的孟真说
「就是啊…输的那组,要出去走廊裸奔。从我们这跑到最前面,再跑回来!」
「干,玩这么大,来就来,怕你们啊!」阿堂兴奋的说
「死鬼,我就知道你要说这个。」孟真说
「怎样,老婆,你不会不敢吧?。」痴汉对着他女友说
「我随便啦,看小萱吧,她行我就行。」孟真说
「怎么样,小萱?你没问题吧?」痴汉大声地问坐在斜对角的妍萱
「我…都可以啊…」妍萱竟然答应了!她是不是真的喝醉了,怎么随便就答应了,而且她身后的何宇民也没有作声
「好耶,这样大家都ok了。许建文,剩你一个,没问题吧?该不会还要犹豫吧?人家女生都说好了耶。」痴汉对着我说
女生…等等,那暐榕呢?都没有问她,就由阿堂随便帮她决定了吗?
「我…这走廊那么长,万一被看到怎么办?」我说
「吼,拜託!现在三更半夜的,你不会跑快一点喔,最好是会被看到啦。」阿堂说
「这……」我真的认为玩到这样,已经太超过了
「妈的,你不要再拖时间了好不好,不然我们三组自己开始,你就永远当鬼,在一旁看好了!」他很不耐烦地说,口气越来越差
「我…」
「好啦,建文,你就赶快念吧,不然小萱就要一直坐在他腿上了。」孟真把手上的一叠写着题目的牌,还有那另外四张分出来当籤的牌交给我
「好吧,第一题是…」没办法了。我拿起手上那叠盖着扑克牌,翻开第一张,这…刚好是我写的
「第一题是,『闻头发』。」我说
「靠,好无聊喔,这谁写的啊?」阿堂说
「不是我,但这肯定是男生写的,我看是眼镜仔吧?」痴汉说着
何宇民那傢伙没有出声反驳。他好像有想参与这个游戏,但却又鲜少跟其他人互动,真搞不董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连他也要跟着他们瞎搅和
「那…接下来呢?把这四张给大家抽吗?」我问
「对呀,你先洗一下牌,然后从门口他们那组开始好了。」孟真说
我把四张牌顺序稍微洗过,然后走过去阿堂他们那床要给他抽
「宝贝,你先帮我抽吧。」阿堂靠在暐榕耳边说。他的嘴几乎贴在她的耳朵上,暐榕她被那傢伙搂在怀里,看起来…好亲密。第一次从正面,又这么近的看到他们抱在一起,心里不由浮起一阵酸,真的很不是滋味
「哇!『方块Q』耶,是谁啊?我记得是你女友吧,奶油哥?先不好意思啰。不过,说不定等下你也会抽到我们家宝贝,刚好可以交换呢。」阿堂对我说,接着又低下头去,靠在暐榕耳边说:「到时候你又可以跟你的椅伴坐了,宝贝,很开心对吧?」
我不想多理会他,也不想看他在那对榕榕甜言蜜语,赶紧走去隔壁床,把剩下的三张牌递给痴汉他抽
「我来看看啊...」痴汉一边说一边抽走我手中其中一张牌
「『黑桃Q』。靠!老婆?『黑桃Q』是你吧?」他大声地说
「你靠什么啦!是有多不想抽到我啊?」孟真作势要站起身
「欸欸欸,开玩笑啦,别这样嘛,大家都在看欸。」痴汉赶紧把他女友拉下来,坐回他腿上
我接下来把牌拿去给何宇民抽,里面只剩下暐榕的『红心Q』跟『鬼牌』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抽到暐榕?
「……」他看着手上那张牌,没有发出声音,但嘴里碎念着,加上那个表情,就可以知道他抽到鬼牌了。所以我手上剩下的这张,就是…榕的『红心Q』。
「我…我的是『红心Q』。」我瞄了一眼,才把牌翻过来给大家看
「哇,宝贝,真的被我说中了欸,你们俩还真有缘啊!」阿堂说
「那接下来怎么样,我们就不用换了喔?」痴汉说
「废话,你这么想换,那去跟那个戴眼镜的坐好啦。」孟真不开心的说。
我看到妍萱缓缓站起身,往对床的阿堂他们走去,直到妍萱已经走到他们身旁,暐榕都还没起身
「好啦,宝贝,你就去吧,舍不得我喔?还是会害羞?你们不是天天坐在一起吗?还会不好意思啊?」听到阿堂这样说,暐榕才站起身,往我这边走过来。她头低低的,完全没有看我,走到我身前,自己转过身,背对着我,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欸,那接下来呢?是要闻多久啊?只能这样闻喔?好无趣喔。」痴汉说。
「建文,刚刚那张牌,上面没写时间长度吧?」孟真说
「没有欸。」我回应她的问题
「没有写的话,那就一分钟好了。这么简单的题目,应该没有人现在就要投降吧?没有的话就开始计时啰。」孟真说完,马上就有人开始动作了
「嗯~~奶油哥,你女友的头发还真香欸,好好闻喔。」我看到阿堂脸紧贴妍萱的秀发上,鼻子都插进去发丝里面了。而且更过分的是,他好像对所有女生都一样,竟然很自然地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揽着妍萱的小肚子
我不想看那画面,把头侧到暐榕的左半边,轻轻靠着她的后脑熟。一股熟悉的茉莉清香传来,这个味道,上课时我每天都闻的到,而且好像因为刚洗完头发,现在闻起来,又比平常更浓得的些,榕榕她…好香喔
这味道,也只能趁现在和上课的时候偷偷的闻,等这学期过后,就再也闻不到了。想到这点,我悄悄地把头靠得更近,不小心也把鼻子插到暐榕俏丽的短发里,几乎快碰到她的耳朵了,我感觉她脖子还缩了一下。我轻轻的吸气,闭上眼睛,我想把这属于她的味道,牢牢记在心里
「一分钟到了!」何宇民突然出声,大家都吓了一跳
「何宇民,接着念下一题吧,我们家这只,已经等不及想换人了。」孟真说。
「第二题是...『按摩』。」他翻开那张牌,念了出来。然后依照刚刚的顺序,
给坐在床上的男生抽籤。结果阿堂又抽到了妍萱,痴汉抽到鬼牌,而我这次竟然抽到了那个讨厌的孟真,何宇民则是和暐榕
「欸欸欸,题目是『按摩』,是谁给谁按摩啊?」当鬼的痴汉说
「对呀,而且『按摩』…可分很多种呢,要按那里都行吗?」阿堂一只手仍然搂在妍萱的肚子上,听到他这样讲,我突然担心起来
「你们会不会想太多,『按摩』当然是由坐在后面的男伴,给女生按摩啰。按肩颈就好啊,可别太超过嘿。」孟真一边说完,往我这走过来
「…没想到第二个就是你呀…」她走到我身边悄声地说
转过身,她就自己在我腿上坐了下来。她身材真的很纤细,虽然个子比妍萱她们还要高一些,但坐在腿上却没什么感觉。我猜她应该是三个女孩子中体重最轻的
「欸,你怎么还不开始啊?」
「喔。」我赶紧伸出手,搭在她肩膀上开始捏了起来。我一样用了上课时榕她要我帮她按的方式,从她的肩颈交接处,慢慢往外,按到肩膀外侧
「嗯…好舒服喔,再里面一点好不好?」孟真被我捏得轻轻叫了一声。
「…」我没有回话
为了方便按她的肩颈部,我把她褐色微卷的长发往右侧拨,将她的发尾顺到身体前面去。在她长发扫过我面前的同时,一股很厚的香味飘过,她用的润丝精味道很香,比较重,散发着一种成熟女性的味道
头发拨开后,我才发现,她这件睡衣…实在太性感了。从后面看,睡衣的背部好低,肩带细细的,露出了一大片光滑的肌肤。我一边按着她的肩膀,尽量避免去碰到她的肩带,因为我很怕如果不小心拨到,那条松垮垮的线,就会往旁边滑下去
她的肌肤很光滑,我用拇指指腹在肩颈交接处,用八字形的方式往外侧撇,她被我按得好像很舒服,唿吸声越来越重,听起来像在喘息一样
「这样…力道…可以吗?」我习惯性地问完,才想起来现在不是在上课,不是偷偷在帮榕榕按摩
「嗯,好舒服喔,脖子那边,在上面一点。」我靠上前,一手轻压着她的肩,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按压她的颈部
「小萱,你们家建文好厉害喔,按的我好舒服,好有感觉喔,人家都不想换回来了啦。你男友今天晚上先借我好了。」她…这个应孟真,开这是什么玩笑。远处的妍萱听了笑而不答,好像不当一回事
「欸,是要按多久啦?超过一分钟了吧?不是说没写时间的,就是一分钟吗?」我有点不耐烦地问
「唉唷,这么舒服的任务,当然要做满五分钟啊?老公,你有没有在计时啊?」
「靠,我忘记了欸,应该超过五分钟了,你也够爽了,该停了吧?」站在中间当鬼发呆的痴汉点不爽的说
「哪有这样,没计到时,那再两分钟好了。」孟真这样说,我只好继续帮她捏压着肩颈
「嗯…好有感觉喔,超舒服的啦。肩膀外面还要…」她发号着师令。虽然不是很甘愿,但我还是帮她按了肩膀外侧。我一边按,一边偷偷地看过去斜对床,妍萱已经被阿堂按的闭起了眼睛;右边的何宇民那边,按压的动作则不是很大,好像只在肩膀那里,而他身上的暐榕,头低低的,面无表情
「好了吧!时间到啦!该换我了吧。妈的,当鬼好无聊,只能看你们在爽。」
「哇靠,哪里爽啊,刚刚只有女生在享受而已,对吧,小萱,刚刚舒服吗?」阿堂靠到妍萱耳边说
「嗯…嗯…」妍萱小声地回答,她的脸还是很红。刚刚喝的酒,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会退
「好啦!接下来这题,靠!这什么鬼?」痴汉翻了下一张牌,夸张地说,该不会是什么限制级的动作吧?我开始担心起来
「下一题是『男生拿书女生念』,这谁写的烂东西,自己承认啊!」痴汉大声地说
「对…对不起…是我写的。』妍萱不好意思的半举着手说
「唉唷,原来是小萱啊,那就算啦,来,抽人吧。」痴汉讲完,又分别把拿籤给大家抽。这次阿堂抽到暐榕,痴汉又抽回了孟真,我抽到了鬼牌,何宇民的是妍萱,这是最初的组合
这一题比较无趣,因为现场也没有书,所以让大家用手机打开一段新闻,由男生拿着让坐在前面的女孩子念
看着何宇民腿上的妍萱念着,我瞬间想起那个画面,这简直就像他们之前在课后自修时的那种景象。还好这一段没一两分钟就结束了,我接着准备念下一道题的牌卡
「下一题是…『念出手中字』,这是什么?」我念完也觉得奇怪
「这题其实也很无聊,但是因为有两个人写类似的,所以我把它整在一起了,反正就是在对方手心写字,由对方念出来啦。」孟真说
「喔,又好烂喔,这又谁写的啦,还两个人写勒。」听痴汉说完,我有点心虚,因为那是我写的。要我写平常上课时会做的事,除了闻头发,我第二件想到的,就是在课本上写字跟对方…跟榕榕偷偷的聊天了
那,另一个写的人是谁呢?是你吗?
「喂,还不给大家抽籤,你在发什么呆啊?」对床的孟真突然说
我回过神来,赶紧拿牌给大家抽,抽到最后,我翻开手上剩的那张牌,又是『红心Q』,是榕榕。终于又轮到我跟她了,其实我心里默默地希望能多抽到她几次,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她跟任何人坐,心里都会有一股酸酸的感觉,尤其是她跟阿堂的时候
女孩子们再次站起身,经过这几轮后,大家已经有点默契了,当所有的籤位开完牌,被抽到的女生,就要自动起身,走去抽中她的椅伴身上坐下
暐榕再次在我腿上坐了下来,穿过她的侧脸,我的视线正对着对床的痴汉和妍萱。这是萱今天第一次跟他坐吧,她看了我们一眼,就把头低下了。面对刚刚那有点妒忌的眼神,我突然…感到有点对不起她
「欸,大家都坐好了,那要怎么开始?」痴汉问,我注意到他偷偷地靠在妍萱的长发上勐吸,可能是刚刚听了阿堂说的,萱的头发很香的缘故吧
「那不然,一组一组来好了。就我们先吧,阿堂哥,你把手伸出来吧。」坐在阿堂身上的孟真说
她握着对方的手,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我看到阿堂紧靠在她肩膀上,好像在看她写些什么字,但那睁大的双眼,和那个视线,又让我感觉,他好像是在偷瞄她的胸部
「嗯,应该是『你好壮』,对吧?」阿堂说
「哇,你好厉害喔。那换你写啦。」孟真说完,阿堂就把两手伸到前面,从背后环绕着她,抓着她一只手,开始写起字来。他每写一次,孟真就念一字。
「『你』『好』……『辣』」孟真念了前两个字,突然顿了一下,我明明看到阿堂在她念完之后还继续在写,但她就只念了这么三个字,也不知道那傢伙到底在她手上写了些什么,让她的脸色好像更红润了
孟真发现大家都在注意他们,赶紧说:「好…好了啦,我们这组完了,换你们了啦,老公。」
「好,小萱,我先来。」痴汉等不及了,他学着阿堂那样,两手伸到前面,握着妍萱的小手,就开始在上面乱画起来
「啊…好痒,慢一点啦。」妍萱的手心被他手指画的痒,连身体都跟着缩着缩着扭动
「是什么啊?」痴汉问。他明明已经写完了,两手却还继续环绕着妍萱,握着她的小手,简直就是想趁机揩油
「我不知道欸,你太快了啦,再写一次好不好?」
「厚!老公,你不要趁机偷吃人家小萱豆腐好不好,很没水准欸!」隔壁床的孟真说。她说完,痴汉又开始在妍萱手上写字,这次好像比较认真写了。
「『你』…『好』…『香』」妍萱接连把三个字说完,脸都更红了
「好吧,那换你写啰。」痴汉说完,我看到妍萱只在他手心上轻轻碰了三下。
「这什么?三个点?」痴汉狐疑地说
「三个点,就是无言啦,人家小萱才不想理你勒,对吧?」孟真说
妍萱轻轻笑了一下,应该被孟真说中了她要表达的意思吧
「好啦,接下来换你们啰。」孟真转过来对着我说
「我…我先喔?」我稍微靠在榕的侧边问她,她没有回答。我迳自把手绕到前面,握着她的左手,一时间,却想不起来要写些什么
自从她跟我…决裂了以后,有多久没有像这样抱着她,握着她的手了。她的小手…还是跟以前一样,暖暖的、软软的
「欸,奶油哥,你是要写什么作文啊?要想这么久?还是在偷吃我们家宝贝的豆腐啊?」孟真身后的阿堂大声说
「啊…对不起。」我说完,赶紧在她手心上写了四个字
「『你』…『好吗』」三个字由暐榕的口中念出。她猜的跟我写的差不多,只是她少说了一字,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其实我写的是…『你还好吗』。
她念完,就拉住我的左手,也在上面写了起来
「『我』…『很』…『好』」我把榕榕写的三个字,一五一十的念出来。榕,你懂我的意思吗?还是你只是随便乱答的?在我们这组念完内容后,其他人好像都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我们的内容太无聊了吧
「好啦好啦,终于结束了,这题超闷的。欸,何宇民,下一题啦,赶快!」孟真催促着刚刚当鬼的何宇民说
「下一题,『吹耳朵』。」何宇民翻开纸牌,念出了下一个任务
「吼,这题终于有点意思了。」痴汉说
何宇民依序把牌给大家抽完,而这轮的结果,由阿堂抽到鬼牌,痴汉则是和暐榕,我跟妍萱一组,何宇民和孟真
这才是我今天第一次跟妍萱坐而已,从刚刚进门到现在,都还没机会好好跟她说话。妍萱朝我走过来,等她走到面前近看,我才发觉她的脸真的好红,连身体也是。她一坐上我的腿,就感觉她身体热热的
「萱,你怎么跟他们喝这么多啦?你也没有喝过酒吧?」我靠在她耳边说。
「没有啊…就真真找我一起玩牌,顺便喝酒,我想说…就试试看…」她软软的说
「欸,奶油哥,开始了耶,你们俩怎么还在甜言蜜语啊?」当鬼的阿堂说。他在三张床之间来回踱步,好像真的在检查大家有没有在『吹耳朵』似的。
因为他已经站到我们一旁在看,我赶紧假装对着妍萱的耳朵「唿、唿」的轻轻吹了几下,我知道萱的耳朵很敏感,所以光是这样,就让她一直缩着脖子,连身子都在我腿上微微扭动
「嗯……」一边轻轻对着她的耳朵吹着,我似乎听到她一声轻吟
女生这边都很敏感,我看到对面,痴汉身上的暐榕,也是被他吹的,把头缩着想躲到一边,殊不知这样反而露出更大片的颈部,而且这痴汉一边吹,还一边用手拨弄暐榕的短发,把秀发塞到她的耳后。我看到他嘴巴几乎都贴在暐榕耳朵上了,她的耳朵被吹得红通通的
阿堂也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后,我赶紧又继续在妍萱的耳边小声问她:
「萱…你是不是还在生昨晚的气啊?」
「我…我没有啊。」她说
「可是…我看你…好像怪怪的。」
「真的没有怎样啦…」
「喔…」正当我不知道怎么问下去,却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
「萱…你…」我从后面瞄到,妍萱粉红色棉质背心包覆的胸部,乳房最前端好像有微微的激突,虽然背心上有黑色点点的花纹,但我应该没有看错。她…没有穿胸罩?
「文…怎么了吗?」
「你…你的内衣呢?」
「刚刚打牌时,输太多,脱掉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被看到胸部怎么办?」
「不会啦,我刚刚有用枕头挡着啊,而且这件衣服,就算没有穿内衣,看起来也不是很明显,而且…这样比较舒服…」妍萱软绵绵的靠在我身上说
「萱……」
这件背心,纵使点点的花纹让乳头的激凸不是很明显,但侧边开口实在太宽松了,如果有心要从侧面看,不就都被看到一些侧乳了吗?
「好啦,时间到啰!已经多给你们几分钟享受了啊。」就在我还在替妍萱担心时,阿堂的声音,让其他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来,我看看,下一题是…『对看30秒』?这又是什么烂题目啊?」阿堂说完,把四张牌给我们抽。这轮的结果,阿堂抽到孟真,痴汉是鬼牌,我抽到暐榕,何宇民则是跟妍萱
等大家都坐定位后,没抽到椅伴又要当鬼的痴汉,站在走道中间说:「我说老婆啊,你们这样要怎么对看啊?」
「那不然就…改成面对面坐好了。」孟真说完,很大方从阿堂身上爬起来,转回正面就这么坐下去。我看到阿堂双手伸到她背后去扶着她的腰,那双手低的几乎都像是在摸着她的屁股了
而刚才才在我身上坐下来的暐榕,也缓缓地站起身来转回正面,我抬起头才看到,她正咬着下唇看着我,两眼对望的瞬间,彼此几乎同时的别过头去,这…实在太尴尬了
当鬼的痴汉突然出声:「欸,你们两个在干嘛?还不开始,是要投降了吗?只是对看一下而已,应该不会为了这个要去裸奔吧?」
不得以,她只好面对着我把双腿张开,慢慢跨坐到我并拢的双腿上,尽管我们每天坐在一起,但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姿势。她好像不敢坐的靠我太近,那柔软的屁股只坐在我的大腿前端,都快从膝盖滑下去了。怕她会跌下去,我赶紧用双手轻轻扶着她的腰,再稍微把她拉过来些
等到稳好她身子,我抬头起看她,才发现她也正在盯着我看,但我们目光接触没几秒钟,她就把眼珠子转到旁边去了。其实我也是,实在没办法那样一直直视着她
我把目光往下移,视线不禁被她丰厚的双唇吸引,她的嘴唇还是像以前一样水嫩,这样的距离,我几乎可以感受到,由她微张的小口中吐出的紧张气息。这个气氛,让我想起在KTV那次,也是唯一一次,和她意外的那一吻
但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我再也没有机会亲她了。他们,是不是已经接吻过了呢?他们的第一次,是像上次那样浅浅的吻,还是深入口中的舌吻呢?我不敢再想下去,赶紧把目光往上移回她的眼睛,发现她好像已经盯着我瞧很久了
这距离,真的好近。她水灵的眼睛,近近看,还是和以前一样吸引人,但是…好像多了一分忧郁,不像之前的她,总是散发着一种阳光般温暖的感觉。
『榕…你跟他在一起,真的快乐吗?』
彼此就只有这么近的距离,我好想开口问,但这句话,却只能藏在心中。如果眼睛能说话,我真的好想让你听到,我心里的担心,还有……
「时间到啰!哇赛,你们真的都好深情啊,要是让我这样看一下我家老婆,早就笑场喷出来了吧。」痴汉说
「你喔,又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只会嘻皮笑脸的。」孟真用不屑的口气说
痴汉才刚喊停,暐榕就赶紧移开视线,一只手轻轻搭在我肩膀上站了起来。我想她跟我一样,很不适应这样的坐姿,和刚刚那种尴尬的气氛吧
「好啦好啦,快点,下一题了!我看看,下一题是…『交?杯?酒』。哈哈,这我写的!」痴汉自己承认说
「妈的,你这题目,也没多有意思嘛!」阿堂说
「哎呀,至少帮等一下输家稍微消化一下剩下的酒啊。我就不信剩那些,如果是许建文还是眼镜仔他们输了,能喝得完。」痴汉说
「我…我又还没认输。」我说
「好啦!来抽籤,废话少说,我可不想一直自个站着。」痴汉说
他把牌依序让大家抽完,结果好像是注定的,他最后那张,又是鬼牌。而这轮的结果是阿堂跟妍萱,痴汉当鬼,我跟孟真,何宇民和暐榕
「干!哪有这么衰的!算了算了,我去给大家倒酒,你们慢慢坐!」他说完就往客厅去了,先是搬了那张脚蹬回来,把它摆在房间中央放牌用,然后才又出去倒酒
我这一轮抽到了『黑桃Q』。尽管酒还没送来,孟真走过来后,倒是很主动的又坐上我的腿了。而且她这次两腿分的好开,坐的很后面,屁股都贴到我腹部了,她整个人还微微的往后仰,靠在我怀里
「欸,你…坐正一点好不好?」因为她往后仰,我还得出力顶着给她靠。
「唉唷,很累欸,你们当椅子的,不就是要给我们女生坐的舒舒服服的」
「你…」我才正想骂她,痴汉就端着餐盘进来了
「来来来,一人一杯啊。」他像个服务生似的,逐床送酒
等到大家都拿到一杯酒后,他也举起自己的酒杯说:
「来~这杯酒,祝我们第一次的『冒险大风吹』成功~」痴汉说完,阿堂和孟真跟着附和欢唿,其他人虽然没有出声,但也都喝了那杯酒
「欸,等一下,你没有跟我喝交杯酒啊。」喝到一半,坐在腿上的孟真突然说,我才想起来这题原本的任务
「喔。」听到我回应,坐在前方的她,先把手中喝一半的纸杯,往后伸到我嘴巴前,示意让我喝,我只好凑了上去,喝起她杯中的酒
她用另一只手,戳了我拿着酒杯的右手,我只好也把杯子往她嘴边送,她嘴唇微张含着杯缘,也开始啜饮起来。因为我好像拿得太低,怕她喝不太到,所以我稍微把杯底往上抬,没想到一个不注意,杯身太斜,黄澄澄的啤酒从她嘴边溢了出来
「唉唷!许建文!你倒那么快干嘛啦!你看,都流到里面去,睡衣都湿了啦!」孟真生气的说
「对不起…」
「老公,你看啦,他跟你一样好色喔,故意把人家衣服弄湿了。」我没看到正面,实在不知道有溢出来这么多
「喉,许建文,你敢欺负我老婆,等下看我怎么报复你们小萱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我注意到斜对床坐在阿堂身上的妍萱,还有隔壁床跟何宇民坐的暐榕,她们都不约而同的在看着我们
我赶紧扶着孟真起身,到床头抽了几张卫生纸给她擦拭,她坐在我的床边用卫生纸压着胸前薄薄的睡衣吸拭。我这才注意到溢出的啤酒,好像沾湿了她睡衣右胸那部分,那边有一大片湿答答的痕迹,薄薄的丝质睡衣,服贴在她的小巧的娇乳上。我看到她右胸有明显的激凸,才想起来她现在也没有穿胸罩
「好啦!算了,赶快继续啦!」痴汉不甘当鬼,等其他人酒都喝完了,就念了下一题,题目是『摩鼻子?30秒』。我猜这种可爱的题目,应该是女生写的,大概是妍萱或暐榕吧?
抽完籤后,孟真好像觉得睡衣擦不干净,索性也不管它,就往抽到她的痴汉那去了。而我抽到的是妍萱。这个题目,其实跟刚刚的『对看30秒』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算是它的进阶版
妍萱从斜对角阿堂的床走过来,我看她走起来摇摇摆摆的,好像有七分醉了,我赶紧起身去扶着她,一回到我的床上,我才刚坐下来,她就跨开腿面对着我坐了上来,两手还搂着我的脖子,小脸主动靠过来
「萱…你喝醉了?」我问
「嗯…没…没有啊…」她连回答都飘飘然的
「还说没有,你这样,要不…我们不要玩了好不好…」
「文…你不跟人家磨鼻子吗?」她说完,整个脸贴了过来,不只鼻子碰在一起,连嘴唇都要贴到了
「萱……好啦,你如果不行,要早点说喔,我再喊停,好吗?」
「嗯…」她说完,小脑袋开始转动起来,我们鼻尖贴在一起,轻轻地私磨。不只她唿出的鼻息,我感觉她的身体也都在发热,虽然没有看到一开始的情况,但我想她一定是喝的太多太快了,尤其她又是跟我一样,都是第一次喝酒。
正觉得替她心疼,我余光就瞄到斜对角那床,暐榕正坐在阿堂腿上,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他们俩面对面前胸紧贴,看不到一点缝隙,两人的鼻尖也是靠在一起,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简直像在接吻一样
还好,这次当鬼的是何宇民,他很准时的喊了停。而下一题翻开的题目是『脱男生上衣』。现场只剩下我和阿堂穿着上衣,由于这题女生坐着不方便执行,所以我们便站着,让抽到的椅伴帮男生把上衣脱了。在这题结束后,在场的男生,现在也都全部打着赤膊了
接着下一题是『从后面拥抱』,这是我写的题目,据孟真说,也有另一个人写,不晓得那个人是谁。但结果没想到我自己写的题目,这轮却抽到了鬼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妍萱被痴汉从后面环抱,暐榕更是被她男友紧紧的搂在怀里。
「好了。一分钟了。」我不想再去看那些会让自己心里发酸的画面,只好盯着手机看,并且准时地喊卡
手上拿的那叠写着题目任务的纸牌,从我一开始到现在,只消化掉了三分之一,都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奇怪的任务,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有人投降认输,要是都没有,不就要全部玩到完,这样是要几点才能睡觉啊?
「欸,赶快念下一题啊!」孟真提醒我
「喔。下一题,下一题是…『亲脸颊』」
虽然这个题目还好,但不免让我联想到,万一等下真的有『亲嘴』怎么办。这次我抽到了暐榕。她刚刚,已经连续三把被阿堂抽到了,这下终于可以换我当她这轮的椅伴了
这个题目,其实我们先前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后来跟她在暧昧的那段时间里,虽然没敢再嘴对嘴的去亲吻她,但我倒是好几次,趁她不注意,或恶作剧般地去亲她的脸颊。榕…这个题目,是不是你写的?你也还记得那些日子吗?
等女生们都坐定位后,痴汉才发号口令:「好了,现在各位可以亲吻你们的椅伴啰。」他说得很轻松,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女友将要被阿堂亲了
榕她还是只坐在我大腿的前半段,因为离我的有点远,我只好扶着她的肩膀,上身往她身上靠,我从她的右脸颊想尝试,但脸颊却被她的头发覆盖着,我只好伸出手轻轻地把她的头发顺到耳后,忘了她那边也很怕痒,正要靠上前,她脖子突然缩了一下往旁边躲
「榕…暐榕,你先不要动啦。我…轻轻地,假装碰一下就好。」听我这样讲,她才把脸颊微微侧过来。我靠上前,熟悉的茉莉发香又扑鼻而来,我嘟起嘴唇靠过去,在她有点婴儿肥的可爱脸颊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好啦,都亲完了,可以送入洞房…啊不是啦,是进行下一题。」痴汉开着玩笑,说完他又去翻了下一张牌。「来,下一题是…『痒肚子』。这什么鬼,应该是搔痒肚子吧?」
那是我写的题目。这次很幸运的,我又抽到了『红心Q』,榕她可以继续坐在我腿上,不用换位置了
趁着空档,我偷偷的瞄了一下暐榕的上衣,她今天洗完澡后穿的,是一间白色的T恤,前面是用点点拼成的一个米老鼠造型的图案,背后则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也因此我能看的到里面穿的内衣,是她前阵子新买的那件,白底粉红色爱心点点的胸罩。这一件,我也满喜欢的,只是…后来都没有机会,也不敢再去偷看了,毕竟,她已经是别人的…
她的下身一样穿着昨天那间短短的绿色运动裤,裸露的大腿肌肤,光滑的和我的大腿直接接触着。虽然在学校也有几次体育课,曾经这样肉贴肉的接触,但不晓得是因为这奇怪的游戏的缘故,还是酒精持续发效的关系,同样在学校做过不下上百次、上千次的动作和姿势,现在光是让她这样静静坐着不动,我竟然感觉下面开始微微起了点反应
等到当鬼的何宇民说计时开始后,我才把双手绕到前,放在榕的肚子上轻轻搔痒。我知道她真的很怕痒,因为以前就常常这样作弄她。因此我没像以前那样的大力,只是用指腹轻轻地在她的T恤上轻刮,没想到这样轻微的刺激,还是让她不断扭的下半身,而且身子一直往后缩,直到屁股靠到我的腹部不能动为止。
「嗯…不要,小力一点,好痒喔。」对面床,妍萱坐在痴汉的腿上,不断扭着屁股求饶,无奈身体被他抱在怀里搔痒,哪都躲不了。我注意到妍萱的双腿开开的,从她的两腿间,我好像看到痴汉他底下…已经勃起了!这样下去,妍萱那里会被他顶到的
其实不要说痴汉了,我自己也感觉到,下面那根,因为她身体紧靠着我,柔软的屁股还在我腿上不断地扭动,也是越翘越高了
那感觉来的很快,我觉得它渐渐地在充血胀满。没有多久,它已经几乎完全站起来了,就卡在榕榕温热的大腿、和她的私密处之间,而且随着她的摆动,我们的私处不断偷偷的在摩擦。不过还好她的双腿还紧紧夹着,外人应该是看不太出来
「时间到!」何宇民突然的一声,又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下一题是,『舔手指』。」没想到他接着念的任务,是我写的最后一题。
「这谁写的啊,好变态喔!」孟真惊讶的说
我实在是想不到写什么,才在最后一题随便写了这一道,没想到现在却成了目前为止,最奇怪、最超过的题目。而且我也没有想到,自己写的这道题目,成为了这一夜后续发展的开端。
  • 我的期末考被我表姊毁了
  • 期末考(1)我今年二十岁就读中部某大学二年级,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套房,再两个礼拜就期末考了,正在努力K书中......昨天台北表姐的E-mail说要来玩几天,我回绝了,因为要考试了,今天上网路又收到表姐的E-mail︰「亲爱的扬扬︰我们已经向公司请好假了耶,反正你车子借我们自己去玩,不会碍
  • 565 07月03日
  • 我的女上司外传
  • 难得的假期想去旅游,无奈世博会飞机票贵的像什么一样还买不到,闲来无聊写个外传吧,我想是时候该详细的描述一下女主人公何芳了,故事发生在何芳的淫荡行为被真真发现前的一年,也就是在厂区被刘颖发现的那一天晚上。幸亏在第二章先留下这个伏笔,否则就没得写了。好了不多说了,正文开始咯。今天又被监事会主席找过
  • 345 07月01日
  • 我的同学小菁
  • 我跟小菁是国中同学,因为同在北部求学工作,所以常会相约下班后一起吃饭。开始是起源于她从研究所毕业时跟那时的医生男友吵架分手,而我成了她首选的搬家公司。为了帮她搬离他前男友的家,我在自己住家同栋同楼层租了一间套房让她作为栖身之处,白天她当她的银行行员,我当我的工地主管。记得那天是1999年9月9
  • 626 06月26日
  • 我的家教经歷
  • 暑假快要结束了,家教中心又给我打来电话,说给我介绍了一个学生。本来我打算好好休息几天或者去短途旅游。可家教中心的老师说,这是一个艺术生,比较好带,而且课时费由我说了算,看在钱的份儿上,我还是答应了!这个学生是学声乐的,今年专业课名列前茅,就因为文化课拉了后腿,所以高考名落孙山,特别是英语只考了
  • 851 06月24日
  • 我的淡蓝色之恋
  • 如果不是巴里岛的那一片无云的蓝天,洁白如丝段的沙滩,我和她,应该就不会有开始,她是我这辈子无法忘记的女人,也是我第一次和已婚的女人发生婚外情…那一年我刚退伍,踏入传播圈,她是我们节目部的经理,我都叫她薇琪姐,她有着一双深遂而明亮的双眸,搭着长长弯翘的睫毛,高挺秀气的鼻子,配上一口洁白的牙齿,笑起来
  • 282 06月16日
  • 我的淫荡女友(淫荡学姐瑶瑶)
  • 两年前,当我刚升上大学时,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姐——「瑶瑶」。第一次见到她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几次相处下来,发现她是一个很亲切也很单纯的人,于是我展开了追求。辛苦地追求了两个月,终于把瑶瑶追到手了!当时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记得第一次跟瑶瑶发生关系时,是在我的宿舍。我们俩坐在一张椅子
  • 1696 06月09日
  • 我的出差奇遇记
  • 偶然的一次出差,使得我的人生更多姿多彩。年初的时候因为公司的业务发展的需要,派我和两位业务部门同事一起出差进行系统操作培训工作。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叫黄天明,从事电脑开发相关工作2年了,怎么说呢,还算是相貌堂堂吧。同行的两位同事,男的叫杨明亮,和我是老乡,身高175,已经30出头了,但是看起来蛮英
  • 718 06月01日
  • 我的第ㄧ次网路出轨
  • ??这是我的第一次上网再聊天室遇到的第一个男网友,没多久就跟他发生了网恋。为保护他我使用了假名,但是文中的内容保证真实,现在他是我的外公。林、36岁,南部人,已婚,身高165公分、75公斤,还未有小孩,跟他婆ㄧ样从事服务业。未遇到林之前我跟多数的女生ㄧ样是个电脑白痴。有一天我下班后,回到家公还没回
  • 401 05月15日
  • 我的性感秘书
  • 我在外商公司上班已届十年,也在一个行销部门干一个不大不小的主管,辖下有15个STAFF,均为年轻一族,年纪最大的也不过33岁左右,只有我年纪稍长、已婚,其余大皆未婚爱玩,但工作表现也佳,因老婆比我更忙无暇理我,是个工作上的女强人,感情也趋向淡薄,所以我大部份也是跟这些小伙子鬼混到半夜。我去打球、健
  • 732 05月10日
  • 我的打工经歷
  • 毕业前,因为同学早在加油站打工,所以经过他的介绍,一毕业进入等当兵的日子也一起到了加油站去打工,打工的生活很轻松,尤其又有一堆女同事每天一起工作,其中有个都是满吸引我注意的目标,她叫秀玲.秀玲是高三的夜间部学生,小我一届刚满十八岁,一六五的身高四十多的体重,虽然显的有些瘦弱,但身材还是挺好的(
  • 367 05月04日
  • 女友在我面前被我的老友奸得高潮叠起
  • 我的女友今年18岁,参围是26.21.27。我喜欢叫她小猫,她是个蛊惑的女孩,爱和社会上的不良青年瞎混,她长得很漂亮,要不就没人要她了。我们在一起还算快乐,她的性需求很高,我总是要做好几次才能够满足她,直到后来发生一件事,我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那是今年夏天的事了,我们两个和我的一帮混混朋友一
  • 1439 04月06日
  • 那个老男人就这样操了我的妻子
  • 我的妻子叫杨平,今年35岁。应该说,她本来是个贤惠的妻子,但是自从那次之后,她整个的人就都变了。那是在我们刚结婚一年多的时候,那时妻子还是一个企业的保管员,由于家里很困难,她就利用职务之便,一点一点的往家里偷单位的铜卖钱来填补家用。后来,她的这种行为被她的主管领导牛厂长发现了,这个年近50的
  • 866 04月01日
  • 我的美女室友
  • 我朋友的女友叫小琪,他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是知名的日本化妆品公司,我朋友是负责业务方面,所以常到外县巿,不常在台北,小琪则是公司的美容师。小玲和容容也是他们同公司的美容师,三个人不但感情很好,连身材都很像,身高约在165左右,体重大约48左右,长髮披肩,小小的脸蛋,胸部大约都是B杯,虽然都不
  • 613 03月24日
  • 我的老婆是生理课教师
  • 老婆今晚回到家中,对我说:「老公,明天要教学生性爱,心里好紧张啊!而且有很多外校的老师来听课,这次能不能评上高级教师,完全在这堂课对我的打分。」我安慰道:「你是一名教师,不要怕,做好你份内工作就好。要不我明天冒充听课教师,给你打气好吗?」老婆:「好啊!我打算用自己的身体给他们当教材,可以
  • 4261 03月05日
  • 我的大小老婆【完】
  • 初见秀杰是在公司的会议室,她是宣传部的新人,那一次宣传部和技术部联合招考新人,一共录取了十四个,宣传部录取了八个女生,个个都可算是一等一的美女,也许是因为宣传部主任也是一个美女的关系,整个宣传部似乎变成了美女部一样,别的部门的人没事就要到宣传部晃一晃。新进员工自我介绍时,宣传部的众美女免不了又引来
  • 516 03月01日
  • 我的淫荡女助理~小殊
  • 说真的,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到现在我还在五里雾中,公司建厂迄今18年了,其间也更换多个助理,第一位助理姓黄,高雄路竹嫁到台南的小新娘,尚在任职中。另一位助理总是待不久,也许聘僱未婚女孩的原故吧!大概三年前吧!助理又离职而去,这次竟然有好几位来应徵,但大多是公司股东或同事介绍来的,真格的,还很难决
  • 513 02月27日
  • 我的阿德
  • 阿德在台湾中部某高中毕业后,因为考上台北某私立大学,只好远离家乡到了他陌生的北部求学。开学后,进入了他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也是他成长的开始。虽然台北有亲戚,母亲也希望他寄住亲戚家里,但他就是不愿意打扰别人,必竟不是自己家人,况且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一住就要四年。所以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
  • 182 02月10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23章
  • 喧闹的酒吧里,年轻的酒保满脸无奈的看着眼前醉得像团烂泥的男人。 “喂,先生,您还好吧?” 这个男人今天晚上一个人来这里喝酒,一口气喝了十几瓶啤酒,酒保就怕他在这里睡着了没人送他回去。 男人艰难的抬起头,用混沌的眼睛焦距不准的看了看酒保,露出一个憨憨的微笑。 “没事……我
  • 146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22章
  • 七月中旬,高考的成绩出来了,言笑和预期的一样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查到分的第二天,言飞便约言笑回家吃饭,为了奖励他取得好成绩。 事实上,在这之前,言飞已经有5个月没有见到儿子了,想念得不得了,有几次做梦都梦到儿子回来看他,言飞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人年纪一大就容易寂寞,他现在八成就是这种状
  • 139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21章
  • 言笑的学习成绩依然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年纪第一名,不用言飞操心,但同时也使言飞少了能和儿子交流感情的机会。上了高中以后,言笑便搬到张远那里去住,说是以后想读医学院,提前到他那里去见习。可言飞觉得他是不想和自己呆在一起,这几年,言笑和他说的话越来越少,就算言飞再迟钝,也知道儿子正在疏远他。对于这点
  • 129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20章
  • “早安。”言飞看着刚刚从卧室里走出来,头发睡得翘翘的儿子,露出温和的笑容。 言笑似乎还没睡醒的朦胧双眼,盯着言飞愣愣的看了半晌,突然露出淡淡的微笑,走到言飞面前,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以前不觉得儿子这么喜欢撒娇的,不知道是被触动了哪跟筋,现在的言笑每天都要和言飞接吻,虽然只是简单
  • 118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9章
  • 言笑不愿走远,于是言飞提议刘太太就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请客。刘太太虽然觉得在这种快餐店请客有点怠慢了言飞父子,但由于是对方提出的要求,而且考虑到小孩子比较喜欢吃这类食物,于是也同意了。 从学校去麦当劳的路上,言飞刻意让言笑和刘丽媛走在一起,给丽媛制造与儿子交谈的机会,交朋友总是从闲聊开始互
  • 115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8章
  • 言飞为被儿子吻的事苦恼了一阵子,但没苦恼多久,毕竟笑笑还小不懂什么是爱情,只知道喜欢谁就亲谁。言飞把它当作表达亲情的一种方式也就接受了。只是笑笑要是一直这样不懂人情世故,以后恐怕会很麻烦──言飞打心底里希望言笑能够交到几个知心的朋友。 期末的时候学校开了家长会,并不是每个学期结束都会开家
  • 121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7章
  • 看着旁边笑的喘不过气来的好友,言飞叹了口气,很后悔找这个不讲意气的损友出来商量事情。 “张远你笑够了没有?我找你出来是让你给我想办法的,不是让你听笑话的!”用力的在对方的背上狠K了一下,言飞气鼓鼓的瞪着张远。 “哈哈,难得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不笑?”张远喘着气,“你……你竟然
  • 125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6章
  • 发了好一会的呆,言飞才猛然惊醒,快步冲过去,关掉水龙头,并拿浴巾将言笑整个包了个严实。虽然现在这个时节气温不算低,但是一大早就冲凉水,还是很容易感冒。 想了想,言飞又把浴巾拿开,伸手去解言笑睡衣的扣子。后者反射性的缩了缩,避开父亲伸出的手。 没想到儿子会避开,言飞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 127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5章
  • 言笑进了离家很近的一所初中读书,由于就近入学的原则,他的很多小学同学都被分在了这所初中,于是言笑的事很快就在新学校中传开,追随者又增加了不少。 眼看中秋节就要到了,言飞把儿子叫到跟前。 “笑笑,这次中秋节,要是再有女孩送你礼物,你觉得好的就收一个,知道吗?” 言笑也不问为什么
  • 129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4章
  • 言飞知道言笑聪明,可没想到他这么聪明。刚跳级没两个月,言笑不光赶上了班上功课的进度,而且还轻松的把五年级全年的课程自己学完了,现在已经开始看六年级的课本。 其实仔细想想对于言笑来说,这并不算太稀奇的事,小学的功课本来就不难,加上言笑跟其他小孩不一样,对身边的事情关心得很少,可以说是心无旁
  • 115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3章
  • 第二天,言飞就带着剃须刀和言笑一起去那家商店道歉。 店员一看到言笑就激动的抓住他的胳臂,嘴里还不停的大叫,“就是他!录映带里面的那个小子!快去叫店长,偷剃须刀的就是这个小子!!” 言飞不着痕迹的隔到店员和儿子中间,满脸和煦的笑容,“对不起,是我没管好孩子,我们今天就是来道歉的。”
  • 107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2章
  • 飞速赶到孤儿院,一到门口言飞就看到张阿姨正等着他。 “言笑正一个人关在阁楼里呢,谁都不见,你最好过会再去。”张阿姨一见言飞就直奔主题。 “哦,”言飞往阁楼的位置望了望,黑漆漆的,没点灯,那孩子心情不好时就喜欢躲在黑暗的地方,“他怎么跑到这来了?” 言飞低下头看着还不到他肩膀高
  • 115 02月05日
  • 错情误爱-上部:我的宝贝儿子 第11章
  • 言飞没时间多想,只能快步跟在儿子后面,他有预感,答案很快就会出现在他的眼前。 很快的,言笑转入了一个街心公园,掩入树丛中。 言飞赶紧追上去,绕过一颗大榕树,终于又见到了儿子的身影。 言笑正站在一小片空地的中心,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好像正在等待着什么。言飞正觉得奇怪,这时,从一旁
  • 111 02月05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