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95离异骚货,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出轨被老公发现,冷战期间某灵魂软件被我邂逅,直白约我出来喝奶茶,小狼被吓到,但是精虫上脑无惧一切果断赴约,后被我车震拿下已维持炮友关系一年余
"?DxMFDSkFUI9oHy4pD1cFQtZSNDNSOjVNOjR">

女王与TS调教高中生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昏暗房间内,两女一男。

  一名染成金发的女子,大约二十五岁上下,慵懒地躺在床上,风情万种,脸上娇媚妖艳,唇丰而挺翘,很是性感。

  相貌英俊的高中生神色畏缩地站在门边,另一名女子则是脸色冷冽,不露一丝笑容,但容颜也是绝美万分。

  高中生迟疑一会儿,有些瑟缩地开口道:「……我已经把钱转入你们帐户了,是不是可以让我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女子没有说话,点了根菸,拿起手机自顾自地看着。面容冷冽的女子脸带嘲讽,讥道:「王伟强,这么容易放你走?你觉得有可能吗?居然想偷我和小艾姐的钱,不要命啦?」

  「小艾姐」显然就是在称唿躺在床上那妖艳女子的。小艾姐笑了笑,终于开口说话,手上还捏着一张身分证,上面的名字是「王伟强」,她声音有些低沉磁性:「伟强弟弟,你把柄都在我们手上哦,而且你偷东西的监控录影带可是在我电脑里存着呢。」

  英俊高中生,也就是王伟强,他皱着眉,神色紧张。

  「你不用紧张啊,我们并不会随意将这些证据交给警察。」冷冽女子笑着,神色有些异样。

  小艾姐道:「没错,不用担心,只要让我们开心,一切都好说。」

  「……开心?」王伟强有些迷惑。

  「是啊。」

  「什么意思?」

  「例如说……」小艾姐慢条斯理地道:「珊珊,脱吧!」

  冷冽女子珊珊立刻意会过来,她穿着短t与小热裤,脚下踩着一双前阵子很流行的高统内增高韩版运动鞋,看样子是夜市货,而且依照鞋面肮脏的程度,显然已经穿了半年以上了。她将鞋子蹬掉,里面没有穿袜子、有些热气,王伟强甚至以为自己感觉到条条热气隐约飘了出来。

  「这是?」王伟强仍旧疑惑,眉头愈皱愈紧。他似乎隐约闻到一股有些难闻的脚汗味。

  「偷东西不就该受到惩罚吗?」珊珊冷冷地笑着,道:「现在到了惩罚时间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随即大声斥道:「舔干净!」

  「啊?」王伟强不敢置信,这两个女人这么如此会羞辱人?

  「啊什么啊?」小艾姐忽然坐起身来,一巴掌唿在站着的王伟强脸上,王伟强痛唿一声,小艾姐身材高挑,手掌也比普通女人来得修长宽大。

  「叫你舔就舔!啰嗦!」珊珊也掌掴着他。

  王伟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垂着头缓缓蹲下,却迟迟无法靠近那双散发着燠热气味的汗脚。

  「舔啊!你聋了?还是要我们直接报警?」珊珊冷笑道。

  小艾姐有些不耐烦了,她压着王伟强的头,直接让他的唇跟珊珊的脚拇指接触。

  王伟强有些挣扎,他想反抗,但想到刚刚被带到这里前的经历,他心有余悸。
  方才他正在夜店找寻猎物,发现这两名落单女子,本想偷走她们钱包了事,没想到却被发现,还被两女毒打一顿,这两名女性似乎都有锻练过,居然轻而易举地打倒他这个身材算是不错的男生。两人很会挑部位,都专打痛却不会致重伤的部位,他到现在身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

  「啊!」他又痛叫一声,原来小艾姐把抽完的菸头直接烫在他的手臂上。
  「舔不舔!」小艾姐又打了他一巴掌。

  「我叫你舔!」巴掌声不断。

  「快!我耐性快被消磨殆尽了!」一掌接着一掌。

  王伟强最后不堪毒打,只得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那双气味浓厚的脚,很咸,又很臭。如果排除气味,珊珊的脚趾头很漂亮,脚形完美,就像书中所说的「玉足」一般,很能让人产生性幻想。但是这气味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甚至王伟强已经开始发出作呕的声音。

  「哈哈,他快吐了,珊珊,你的脚真的很臭,连我有一段距离都可以闻得到。」
  珊珊对小艾姐的吐槽不以为意,她早就习惯自己脚上的气味了,她一脸冰冷地对王伟强道:「含住大拇指。」

  王伟强稍一犹豫,又换来几巴掌。也不管什么面子或者臭味了,他连忙将脚趾头含进嘴里。

  小艾姐摸摸他的头,道:「这才乖嘛。来,你先帮珊珊舔干净两只脚,我快臭死了,我们再来想想看怎么处理你这个贱货。好吗?BABY?」她最后用天真无邪的语气撒娇说话,王伟强居然觉得含在嘴里的臭脚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珊珊不发一语地冷眼看着王伟强舔她的脚,脸上涌起一阵潮红,似是颇为舒爽。她有些喘气地道:「小艾姐,看到这种贱男人在我脚下舔我的臭脚,我好兴奋呐,呵呵,我都有些湿了。」

  小艾姐笑笑,打趣道:「你这小荡妇,就喜欢折磨人。」

  「哈哈,我哪有小艾姐你厉害啊?」珊珊说着说着,又用尽全力掴了王伟强一巴掌,骂道:「是不会将脚垢脚皮吞下去吗?吐个屁!」

  原来王伟强吃到很多香港脚产生的白色脚皮,正要将它吐出,却被打得眼冒金星。

  王伟强面露难色,将脚皮含在嘴里,迟迟不肯吞下,但也不敢吐出来。
  小艾姐居然握起拳头,朝他鼻尖揍了下去!

  王伟强惨叫,倒在地上、摀住鼻子。

  珊珊踢了踢他的头,道:「数到三,你不起来,只会被打得更惨。」

  王伟强马上爬了起来,鼻子流出一管鲜血,一脸惊恐,带着哭腔哀求道:「两位姐姐,拜託放过我吧,我以后不敢了!」他跪在地上,抱住珊珊的大腿,以防止她的毒打。

  「姐个屁!要叫主人!哈哈哈!」小艾姐一巴掌打在他头顶。

  「是、是!主人!拜託放过我吧!」王伟强连连磕头,他真的怕了。

  「放过你可以啊,我从没想过刁难你,脚皮吞了吗?」珊珊笑道。

  「吞、吞下去了。」

  「乖狗狗。」

  过了十余分钟,终于将珊珊的两只脚舔得都没有一丝异味了,小艾姐笑着夸奖道:「你真的很适合舔脚,颇厉害的,这么臭的脚都可以舔得这么干净。」
  听到小艾姐的夸奖,王伟强心中居然隐隐有一点点开心,但他自己没有察觉。
  「好了,我享受完了,先将你让给小艾姐吧。」珊珊推开王伟强的头,脱下胯下部位有些沾湿的白色长裤,自顾自脱掉内裤,居然当场自慰起来。

  王伟强有些目瞪口呆,无法移开眼睛。

  「伟强弟弟,过来吧。」小艾姐的声音似乎更加低沉了。

  王伟强回过头来,他震惊了。

  只见小艾姐横躺在床上,身上一丝不挂,胸部如同高山般耸立,少说也有E至Fcup,小腹没有一丝赘肉,甚至有着浅浅的四块肌痕迹,双腿如同白玉般长而直。最令人震惊的是……她的胯下。

  居然挺立着一根约莫二十公分的巨大阳具。

  那阳具青筋毕露,如同狰狞恶龙。

  「小、小、小艾姐……」王伟强一脸惊恐,连话都说不清楚。

  小艾姐脸色一狠,「还敢叫我名字?」

  「不、不,主人!主人!」王伟强脸上布满恐惧地跪地磕头。

  「废物,滚过来,含住我的屌。」小艾姐一脸兴奋地道。脸上神情更显娇媚,胯下阳具却愈是昂扬,有种冲突的美感。

  王伟强却无法克服心中的障碍,原来小艾姐是人妖,叫他去含别人的阳具,比舔干净女生的脚无法接受千百倍啊。

  「嗯?瞧不起我?瞧不起人妖吗?」小艾姐脸色渐渐转冷,恶狠狠地抓住王伟强的短发,一掌接着一掌打在他脸上。

  「不是!主人!我不敢,我马上帮您服务。」王伟强忍着痛,跪下,当机立断地含住小艾姐的阳具。眉头一皱,不禁露出一丝噁心的表情。

  「还敢皱眉头啊?」小艾姐眼睛又是一瞪。

  「不不,主人,我不敢。」王伟强忍着噁心,却要摆出一脸眉开眼笑的样子。
  「真的是贱狗。」珊珊一脸兴奋,手上的速度加快,娇喘更加急遽。

  「含好了。」小艾姐低沉的道,又补充了一句:「漏出来,你就死定啰,也别想离开这里!」

  王伟强还不懂她在说些什么,随即,感到一股暖流非常剧烈的冲击他的口腔!
  是尿!

  小艾姐居然把尿,尿在他嘴里!

  好臭,又骚又苦的尿液在嘴里翻滚着。

  「唔──」幸亏小艾姐只尿了一些些出来,她知道王伟强不可能一次喝下。不过这也够王伟强受的了,他眼睛瞪大,嘴巴极限扩张,已经无法容纳一丝其他东西了。

  小艾姐满意的点点头,道:「吞吧,吐出来你就死定了!」

  王伟强一脸挣扎,神色痛苦。最后,还是发出「咕噜」一声,吞嚥了下去。
  「好喝吗?」小艾姐笑着问道。

  王伟强偷偷瞄了她一眼,有些畏惧地道:「好、好喝。」尿味酸涩,喝在口中还有股男精的味道,实在有些噁心,但这些话他实在不敢说出口。

  「嗯,那就多喝点。」小艾姐不知是当真了,还是故意的,用奖励般的语气对着他道:「来!」用她修长手指的右手将王伟强的头强按到胯下。

  这次她没有再忍着尿,毕竟这样也不太舒服。

  「咕噜、咕噜……」王伟强大口大口吞咽着尿液,脸色有些痛苦,口中含着一根颇为粗长的肉棒,还要顾着狂吞尿液、深怕它会漏出来,自然不是很愉快。
  喝得愈多,男性精液的味道愈是浓重。他有些受不了,嘴巴发出「呜呜」之声,想提醒小艾姐,自己实在喝不下了。

  但小艾姐脸色依然舒爽无比,无暇顾及、也不会顾及王伟强的感受,自顾自的尿着,甚至那粗壮的阳具稍稍有些变大,使得尿道缩小,尿柱喷在王伟强嘴里,使他喉咙有些疼痛。

  「噗!」王伟强终于忍受不住,被呛了一口,稍微喷出了一些尿液,喷到小艾姐没有脱去的露肚上衣之下摆。

  小艾姐瞬间翻脸,一脸凶狠,一巴掌挥了过去。

  王伟强「啪」地被打翻在地!

  「靠,给脸不要脸,能喝小艾姐的尿是你这贱骨头的荣幸,居然敢吐出来?」珊珊内裤也没穿,直接冲过来开始用力踹王伟强的腹部。

  王伟强痛得整个人都缩成虾米般的弓形,嘴里不停求饶道:「求你们了,主人!放过我!不要再踢了……」

  小艾姐站起身来,用对于女性来说颇显宽大的脚掌用力踩住王伟强的脸颊,见王伟强脸色痛苦,一边笑着,一边轻声道:「还敢不敢吐?还敢不敢?」
  王伟强恐惧极了,而且腹部和脸上的疼痛使他更加瑟缩,他一脸哀求地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我不识抬举,主人的尿好喝极了,只是我不小心噎到,我该死、我该死!」说到这里,他跪在地上,不停唿着自己耳光。

  也不管自己的尊严与否了,他只想不要再被殴打,再打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腹部快要裂开了。

  小艾姐笑咪咪地停手,道:「你,还想喝吗?」

  王伟强连忙跪直身子,捣蒜般点头道:「要、要、要,想喝,想喝……」
  珊珊又踢了他一脚,笑骂道:「骚货!爱喝尿!我也来成全你……」说着,她用力将王伟强推倒在地,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双脚跨上他的头顶,猛然坐了上去。

  王伟强被迫张大嘴,接着……一股熟悉的暖流又冲进他的口腔之中。与小艾姐那猛烈的力道不同,珊珊的尿是有些呈放射状射出,没有那么大力道,他比较能够喝得下去。

  但不知道珊珊是不是有些发炎,尿液的腥臭程度比之小艾姐犹有过之,更难接受。

  王伟强阵阵作呕,喉咙涌动,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吐,一吐就停不下来了,到时候只会被殴打得更惨。

  近半分钟过去,尿柱渐渐减缓,终至消失。王伟强心中顿时松了口气,却感觉到口腔和喉咙的腥臭尿味,他不由自主地发出「呃、呃──」的声音,似乎快要呕吐出来。

  但他不敢!他凭着意志力将那股呕意压下,并强行吞下。

  小艾姐顿时不爽了,用修长的美腿狠狠地踹了他的跨下一脚!

  「啊──!」王伟豪顿时眼前一黑,都快要昏过去了,下体的剧烈疼痛使他无法思考,整个人倒在地上颤抖。阵阵余痛彷彿潮水般涌来。

  小艾姐踩了踩他的脸,一股男子浓烈的脚臭扑面而至,但王伟豪丝毫没有感到噁心,他此刻只顾着下体疼痛,脑筋里一片空白。

  小艾姐冷笑着,道:「我才尿了那么一点,你就给我吐出来。妈的,珊珊的尿你就喝得下去?瞧不起我?」语带不忿,她又将脚底狠狠地在王伟强脸上磨蹭,踩了踩,这才回到床上躺下。

  珊珊扇了王伟强一巴掌,骂道:「别装死!不就踢了一脚而已,快抬头,给我舔干净。」

  王伟强此刻疼痛稍有缓解,伸出颤抖着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珊珊那白带分泌旺盛的阴部,小力、轻柔而快速。

  珊珊仰头发出「嗯──」地声音,神色颇为享受。

  终于在数分钟后,珊珊达到了高潮。

  小艾姐笑笑,抓着王伟强的头发,将他强行扯了过来。「该我了,来,先含含龟头。」她笑瞇瞇的,好似人畜无害一般。

  王伟强畏惧地看着眼前的巨大阳具,或许是看的角度,近在眼前的阳具显得更加硕大狰狞,令他心生恐惧。

  「快啊!」小艾姐啪地拍了他头顶一下。

  王伟强不敢怠慢,反正刚刚也含过了,张开嘴,将小艾姐紫红色的龟头含进嘴里,轻柔地舔弄着。惹得小艾姐阵阵舒爽,发出愉悦的呻吟。

  小艾姐的呻吟虽然低沉,却有明显的女性味道,但这阳具散发出的男精味道无比浓重,实在是冲突矛盾,但又无法掩盖那神秘且令人感觉刺激无比的美感。
  王伟强甚至觉得她的龟头在嘴里隐隐跳动着,很像心跳脉搏的感觉。

  小艾姐忽然轻轻「嘶」了一声,凶狠地揍了王伟强一拳!

  「操,谁让你用牙齿了!再刮到我小心我他妈拔断你所有牙齿!」

  王伟强吓了一跳,连忙连声道歉,跪在地上,一脸可怜。

  「妈的,一点小事也做不好!」小艾姐愤恨难消,龟头上还隐隐作痛,牙齿刮到龟头的感觉实在是非常不舒服,也有不小的痛楚。于是她扯着王伟强的头发,又将他拖到比胯下还低的位置,道:「舔蛋蛋,用心舔,轻一点,不然有得你受的!」

  王伟强一愣,看着有些皱褶的阴囊,上面还有一些男子的汗味,有些下不了口,但是又想到刚刚连口交都做得到了,一咬牙,他伸出舌尖,轻轻地在那肥大的阴囊上画着圈。

  「嗯……舒服──」

  她本来抓着王伟强的头发的手也渐渐放松,改为抚摸着他的头顶。

  王伟强被如此威柔的对待,心中居然涌起一丁点感激。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含,含到我射,我可以考虑给你一点奖励……例如放过你之类的。懂吗?」小艾姐眼睛笑成弯月形,比之刚刚冷艳的形象又增添了无数美丽。

  王伟强忙不迭地点头,小心地把上下排牙齿都收在嘴唇之后,一开始他小心翼翼地将直径近五公分的龟头含近嘴里,并且用左手大拇指与食指扣成圈,在阳具根部套弄着。

  小艾姐一脸舒爽,拍拍他脸颊夸奖道:「你这贱货终于体会到诀窍啦?太棒了,好舒服──」

  王伟强闻言更是卖力,最后更用起了舌头,在小艾姐的尿道口轻轻舔舐,虽然味道有些苦涩咸酸,但是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味道,甚至开始觉得这也没什么,能看到小艾姐这么美丽的人笑容出现,已经很好了。

  持续套弄着,并且用嘴巴着重关注龟头部分,过去了五六分钟,王伟强的嘴巴简直快要脱臼了,小艾姐实在是很持久,他几乎无法将嘴巴阖上了,只能机械式地套弄着。

  小艾姐忽然一拍他头顶,语气有些急促地道:「认真点,放感情去含,我快射了。」

  王伟强听闻此话,眼睛一亮,终于要解脱了!

  他脸上甚至涌起一丝兴奋,更加快速且更加小心地套弄着小艾姐的阳具,喉咙不禁发出「哦、哦」的作呕之声,但他顾不得自己喉咙的不舒服,只想快点让小艾姐射精。

  又过了十秒钟,小艾姐仰头发出一声「哈──」的低喘声,接着「嗯……」地一声喘息出口。

  王伟强只感觉到口中含着的大龟头上仰了三次,三次都喷出黏稠的浓精,一股腥臊无比的味道从嘴里的味蕾被他大脑所捕捉,甚至有股漂白水的错觉。
  他一脸惊恐,这味道对他来说简直比尿液还难以接受。

  「呕──呕……」他嘴巴还嘟着,里面还着许多浓稠精液,不敢吐出,但喉咙不停涌动,似乎快要吐出来了。

  小艾姐这时抓住他的两边脸颊,笑咪咪地靠近他,两人的鼻头差距不到一公分。

  从小艾姐美丽的大眼睛中,他看到了一些寒光,小艾姐笑道:「你最好给我乖乖吞下去,如果敢吐出来或者呕出来之类的,你自己知道后果的。」

  王伟强眼睛有些睁大的点点头,强行抑制着想吐的冲动,过了三秒钟,他终于下定决心,一鼓作气「咕噜」地吞下那一大口浓精。

  接着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只觉得从嘴巴吸入的空气都是精液的味道,无比噁心。

  这时,小艾姐又露出了笑容,问道:「好喝吗?主人的精液可是存了一个礼拜呢。」她轻轻捏住自己的阳具根部,挤了挤,龟头前面又有一丝精液流出,只见那精液呈现淡黄之色,显然有一阵子没有射精了。

  她用食指沾起那一点精液,涂在王伟强的脸颊上。

  王伟强有些哭丧着脸,道:「好喝,太好喝了。」

  小艾姐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笑着道:「你摆这个死人脸叫做好喝吗?」毫无徵兆,又搧了他一巴掌。王伟强的双颊已经红通通的了。

  「不、不,主人,真的太好喝了!」王伟强只得笑出声来,明明脸上痛得要死,心里的屈辱感也令他无地自容,但只能强颜欢笑。

  「嗯,乖──那就好。」小艾姐笑容愈发灿烂,美丽的脸庞下却是一颗狠毒的心肠。她甩了甩自己一头金发,对着珊珊道:「珊珊,你把他裤子脱了吧,我们来玩玩。」

  珊珊嘿嘿笑着,王伟强一脸惊愕,脱裤子?不是吧……

  王伟强不敢有任何反抗,他已经被两人动辄打骂的举动给吓着了。

  珊珊粗暴地解开他的皮带,用力将他的学生裤扯了下来,甚至连内裤一起给扯掉了。

  「哇,看不出来还挺肥的嘛,快要比上小艾姐了。」珊珊在他包皮上捏了捏,笑了。

  「不敢,小艾姐的阳具如此雄伟,哪像我这么小又细。」王伟强深恐又被打,连连说道。他吓得连老二都有些缩进去的感觉,包皮皱皱的,有些丑陋。

  「呵呵,还是包茎啊,真噁心,里面肯定有很多脏污吧?」小艾姐打量着问道。

  「主人,我每天都会翻开来洗的。」

  「那就好。」珊珊说到一半,用力将他的包皮往下推开。

  「呃──」王伟强只感到下体一痛,在极度干涩的情况下被拉开包茎,实在有些痛楚。但他不敢抗议,只能忍着。

  「唷,其实还可以剥开的,不错不错。」小艾姐嘲笑道。

  珊珊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条童军绳,在王伟强的阴囊和阳具根部绑了起来,另一头就拉在她的手上。

  「呵呵,来遛狗啰。」珊珊笑道,命令着王伟强,又道:「趴下啊!狗就该有狗的样子。懂不懂?」

  「懂、懂。」王伟强连忙趴下。

  珊珊拉着绳子在房间内到处走动,王伟强只得艰难地跟着满地乱爬,尤其阴囊又一直被拉扯,使他颇为疼痛。

  不知是下体受到刺激还是两人长相实在太美丽了,王伟强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身体的痛楚,下体居然缓缓地硬了,由于是包茎,所以在包皮的包覆下只露出半个龟头,整体竟有十六、七公分,快要可以比上小艾姐的长度了。

  「啊哈哈,他硬了、他硬了,好好笑,被人像狗一样遛居然可以硬成这样。」珊珊大声笑着,手中的童军绳拉得更紧了,又用嘲讽的语气道:「是不是啊贱货?看来你很喜欢我们这样对你嘛?嗯?」

  王伟强羞愧地低下头,心里的屈辱感愈发高涨,但老二却是不听使唤,愈来愈雄伟壮大。

  小艾姐毫无徵兆地伸出脚,用力地踹在王伟强的阴囊上!

  「嗯──呜啊──」王伟强痛得满地打滚,大叫了一声。

  「哈哈哈,小艾姐踢得好!踢得好!」珊珊娇笑着,又补了一脚。

  王伟强双眼一翻白,又大叫了一声:「啊──!」

  他几秒后缓过气来,双眼竟然流出眼泪,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大声哀求道:「求求你们、求求主人们,不要踢我的蛋,拜託!我求你们!我愿意做任何事,我是贱人,我乱偷东西,我不是人!我该受到惩罚,但是不要踢我的蛋!除了这件事以外,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

  小艾姐却是不理,又作势要踢。

  王伟强简直吓得魂飞魄散,他跪上前去,哭泣着哀求道:「拜託主人,不要这样踢我,拜託,我快痛死了,我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我可以永远听你们的话,让我做你们永远的奴隶吧!不要踢我了──」

  「真无趣,这人也太没骨气,才踢个两下就屈服了,真弱……」珊珊嗤之以鼻道。

  小艾姐笑了笑,道:「我知道被踢到实在很痛,不是他没骨气,是这个痛楚真的不是平常人能忍的。」她顿了顿,又道:「我国中刚开始穿女装的时候,就是被这些臭男人欺负,他们居然抓住我,踢了我下体十几脚,还好没坏掉啊,你现在才有机会帮我口交呢,是不是啊?伟强?」

  王伟强感受着下体阵阵传来的疼痛,忍痛道:「是啊,我最喜欢主人的大屌了,希望主人可以再多赐予我一些精液……」

  「哈哈,贱货!」珊珊笑骂道:「不踢你可以,是不是什么事都愿意做啊?」
  小艾姐也盯着他。

  王伟强连连点头,现在可能连让他吃屎他都愿意了,他实在不愿意再承受那种痛楚。

  「那好。」小艾姐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他仍然跪在地上。

  小艾姐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从乳头开始,一直抚摸到下体,然后单手搓揉着自己的阳具,只见它渐渐昂扬了起来。

  王伟强不敢放肆,看着那渐渐壮大的阳具。

  但小艾姐又没有将阳具塞入他的嘴里,她缓缓转过身,用双手将自己两片漂亮至极的屁股瓣给掰开,露出稍微有些黝黑的肛门。

  缓缓靠近王伟强的脸庞。

  王伟强突然有些恐惧,而且近在眼前的肛门愈来愈接近,他甚至能看到肛门外的皱褶有着些许黄渍,似是没有擦干净的屎斑。

  「舔吧。」小艾姐的声音充满了邪恶的魅惑,低沉得很是性感。

  一股浓郁的屎味充斥着王伟强的鼻腔。

  「嗯?不是说什么都愿意吗?」珊珊瞇着眼,抬起腿,似乎在瞄准着他的下体。

  王伟强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将整张脸埋入小艾姐的臀瓣。

  也顾不得什么恶臭了,他不想再被踢下体了,实在太痛了。他埋进臀瓣后,舌头很自动地伸了出来,疯狂地舔着小艾姐那有些发黄发臭的肛门。

  屎的颗粒随着舔舐进入了他的嘴,又伴着口水进入咽喉。有一股苦涩的味道。
  「好吃吗?」小艾姐笑问。

  王伟强一边舔,一边含煳不清地回道:「好吃、好吃。」

  「哈哈,这个贱货已经彻底屈服了啊?还真快呢。」珊珊在一旁开心地鼓掌道。

  小艾姐的臀部乃至腿型都很完美,实在是很漂亮,虽然两腿之间挂着一条有些违和的巨龙,但是不影响美观,反而有种冲突之美,王伟强渐渐习惯了屎的味道。

  很快地,小艾姐的肛门口已经没有任何屎迹。

  小艾姐慵懒地伸个懒腰,随即将王伟强踹倒,「滚吧,换珊珊了。」

  「嘿嘿,谢啦小艾姐。」珊珊坏笑着靠近王伟强,直接一屁股坐在王伟强的脸上,令他感到满脸生疼。「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是。」王伟强非常认命地伸出舌头舔着珊珊的肛门。

  三人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小艾姐和珊珊也很快地感到无聊。

  「小艾姐,你还有什么新花样吗?这贱货已经彻底变成奴隶了啊,再不找点新乐子就无聊了。」

  王伟强闻言,心中暗喜,她们腻了,看来等下就可以被放走了……脸上不禁露出一点隐蔽的笑容。

  小艾姐眼睛很尖,居然发现王伟强偷笑,她用力朝王伟强的手臂踹了一脚,骂道:「你以为这样就会放过你?想都别想。」她直接拿出一支iPhone5s,一脸鄙笑,朝着方才被迫穿上女装、性感内衣的王伟强拍了几张照。

  珊珊哈哈大笑,「这个贱奴隶,还以为会被放过?怎么可能呢?哈哈,有了这些照片,以后我们想要尿尿或者拉屎,就不用烦恼还要清厕所了……」

  王伟强面若死灰,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心中也提不起一丝抵抗的意志了。

  「你的样子还是我的菜的,刚好我父母很担心我这种特殊的女人很难找到另一伴,我就委屈点跟你在一起吧。当然,打炮什么的你不用妄想,平时没人时,你只会是我跟珊珊的奴隶,哈哈哈──」小艾姐哈哈大笑。

  王伟强听了,可能已经哀莫大于心死,已经没有什么反驳的欲望了,甚至,心中自暴自弃地想着,就这样吧,也没差了。

  两年后。

  小艾姐成了台湾头号经纪公司的总裁,而珊珊则是旗下最红火的艺人,两人都是公司有名的美女,尽管没人知道小艾姐是人妖。公司上下都很好奇,两大美女居然一直都是单身,甚至没有任何绯闻传出,实在是不可思议。

  当下属在跟小艾姐汇报着工作时,桌子下面永远有着一只曾经名为「王伟强」的狗奴隶趴在她身前,用力帮她口交着,想要上厕所,她直接将阴茎塞入王伟强的嘴,直接尿就好了。

  王伟强一脸满足的微笑,似乎解了渴。

  他已经成了彻底的奴隶。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我是女王(下)
  • 女人的另一只小手终于在男人渴望的目光中拉下了男人下身那条隔绝了一切骚媚淫乱动作的内裤。男人的眼充血的发红,那双盈白的几乎透明的小手正握着自己那紫红的泛起青筋的粗涨的分身。“唿唿…唿唿…”他喉中的粗气吐的更甚。 女人的小手终于握起了让她摁下的热铁,那扑水的小孔挂下的稠液,黏到了女人的小手上
  • 126 02月05日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我是女王(上)
  • 幽暗的古堡里,几根高大的罗马柱给它带上了几分压抑的气息,偶尔响起的猫头鹰“唬唬…”的叫声是打搅那压迫的沈寂的唯一声音,可听来却让人心惊肉跳。黄色的火焰在大壁炉里燃烧着,给这座森严的房间带来了一丝亮光,可那金属的炉火钳还插在燃烧的火焰里。 长毛的灰色地毯上放了一把泛着冰冷光芒的金属椅,而这
  • 119 02月05日
  • 好色小姨|[0299]女王大战
  • "那天我看了一个叫小`泽玛利亚演的电影,里面有这个镜头,觉得好玩,所以……"王艳说着,趴在了叶凡的身上,香舌如同灵蛇般在叶凡身上滑过一段距离后,岔开了双`腿……一时间,开着粉色壁灯的房间里,仅穿着长筒靴的王艳如同一个骑士一般,骑在叶凡的腰间,疯狂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对叶凡诉
  • 127 02月05日
  • 我的大学之水嫩女友- 第12章 女王之夜
  • 发现论文不见了以后,我顾不得别的了,甩开还想继续索爱的林夕雪,转身就往外跑,因为这论文很重要,不为别的,我非常怕这论文掉到了教学主楼的楼道里,然后再被陈女王发现,真要这样,我的天啊,我可能都没办法毕业。 可是就在我往教学主楼拼命狂奔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掏出手机看也没看,就一边跑着一边接通
  • 107 02月04日
  • 我的大学之水嫩女友- 第10章 女王秘史
  • 办公室照,打了薄码,但是能看出来大概的样貌~~center>center>旅游照,打了码,不过身材倒是一览无余~~center>旅游照,打了码,不过身材倒是一览无余~~center>center>center>
  • 103 02月04日
  • 扈三娘艳史- 第十五章、吞西夏无双为女王谋金国三娘作皇后
  • 镇西大将军林无双时刻在关注着西夏的战事,等到李仁义的兵马快打到西夏国都时,她觉得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她领着早已整装待发的两万援军和大批粮草向西夏国都进发,琼英跟着她。军师张盛则被留下来守卫自己在辽国的领地,虽然无论是宋国还是西夏现在都无力进攻辽国,她也要防备万一。琼英这些天过得很快活,因为不知
  • 131 02月04日
  • 扈三娘艳史- 第七章、军师巧施绝户计,女王钦赐金玉缘
  • 这一日是女王登基后第一次早朝,十分隆重。王室亲贵们立在左边,青山盟的头领们都在右边,中间则是丞相诸坚率领的文武百官。扈三娘昨晚没睡好,眼圈有点发黑。她作噩梦梦见天寿公主被乱兵杀死,自己被剥的赤条条的正在被霍尔赤强暴,下阴里被他那个巨大的东西捅的撕裂般疼痛,喉咙也被他的大手扼住喊不出声来,后来霍
  • 94 02月04日
  • 扈三娘艳史- 第六章、花逢春射杀辽主,扈三娘拥立女王
  • 耶律重光和耶律重康奉了辽主旨意,带领五千禁军兵马直往萧大观的防地扑来,指望一举击杀萧大关。辽主特别吩咐要活捉天寿公主,把她押解回辽国京城。扈三娘闻报,急与王进朱武兀颜栾廷玉萧大观和天寿公主等人一起商议。朱武道:“辽主既已有所觉察,我们刺杀他恐不太容易。他只派五千军兵来,可能是不知我之虚实,或许
  • 97 02月04日
  • 职业女王
  • 职业女王其实我从小就喜欢sm,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只是因为我的美貌,好多男同学都愿意为我服务。春游的时候,书包从来就不用自己背,累了的时候,他们都主动把衣服垫在地上让我坐。更有愿意抬我上下山的。可以说我从小就没受过委曲。可是因为学习不好,没考上大学。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想我这样没有学历的人,找工
  • 185 02月04日
  • SM女王的妈妈
  • 我叫麦克今年已经19岁了,而本文的另一主角,我的妈妈却有好多的称唿,她的名字叫麦当娜(总不能叫明秀吧,一笑。),可是她的奴隶们有的管她叫女主人,有的叫女王、女神、女皇、老师、太太、夫人┅┅总之,她的名字很多。至于我的爸爸,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许在牢房里锁着,也许是在门口趴着看门,他现在是妈妈的一条
  • 189 02月04日
  • 我变成女王的王后
  • 身上穿着纯白的马甲,丝线紧紧地缠住我的躯体,连想要大大吸一口气都不可能。再往下是一件蕾丝纯缎的小内裤,我的坚挺就包在这小内裤之中,不过老二外面还带了个硅胶的自慰套,这个构造特殊的用品,后端还附加一个弯管,管子的末端就塞在我的屁眼里。不过紧紧的小内裤把我的整个屁屁修饰得浑圆,一点都看不出里面另有玄「鸡
  • 158 02月04日
  • 一夜情女王的人夫狩猎:乖乖老公被偷食了
  • 昨晚,结婚己经8年的我,竟然在自己住的大夏,第一次出了轨..事情是这样的:升降机里的艳遇为了老婆可以有安居之所,我努力工作..终于住进了这座,很多名人居住的豪宅大夏!不过,代价就是做到没日没夜,星期日也要陪老婆,我己经没有自己的娱乐拉~那天下班,等着升降机关门、无聊的我,不禁注视到走进来的女人,一套
  • 90 02月04日
  • 女王和她的妈妈
  • (一)玲是一所重点高中的女孩,她妈妈在十八岁时生下她,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告诉她她爸爸是谁。这天玲的学校放学早,玲回到家时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她以为是她妈妈在洗衣服,她想给她妈妈一个惊喜,就悄悄的开门后进屋,朝浴室走去,她突然推开门,叫到:“妈妈我回来了”。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妈妈正躺在地下,双手双脚被绑
  • 135 02月04日
  • 轻熟教师,女王
  • 《第一章》2007/5/11,下午两点三十分。讲台前的国文老师正念着课文,她上半身穿着白色荷叶边衬衫,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窄管裤,脚上踩着侧空的黑色跟鞋。国文老师叫作田欣芸,今年三十四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这个年纪的女性通常脸上都有着鱼尾纹,但她却是个例外,双眼如同星星一般有神,小巧而可爱的
  • 127 02月04日
  • 淫魔仙人—转世女王篇
  • 李香凝,可说是这女性独立自主、与男人并驾齐驱甚至成就超越男人的世代之最佳代表。单身、富有、自信,耀眼亮丽的外型与高傲果决的个性,又集金钱与权力一身,她,一位金融业的超星新,于公于私…..总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一身雅致的套装,脚踩着SergioRossi、ManoloBlahnik、ChristianL
  • 111 02月04日
  • 5大格斗女王被强奸
  • DOA4外传一霞の耻辱之战 霞,一名有着浅褐色长发的女忍者今年17岁三围分别为B89/W54/H85身高158CM48Kg 她常穿着红边的白色忍者服装。这一天她接到DOA的邀请函而前往却出现多名男子将她团团包围在缠斗一阵之后她不知为何昏倒在地 在一个周遭围着铁围篱的格斗场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子站在她眼前
  • 94 02月04日
  • 白骨女王续0607
  • 第六章母与子!(下)戴着只露出双眼和嘴面罩的我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着眼前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掩映在黑色皮质女王装的娇躯妖娆而性感,长及大腿中段的高跟靴更是泛着魅惑的光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等待着毫不知情的女王妈妈对我的玩弄与揉虐!「已经膨胀到了极限了吗?可你的狗鸡巴还没有老娘的脚长啊……!」紧紧贴合
  • 93 02月04日
  • 女王岛
  • 第一章在别人眼里的我是幸运和幸福的,大一的时候就勾搭上了学校的校花,在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到了毕业,然后领证同居。可其中的滋味只有我自己能够理解,毕业已经半年了,我努力的工作,可现实却一次次的给我教训,只有回到那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里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安心。「舒服吗?」小dd上传来的蚀骨酥
  • 128 02月04日
  • 从A片女神到爆蛋女王0102
  • (一)松岛枫站在事务所门口等车,精致姣好的脸上画着稍显浓郁的妆,但却掩饰不住那一脸的憔悴和无奈。入行五年,饰演的角色从学生到人妻再到熟女,拍过各类成人AV无数,自己也有了「AV女神」的称号。可是,她有时会委屈地想,我其实想当一名演员的啊,自己的演员梦到底什么时候能实现呢?男友健次——现在应该叫前男友
  • 94 02月04日
  • 男子中学生は女王様の便器01
  • 大家好……我是松田香子?好久不见了……各位奴隶,都很精神嘛……消失了一段时间真是不好意思?你们的邮件我都有好好读到了……别担心,这回一定会好好拷问你们到够的?对于第一次来的猪猡?突然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松田香子,是一个变态女性……非常喜欢观看女性拷问可爱奴隶的sm过程……当然了,我自己也非常喜欢做?之
  • 128 02月04日
  • 完美女王04
  • 四陈思今天有些慵懒的坐在一个特制的马桶上,马桶里面被装进了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男孩正在努力的用自己的舌头去清理陈思的下体,而此时陈思的脚下也分别踩着两个XXX岁的奴隶。她不时的扭动着自己那洁白细腻的脚掌,用那绝美的脚趾去玩弄脚下奴隶的眼睛。她一会用后脚跟踩着奴隶的鼻子和嘴让他们唿吸困难,感受着奴隶在自
  • 106 02月04日
  • 白衣侠女王聪儿(全)
  • 白衣侠女王聪儿排版:scofield1031TXT包:(一)1679年7月,白莲教首领王聪儿所率义军被数十清军包围在广西的一片山岭中,经过三个月的奋战,义军近九成的人都战死了,只剩下王聪儿等十几个武功较高的部下退至山崖边。眼见大批清兵如潮水般向他们涌来,领队的军官口中大喊着:「活捉那白衣婆娘赏黄金二
  • 142 02月04日
  • 女王的新衣(全)
  • 女王的新衣字数:20675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小很小的王国里面,住了一位很漂亮,很任性而且有点笨的女王。爱美丽的女王一天到晚都要求王宫里的裁缝师设计各种美丽的衣裳,让她可以无时无刻,何时何地也能换上美丽的华服。当然,这样奢华的生活,让王国的人们都不轻松,特别是王宫内的人天天也要想办法服侍女王,
  • 97 02月04日
  • 女王的新衣(成人童话百合版)(上下)
  • 女王的新衣字数:9146很久很久以前,以撒之北有一个富饶的小国。统治国家的美丽的女王从早逝的母亲那里接过了帝王的权柄,她既不关心自己的军队,也不乐意观看戏剧,更不会注意平民的生活。她唯一的乐趣与喜好,就是每日试穿各式各样的衣服。没错,那确实是「试穿」。呈给女王的衣服,从来没有能在她身上呆着超过一朝一
  • 199 02月04日
  • 妖精的尾巴同人03:堕落的妖精女王→便器!?妖精的轮奸盛宴
  • 妖精的尾巴同人——堕落的妖精3女王→便器!?妖精的轮奸盛宴艾尔莎接受伊万的黑暗文字契约的洗礼后,她就正式成为了露西的同伴,每天不分昼夜的被大鸦尾巴的成员轮奸为了尽情凌辱艾尔莎,伊万要加斯无时无刻展开空间魔法,将精液困在小穴里,并且在输卵管前拦截,要是艾尔莎在正午以和傍晚两个时段结算前,没有被50人中
  • 121 02月04日
  • 娇媚女王耍任性
  • 2【娇媚女王耍任性】【作者:糖果】作者:糖果************第一章陈瑞瑞是任风平见过最漂亮的女生。纤细且又长又直的一双美腿,窈窕且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得她在那群平凡的女同学中显得特别地醒目,但任风平认为陈瑞瑞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绝对是她开怀大笑时的样子只要曾经见过一次就会永远地印象深刻那彷佛什么烦
  • 81 02月04日
  • LOVEGAME海棠女王的侍卫团
  • LOVEGAME海棠女王的侍卫团1百花私立学园这是一所私立的学园,从小学一路读到大学,通通涵盖在这间学园当中,特别的是,在这学园之中,权力最大的不是学生会也不是校方,而是由一个高中一年级的女孩子所率领的“应援团”,她握有学园百分之七十的强大权力。“应援团”是由日本延伸过来的一种团体,他们出席学校大大
  • 83 02月03日
  • 魔女王朝(41-50)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四十一章双美下山到了该下山的日子,秋儿和冬儿一个打扮得白衣如雪、长发飘飘,一个扮得红衣如火、短发英姿,两个人
  • 103 02月03日
  • 女王与TS调教高中生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昏暗房间内,两女一男。一名染成金发的女子,大约二十五岁上下,慵懒地躺在床上,风情万种,脸上娇媚妖艳,唇丰而挺翘,很是性感。相貌英
  • 205 02月03日
  • 魔女王朝(61-70)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六十一章凝儿的内裤凝儿虽然不知道姐姐怎么吩咐给婢女的,但是她想无外乎就是去拿新的内裤了。不过当十个男奴头上戴
  • 75 02月03日
  • 顶部