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嫂子,过年好啊+嫂子的口交秘史

嫂子,过年好啊嫂子的穴与别人是不同的,粉嫩的唇,悠长的腔,饱满的水,一旦要是插进去,就甭想拔出来了,不如就待在里面,肆意地伸来搓去,搞上一阵,只要慢慢地体会上几轮,就能发现,想是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这点儿时间,是怎么都抽不出来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痴情的文人能闻出这其中的清馨,对此我一直觉得奇怪,同样的鼻子,为何差距如此之大?那些所谓的新鲜去了哪里,而这沁人心脾的香甜又该是怎样的滋味?既然嗅不出来,咱就尝尝吧,但每每此时,嫂子都会双手捂着下面的穴口,羞答答的撒娇「不要~」这娇嗔的质地,鲜里透着嫩,嫩里含着鲜,跟她下面那浓密的黑色森林里,所隐藏的蜯肉一个样,是一个味道,真没什么不同。旦瞧见那肉缝间,汩汩的流水,会顺着她芊长的手指,汇聚到指尖,再羞答答的滴到地板上,此时卧室里静极了,我也说不出话,胸腔里只憋着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唿吸都挺困难的,嫂子也能听的出,就赶紧抽回一只手,遮到脸颊上去,露出那微微扭转的玉颈,红彤彤的。「那你~先把灯关了~」呵呵~待到这时,我会兽血沸腾一样的,扑上去,口中得意地大喊:「嫂子~你的水真多~」「讨厌~」嫂子又赶紧把那只遮脸的手,捂到下面,活脱的一只失落迷途的小绵羊,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再说,你别进来,你别进来~可是~我的鼻尖才刚顶到里面,嘴还没碰上,舌头都没动,嫂子那护着私处的十根手指就迫不期待的,抠到我的头上,冰清的指节,按着特有劲儿,像是八爪鱼的触手,把我稳稳的吸到那里,在那个当口,蹭啊蹭的,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结果~这一通挑逗下来,引的嫂子娇喘嘘嘘不说,就连那柔韧的腰肢都软了下去,腿上的肌肤也跟着来回颤悠,这时她会带动着祈求的哭腔,断断续续的,向我求饶:「枫~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那就停下来嘛~我强势的抬起头,学着小沈阳的腔调,呵呵的朝她笑:
「还没听到大海的声音呢~」「嗯~你坏~」嫂子难为情的,用食指桶了桶我的脑门儿。「不准你使坏~」这要说使坏,真不见得嫂子比我差,那年春节,第一次跟嫂子搞的时候,我还依稀能记得,她刚刚洗玩澡,披着浴巾,向我走来时,那一双透着媚惑的眼神当时她若无其事的,就坐在我的旁边,而我又哪里能放的下脸面,去昧着良心的胡作非为?于是我只好屏着咚咚的心跳,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连手上一个不经意的微小动作都显得局促不安。这样苦苦地僵持了好一阵,还是嫂子突然转过头,才终于打破了尴尬的局面旦瞧见她,只是用食指轻轻的那么一勾,便把我整个魂都勾到她的身体里去了。「你来~小枫~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什么~什么秘密?」「你来看嘛~」嫂子双手一把勾住了我的头,还主动的漏出了大腿内侧的鲜肉,一个海螺图案的紫色小纹身,映入眼帘。「你趴上去,听听~」「嗯?」「你快听听嘛~」嫂子嘟着嘴,按住我的头,向下一用力,我的侧脸就紧紧的贴在了上面。而嘴边不远处,那个粉嫩湿身的鲍鱼,会不时地传来,悠悠的一股,淡淡的腥香「是不是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呢~」嫂子上面的嘴说话了,下面的也跟着开了口,一股丝丝滑滑的爱液,吐了出来,我顺着那滑腻腻的轨迹,逆向的舔了回去,嫂子满足的一哼哼,再舔下来,嫂子享受的一抽抽,继续不停的舔来舔去,嫂子是既满足又享受,又抽抽又哼哼~
结果这尝来品去,波涛胸涌的,倒是喝了不少,可惜怎么舔吧,这水都是骚的,只是吸着吸着,就觉得人也是骚的啦~嫂子是越来越骚了,表哥也不管管,自顾的摆出一副生硬的笑容,挂在墙上,一身翠绿的军装,瞅着还算精神。一开始,我是不敢看他的,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却笑地我心里发毛,等到闷头插上一阵之后,这小脑袋一热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有时候吧,不到完全的放纵时候,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猥琐的思想这边手上揉搓着嫂子火热的奶子,那边胯下抽插着嫂子喷涌的骚b,此时再看墙上的表哥,也就不怕了,心里想着,快来看看~快来看看吧~然后语言上也跟着放荡起来了。「嫂子~这表哥的帽子瞅着真绿啊~」嫂子慵懒的舞着腰,雪白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在下面恋恋不舍地吞来吐去,把我的鸡巴吃的死死的不说,连那豁开的唇角,也都露出来了,里面溢满了动情的汁液。「我都找遍了,家里就这么一张,带帽子的~」「你再仔细找找~多着呢~」「嗯~」嫂子声调一转,幽幽的一嗔目「少来~」「小心我榨干你~」「哼~」呵呵~嫂子是不是太调皮啦?话说每次春节回家,俺这千盼万盼的嫂子,总有不同的花样玩,那一年,刚进门,就把我惊到了!墙上的那幅照片怎么变成黑白的啦?还没等我回过味儿来,嫂子就特入戏的,扑到我的怀里,带着哭腔跟我说: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得~明白了~嫂子这是又空守了一年,其个中辛苦滋味,又与何人说?她是多么希望有个男人来安慰啊~所以那一夜,我们做的很激烈,嫂子把我的鸡巴含的很深,裹的很紧,没吸上几口,就涨的扳不动了。然后我毅然地挺起这根红色的鸡巴,这根浸着厚厚一层嫂子饥渴口水的鸡巴,兴势冲冲地顶进她那充满着爱液滋润的穴口,在那个紧致的管道里,进进出出,无休无止。这样苦战几百个回合下来,嫂子的瞳孔散了,腰也瘫了,腿也软了,乳头也破了,粉b也肿了,可是嘴里还是不停的要我~要我~不断哀求地叫我「老公~」「你快插死我吧~」我看着墙上那个铁青着脸的表哥,一时间又煳涂了,这嫂子命苦,那表哥是不是更命苦呢?还没等我想个清楚,下面的精液就迫不及待的,一股脑全部射进了嫂子的嘴里。嫂子的口技太厉害了,不慌不忙,先小口安抚几个来回,再出其不意的缩紧直下,这勐然一口唆下来,能直酥到骨髓。使我觉地整个魂儿都被她吸出来了,我低头看着嫂子出神,她的脸离我的鸡巴也不远,就扶在下面,意犹未尽的吐着舌头,呡着红唇,嘴角上的汁液滑出一条白丝,悠悠地落到地板上,她看着我,用那种迷乱的眼神看我,她诱惑我,用那种极尽温柔的语气诱惑我:「舒服么?」我还没来得极搭话,她就带着妩媚地笑容,又把我的鸡巴,重新含了回去,引得我想「啊~」的呻吟上一声,却又使不出力气,只能无助地扶住她的头,在她柔顺的秀发之间,抓来摸去,沿着她口里鸡巴的方向,忽松忽紧,渐急渐缓她顺从的样子让我痴迷,那乖巧而又野蛮的红唇,变幻着美妙的节奏,更是让我欲仙欲死,直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快也不是,慢也不是,行也不是,停也不是,矛盾着,纠结着,性福着~我一向脑子不好使,太深刻的问题,不愿意想,也想不明白,但是一些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还是知道的——嫂子是越来越饥渴了~她的有些想法,太勐了,常常搞的我哑口无言。就比如吧,她常常在我们几翻云雨之后,特别感慨的跟我说:「枫~我常常幻想着,你能当着我老公的面,操我~」「咱们可以先把我老公全身都绑起来,然后我就趴在他的面前,把屁股送给你,被你在后面狠狠的操,操出一副淫荡的样子,越淫荡越好~」「到那时,我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一脸扭曲的肌肉,看着他越爬越高的鸡巴,看着他复杂纠结的眼神。」「我拼命的呻吟,直到他的鸡巴爬到最高点,才用舌头去慢慢地挑拨,他无助的看着我,叫我不要~不要~」「最后,你把我操到高潮,我冲他拼命地喊,老公,老公,我爱你,然后再用嘴,一口含住他的鸡巴~让他也爱我,让他不停的喊,老婆,老婆,我爱你~」
听到这里,我的鸡巴,就已经硬的不行了。只是有一点觉得奇怪。「你怎么知道,他也会爱你呢~」「哼~他要是不说,我就不上他射出来~」嫂子一嘟嘴,直接翻身到我的跨下,含着我的鸡巴,没撸上几口,就把我降伏了。「嫂子~嫂子~我爱你~爱你~」只见嫂子,抬头狡邪的一笑:「真的?那咱们结婚吧!」「啊?这个……」看着我一脸尴尬的样子,嫂子乐了「死样吧~你呀~白给我,都不稀要~你倒是想着美~」嗯~一听这话,我暗自舒了口气,果断操起b来,真是一身轻松。今年春节回家探望嫂子,我是提前憋了整整一个月,正所谓蓝脸的窦尔顿盗御马,红色的鸡巴不够插,面对着越来越有女人味儿的嫂子,想必又是一场天翻地覆,地动山摇,这不做好准备是不行的,可是我本来想好的千淫万语,再推门的一刹那,又都生生地憋了回去。为啥?嗯~思来想去,这大过年的,本该愉快交流感情的日子,却被拿来敲了三千多字,都TM快把手搞抽筋也就算了,竟还没个人来安慰,那还不赶紧送上一句
「嫂子,过年好啊!」再鸣金收兵,赶紧闪人,自去欢乐的操b喽~……嫂子的口交秘史这嫂子的小嘴,与别人也是不同的,大可称得上神器,弄得人,又爱又恨,百感交集。何出此言呢?众狼莫急,且先去叼颗红心下来,让楼猪回口老血,最近俺日夜操劳,埋头苦耕,为伊销得人憔悴,咳咳,只怕是文不尽,气已短啦!嗯~(舒口长气,嗓子凉丝丝的)这个~话说嫂子的小嘴呀,它确有特点的,旦凡是张口龇牙之时,万万顶嘴不得,不然非被她气的半死,生一肚子邪火不可!可若是换成自己的大鸡巴,那是一定要顶的,大抵顶到头,所谓不深情不真,深处射子孙,此时,再看腹中邪火,早已泻出九霄云外鸟。今年去嫂子那,敲门拜年,楼猪又一次傻掉了,因为嫂子竟然上身全裸,下身只罩着一层黑丝镂空裤袜,就这么~这么站在楼猪的面前!「嫂子~过~过年好啊~」楼猪心头一抖,之前准备的甜言蜜语全TM忘干净了。「不好~」嫂子甜甜的嗓音一转,美目盼兮,先瞋我一副萌呆傻痴的模样,紧接着又细声细语地娇羞道:「哎呀~门~门~」「被人家看到了~」旦瞧其面颊霏云,一朵,两朵,烧成火!一脸欠操的风情,顾盼神迷,环姿艳逸,此情此景,楼猪下面的鸡巴君,岂能不硬?「嗨~怕啥?」我退出去,倚着门面,左脚尖,点到右脚边。「让大家都看看嘛~」「嫂子~」「好骚又好看呢~」嫂子关门不得,卖萌无果,急得直跺脚。「小枫,你快进来嘛!」「快点嘛~」呵呵~这下该轮到楼猪撒娇啦!一个三声的「嗯~」再模仿上一句她在床头上常喊的两个字「不要~」轻轻松松两下子,就把嫂子彻底地搞崩溃了,只见她恼羞成怒地挠了挠长发,一头蓬松迷乱的样子,像只没嘬到鲜奶,快要饿疯了的小猫咪。嘻嘻~楼猪心头刚有点得意,她就真的扑了过来,是真的,扑了过来,当然重点不是真,也不是扑,是她竟然出来了!楼道里面静悄悄的,虽说这的人不多,但也会有那么星蹦儿的几个人,间歇地出来走动不是?楼猪琢磨着,这该不会是要就地来上一发吧?可这安全的问题还没想个清楚呢,就让嫂子一把给俺的命根子,捉了过去,这还想个屁呀,赶紧求饶吧!「轻点~轻点~」「哎呦~」「嫂子~疼~」「疼~」嫂子也不回头看俺一眼,自顾地握着俺的鸡巴,往门里拽!哎呦喂~这祖宗唉~可逆不得,顺着她走吧!于是进了家,关了门,嫂子顺手一推,就把俺摁在了墙上,然后借势目光跟进一紧,手上往里一握,小嘴向上一嘟「小坏蛋~」「哪跑?」她这一套连招下来,可把俺降伏了,就感觉时间好像突然也跟着凝结了一样,唿吸都静止啦。这时再看嫂子的模样,真是醉了,刚刚还气势汹汹呢,现在完全是另一副神情了,目光柔了,手上轻了,小舌头也吐出来了,在俺脸上舔来舔去的,总也停不下来,是真停不下来!看吧,她这边右手正撸着俺的鸡巴呢,那边左手又急着去扒俺的衣服,时不时地,还会听到她几句幽幽的慨叹:「你可想死我啦~」「小坏蛋!」「小坏蛋~」……叫得楼猪春心荡漾,浑身跟着一抖一抖的!唉~自古风情多寂寥,形容嫂子再合适不过了。今年吧,也不知怎得,墙上表哥的照片不见了,往年嫂子扶墙,撅着屁股,让俺「噗嗤噗嗤」操的感觉也找不回来了,别看少张照片,确实大不相同,情趣这东西不得了。嫂子倒是没什么变化,风情不减,饥渴程度与往年相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迎门求操,登堂入室,直接进正戏,嫂子这是连洗澡的时间都不肯给啦!
俺赤条条地站在床头,背靠着墙,嫂子就跪在下面,用嘴给俺撸,其实呢,俺是真有担心的,大家可不要笑的太淫荡噢~~嘻嘻~「嫂子~」「脏~」~嘻嘻~……本来一开始还挺得意的,结果到了后来就没劲了,因为连续重复的遍数太多了,可怎么强调吧,下面的嫂子都不肯理我,只是自顾地扭着头,用她的喉道把俺的龟头裹得反而更紧了!哎呦~这楼猪哪受的了,赶紧用手向下去抓,一把蒿住嫂子的头发就不肯撒手喽嫂子一听俺哼哼了,才总算松了口,倒开了那张销魂的小嘴,笑吟吟地抬头瞅着楼猪,还眨巴眨巴眼睛。「小枫~要不你去洗洗吧~」得~这鬼机灵~赶紧求饶吧~「不嘛~」「嫂子的口水洗出来最干净了~」嫂子眼睛一亮「真哒?」「可不~那还有假~」「哼~」「骗人~」嫂子把头一扭,小嘴撇到天上去,一副罢工的作样,太可爱了!其实吧~嫂子这高超的口技也不是天生就有的,勤学苦练才是普世真理不是?
当然啦,有个称职的老师也是比较重要滴。咳咳~楼猪觉地自己这个师傅当的还是不错的~下面的表拍砖哦~就让俺体面的当回老师吧!在此就先谢过你们二大爷了~嗯~回首这些年,嫂子的勤奋是有目共睹的。一开始,嫂子经常没嘬上几口,就耍熊不干了,还总跟俺撒娇:「唉呀,你也不哼哼几声,人家没动力嘛~」药西~既然你滴请求来了,俺就大大滴满足你!于是没感觉,俺也装作有感觉地哼哼,结果没多久,嫂子又来抱怨了:
「哎呀~你老骗人~」现在俺倒是不骗人了,可嫂子却来劲了,那小嘴练得,真太勐了,俺要是不靠着墙,根本站不起来,这都还没嘬上几口呢,就换成俺来抱怨了「哎呀,嫂子~嫂子~慢点~慢点~」这销魂的声音每次都逗得嫂子咯咯笑,她还一边笑一边问:「慢点什么?慢点什么呀?」搞地俺又急又气:「你这样,还叫人家拿什么操你嘛~」嫂子小嘴一撅「讨厌~」「看我不吸干你!」唉~这精力都叫嫂子吸了过去,哪还有精力接着写呀,话说你们这群大尾巴狼,到底有没有给俺摘心啊?夜蒅星宸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小青年乡村猎艳- 13、嫂子,我们一起躲
  • 张小宝得了聂茜的应允,自然就去村委里登记竞选,办事员这个香饽饽,竞争的人还不少,村子里从业和不从业的人都踏破了村委的大门,看门的周老头忙里忙外的招唿个不停。他见到张小宝来了,鄙夷的拦下张小宝。 「呀呀呀,我看看是谁呀?张小宝,你能耐呀?你一个初中学历的愣小子也来凑热闹?还嫌我这里不够乱呀
  • 111 02月04日
  • 小青年乡村猎艳- 4、跟着嫂子逃命去
  • 张东宝听到自己老婆要送自己弟弟,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弟弟又不是小孩子,哪里用得着你这个女人多事。」 张小宝道:「嫂子不用操心了,我知道怎么坐车的。不用麻烦你们了,有你们借给我的钱,害怕找不着车站么?找个的士不就好了?」聂茜倔强的摇头,坚持要送张小宝。 「你就知道自己快活,二
  • 125 02月04日
  • 嫂子刚生完小孩就和我做爱
  • 嫂子刚生完小孩就和我做爱我每天都睡到九点多才起来,今天也不例外,妈妈拍着我的被子叫我起“干什么啊。妈!”我睁开眼睛问。“快起来了,今天要把你送到你表哥家里去。”妈妈说着把衣服扔给了我。“干什么啊,妳们是不是不要我这个儿子了啊。”我说。“尽胡说,这一阵子非典太严重了,死了那么多人,我和你爸爸又整天不在
  • 181 02月04日
  • 把处女嫂子开苞了~
  • 我叫小文,在我15岁的时候,我父母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我跟着妈妈生活,19岁时,妈妈再婚,和一个同样离婚带孩子的男人结婚了,那个男人带来一个比我大1岁的男孩,本来以为我们会打架什么的,结果,我和这个哥哥相处的还很不错,经常在一起玩。我大二那年放暑假回家,没过几天,在外地上班的哥哥也回来了,而且领回了
  • 152 02月04日
  • 家有三个嫂子,真累
  • 我是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在我的家中有三个嫂嫂,大嫂叫程悠,是个长得非常美丽,全身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特有的迷人性感的女人。雪琳是我的二嫂,是个警察,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也没有给她的容貌带来丝毫的影响。我的三嫂叫白莹,是一名高中教师。人长得艳美绝伦,她是三个嫂嫂中最美的一个嫂嫂。嫂子们都很白,身材也很
  • 162 02月04日
  • 把小嫂子操怀孕了
  • 夏天来了,热,我穿着人字拖去菜园里摘了根黄瓜,用压水井压出来的凉水洗了洗,嚼着黄瓜就出门了。鞋底打在村道上,啪啪的,我就熘达。无聊,瞎走,村道上热,我就往林荫里钻,钻来钻去,黄瓜都快吃没了,离的村道也是越来越远了。眼前是一片苞米地,我在地头的树荫下坐了下来,咬了黄瓜最后一口,丢掉,嚼着。正嚼着,苞米
  • 245 02月04日
  • 嫂子叫我轻点
  •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是嫂嫂。嫂嫂以前并不怎么漂亮,分家两年没想到现在落成一个美丽妖艳少妇了。她二十六岁,穿了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座在我对
  • 117 02月04日
  • 群P嫂子
  • 过去的这几年,感觉经历了很多,见过很多女孩为了钱什么的事情都敢做,香艳的、刺激的,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以前写过几篇,也都是方便分享给大家的。还有一些不方便说的,只能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遍遍回忆了。原本想放弃了,干脆就在论坛里潜潜水也挺好的。不过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两件事,实在是让自己不能平静下来。也许说出
  • 109 02月04日
  • 嫂子被我狂肏
  • 那时我刚19岁,正在上高中,我哥大我二十岁,他在外地工作,嫂子三十二岁,我和爸妈、嫂子住在一起,那年夏天,高三放暑假了,天气好热,我家是两居室的,爸妈一间,哥嫂一间(哥在外地工作,平时嫂子一个人住),我只有住在哥嫂那间的小阳台上。爸妈去乡下亲戚家几天了,那天晚上,我在小阳台上热的睡不着,起来去冲凉时
  • 156 02月04日
  • 淫荡的嫂子
  • 我拿着衣服垫在嫂嫂周秋燕光滑浑圆的大肥臀之下,使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分开嫂嫂周秋燕修长白嫩的双腿,用大鸡巴对着嫂嫂周秋燕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肉缝逗弄着,嫂嫂周秋燕被逗弄得肥白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似鲤鱼嘴般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觅食物:「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亲哥
  • 115 02月04日
  • 嫂子的美腿
  •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机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是嫂嫂。嫂嫂以前并不怎么漂亮,分家两年没想到现在落成一个美丽妖艳少妇了。她二十六岁,穿了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座在我对
  • 138 02月04日
  • 妻不如妾,妾不如嫂子
  • 慧,我的表嫂是一个三十二岁的熟妇,火爆修长的身材,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韵味,一头短发柔顺地垂到脖颈,大大的眼睛,黑眼珠好像北极的夜一样纯净,挂着一幅红边的眼镜,更为她的姣好面容增加一丝书卷气息,高挺的鼻梁,饱满性感的红唇,在我眼里她永远那么美。我对表嫂的心思是早就有之的,她到我家来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往
  • 104 02月04日
  • 嫂子的故事
  • 我父亲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结婚,堂哥阿伟今年32,前几年就在县城开了个门市铺,手头比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讨了个千里挑一的媳妇,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纤腰,高翘的玉臀,使我如痴如醉,在一个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弹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枪以解对嫂嫂的心头之欲。虽然嫂嫂如《
  • 91 02月04日
  • 一起强暴嫂子
  • 轮奸嫂子(上)美绘子怀疑恬夫为什么知道丈夫不在家。恬夫打电话来时,都是趁武籐在地下作业场时打进来。每一次美绘子都设法拒绝,但恬夫很了解恐吓的要领,口吻绝没有恐吓,但说的美绘子不得不答应。最重要的是美绘子没有採取断然的态度口头上表示拒绝,但在美绘子的内心里,有一种这一次会遇到什么样男人好奇心和淫荡的期
  • 99 02月04日
  • 淫秽嫂子的小骚逼
  • 近开学的时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家住几天,有意让我先去那里熟悉熟悉。劳累了一天,终于到了哥哥家,嫂嫂把我接进家里,嫂嫂告诉我哥哥因公司的业务今天刚去出差,要半个月后才回来,现在我来了正好,可以跟她做个伴。随后她给我弄了吃的,并安排了房间,让我早点休息。哥哥和嫂嫂结婚已有好几年了,但一直都没有孩子,哥哥
  • 96 02月04日
  • 美女嫂子的小骚逼
  • 近开学的时候,父母叫我先到哥哥家住几天,有意让我先去那里熟悉熟悉。劳累了一天,终于到了哥哥家,嫂嫂把我接进家里,嫂嫂告诉我哥哥因公司的业务今天刚去出差,要半个月后才回来,现在我来了正好,可以跟她做个伴。随后她给我弄了吃的,并安排了房间,让我早点休息。哥哥和嫂嫂结婚已有好几年了,但一直都没有孩子,哥哥
  • 89 02月04日
  • 嫂子的奶水
  • 「啪」的一声,我狠狠地拍死一只正在我身上吸血的蚊子。窗外一片漆黑,小河里的青蛙「哌哌」地叫着不停,对面树林里的布谷鸟「布谷布谷」地配合着,「知了知了」的蝉在窗子外面的树上不甘寂寞地尖着嗓子嘶吼起来。郊区的夜并不安静,也不舒适。窗子关的再严实,蚊子也能钻进来。相比市里,这儿倒是凉爽的很。嫂子柳叶点燃了
  • 152 02月04日
  • 欲火情缘,我与嫂子更缠绵
  • 我今年二十四岁,自认爲还算相貌英俊潇洒,颇受一些女人的青睐。我先后交了十多个女朋友,但都因我太挑剔分了手。而我近来感觉越来越喜欢三十到四十岁左右的熟女,特别是皮肤白皙,身材丰腴,奶子大,臀部翘的女人。感觉这些女人风韵的味道,是年轻女子没有的。虽然朋友也给我介绍过不少的女朋友,但是我都没有一个看上的。
  • 109 02月04日
  • 摩托车上的小姨子和嫂子
  • 我们兄弟感情好,由于俺媳妇儿和嫂子是亲姐妹,所以两家人婚后是住一起,又到了一年的盛夏,天气有点热,无论在家在外都我都摆着一条短裤儿,图个凉快,就那还感觉冒汗,嫂子在家穿的也很随意一件半短无袖连衣裙,更加衬托出嫂子丰满性感的身段,尤其是浅兰色的真丝布料使得嫂子肌肤更显雪白滑嫩,经常使我莫名的内心悸动。
  • 200 02月04日
  • 灌醉哥哥,强奸嫂子
  •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因为有事去了哥哥家里。同时去的还有很多的亲友。哥哥家里很大的但是去的人太多了有十三个,我们都是好久没有到哥哥家去的了。对了说一下他不是我的亲哥哥,是我大姨家的哥哥。大姨一家人都很高兴。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做了很多好吃的。我呢是做业务的所以很能喝酒。而且那些来的亲友也是个个都是大酒包。可
  • 165 02月04日
  • 正和嫂子偷情,女老师却来访(完)
  • 这些天在学校一直很背。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而被学校领导们找茬。甚至,昨天的那个纪委书记和我说:如果你再敢看黄色小说,和别人打架,我们就会开除你,明天就周六周日了,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顺便写一篇5000字的检讨,周一交上来,记住,王小海,少一个字也不行。说这话时,他的脸狰狞的,像只老虎。这天晚上我闷闷不乐地
  • 113 02月03日
  • 流氓和嫂子(03)
  • 第三章心无旁骛的性福成了葛莉莉,忘却自己的本名,开心坦然的接受姐妹们叫她婊子莉,身姿婀娜、丰乳肥臀、放得开玩得起,最重要的是美丽而气质高雅、白嫩又妩媚万千的脸蛋,加上两个老板的调教和外出应酬的关系,莉莉的「名声」大燥于J市,比苍井空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觉醒来,莉莉只觉心中空虚,每晚都有很多嫖客,但是他
  • 81 02月03日
  • 与嫂子共浴(01-03)
  • 有一次社区停水五天后好不容易来水,前两天还有水,后三天没澡洗的夏天让人受不了。后来我家是来水了,可是邻居家不知怎么还是没水,邻居大哥出差不在,嫂子要我帮她看看是怎么回事。到了嫂子家,嫂子来开门让我进去,她穿着浅鹅黄吊带衫,雪白的酥胸,深深的事业线,大概有D罩杯,两颗小樱桃激突欲出,看得出来没有戴胸罩
  • 120 02月03日
  • 与嫂子共浴(04)(完)
  • 四、嫂子的色诱刻意与小龙保持距离并未能止息内心的欲望,我感觉到小龙对自己也有意思,但自打上次山上赏景回来,就有意提醒自己不能逾越分际,所以即使见到小龙也仅止于日常的打招唿,就尽速地以各种理由回避。仁哥事业有成,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除了他那个家,在我之外还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女人的存在。常听人说台商到了大陆
  • 96 02月03日
  • 嫂子,过年好啊+嫂子的口交秘史
  • 嫂子,过年好啊嫂子的穴与别人是不同的,粉嫩的唇,悠长的腔,饱满的水,一旦要是插进去,就甭想拔出来了,不如就待在里面,肆意地伸来搓去,搞上一阵,只要慢慢地体会上几轮,就能发现,想是要停下来,歇息一会儿,这点儿时间,是怎么都抽不出来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痴情的文人能闻出这其中的清馨,对此我一直觉得奇怪,
  • 110 02月03日
  • 嫂子诱惑我
  • 第一章,麦地里的温情天灰蒙蒙的,四围的群山云影斑驳,过不了一会定会有一场倾盆大雨。我和上备书本,到教室通知学生放学了,今天学校只有我一个人上课。关好门窗后我匆匆往家里赶,嫂子说今天家里要割麦子。走到家门口大雨就啪啪啦啦的落了起来。我哥坐在屋檐前的小板凳上伸手接着瓦片上滴落下来的屋檐雨水,瘪者嘴嘿嘿的
  • 121 02月03日
  • 射在表嫂的体内又名矜持的嫂子
  • 射在表嫂的体内芳华是表嫂的名字,本是中部乡下人,十几年前随着家里人一起迁移到我们这个北部的城市。干燥的气候并没有淹没她天生的丽质,芳华的皮肤洁白细腻,长发飘逸如云,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估计),一双眼睛充满着柔媚。更难得的是,只上过高中的她竟然有白领般的气质,难怪家境富裕的表哥会不顾父母的反对,在相识
  • 132 02月03日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嫂子128
  • 第一章:本屌丝很幸运没有在2012长睡不起,2013年本屌大学毕业了尽管我在学校的社团也是小有名气,(也就是黑过几个网站,写了几个木马——本屌计算机系)但是由于爹妈都是血统纯正的农民,加上近几年经济危机也越发频繁,毕业之后也就是找了个好死不活的工作混吃等死——毕竟我实在不想再回农村了日本人开的公司,
  • 107 02月03日
  • 我的性爱历程之和嫂子的性事
  • 我的性爱历程之和嫂子的性事2014/06/0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先说说我的情况吧,我今年32岁了,结婚6年,儿子也5岁了,现在做着一个除吃喝还能剩点小钱的小生意,饿不死也赚不了大钱,最近这一段时间闲赋在家里,就想把我这些年的性爱经
  • 102 02月03日
  • 我的好嫂子(高粱地的堂嫂)
  • 我的好嫂子(高粱地的堂嫂)字数:8134堂嫂丽琴的家在路边,我有空就去她家玩,她刚生完小孩,身体很性感两个大奶屁沟很深,我天天想她一天我看她一人在家和她聊天,她说能帮我割点草么有什么酬劳。她说你想要什么?我开玩笑的说要你,她没说话,问我去么,我说去。我们来到田里,高粱已经很高拉,天很热,干了一会,她
  • 98 02月03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